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ks【夫妻日常?

于是继续搬运!第一个由现实生活改编!



  拧开水阀,比常温稍高的水流顿时从莲蓬头中洒下,冲洗在他的身上。


  “shit……”他暗骂一声,摘下被雾气遮盖着的眼镜放到可以与水流直接接触的地方,看了雾气被冲刷干净的眼镜半晌,将眼镜放到大理石台子上。
然而就这么一个简短的动作,却使他手上的伤口直接与热水来了次亲密接触。


  他皱了皱眉并未理睬。


  “Skipper,要记得伤口不能直接碰水的啊!”门外传来老妈子一样的呼喊。


  “作为一名军人那点小伤算什么。”他拖长了声音回答道,一会又像想起了什么东西似的快速接上一段,“我早就绑上创口贴啦!别管我!”


  “Skipper现在早就是和平的年代了,军人早就该退役了,所以把你的水龙头关了我知道你肯定什么措施都没做,你知不知道那样会感染?” Kowalski在门外来回走着,浴室内的黑发青年可以轻易听见外面的脚步声。


  切,又来了——他撇了撇嘴,举起受伤的左手向着洗发液的下端拱成了桥状,右手向下使劲一摁。


  没有洗发液了。他再次叹了口气,右手开始连续不断地敲击着端口——与其说是敲击,更不如说是向下砸。


  就如同无数人在浴室里经历过的一样,寥寥无几的洗发液从瓶中迸射而出砸中了他手上的伤口。


  “shit……”他再次低骂,只好将少到没有的洗发液往头发上抹。


  Skipper一头微长的黑发发质极好,又保持一天一洗的习惯,所以头上很快就搓起了泡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那在五分钟之内接连遭受重击的虽然不大但存在感很明显的伤口再次沾上了泡沫。


  他倒抽一口冷气,突然开始后悔刚刚没听Kowalski的话,不过,他心说,疼都疼了,还差那么一点,反正就快洗完了,就随它吧。


  于是水流再次冲刷,更加悲惨的是他的脸上沾满了泡沫,他只好停住水拿起毛巾狠狠往脸上一擦——


“Oh fuck———”他惨叫一声捂住自己先前就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肿起来的眼睛,那只眼睛已经疼了三天,不说眨眼了,一低头连视线都被阻碍。


  他习惯性地想揉眼睛,又因为怕疼讪讪地停下了手,泄愤似地狠狠揉了揉自己另外一只完好的眼睛。


——————那么以下是第二个w————

  Skipper刚推门进屋,就看见54吋电视上播着星际争霸的实况解说。沙发上正直瞪着电视的高马尾青年正是Rico。


  “Rico——换台换台换台!真不明白实况解说有什么好看的!”Skipper把外套挂好,把公文包啪的一下打到Rico头上。


  “No!”


  “……说实话Rico我也觉得这个不好看,我们能换电视剧看吗?”厨房内的Private探出头来冲着Rico来了一句,继而扭头对Skipper喊到:“咖啡厨房里有,自己来拿吧。”


  “哦行……等等!电视剧是邪物!看军事纪录片!上次那个淮海战役的还没看完!”


  Rico什么都没说,只是偷偷把遥控器塞到了自己衣服里。


  趁他们吵架的时候多看一会!


  就是那么机智!


  他得意地嘎嘎嘎大叫起来,这时他看见唯一没有动作的kowalski走到电视面前把电源关了。


  “Oh——”


  “好了你们两个,我们来投票好了,呃,选实况的举手?Rico,一个人举两只手算一票。”kowalski十分贴心地拿出了那本永远都用不完的本子记了起来。


  “好的好的电视剧的也举手,那么Private一票。”


  “这样的话就不用选了!反正Skipper一定是两票!你们作弊!”Private气愤地大喊道,“这一定是阴谋!Kowalski你故意的!”


  Kowalski摊摊手:“我可没这么说……其实我想选科学——好好好我投给你啊啊啊啊你别这么看我!淮海战役最棒了!中国历史最棒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最棒了!什么闪电战滚一边……我说错什么了吗。”


  倚在墙角的黑发青年喝了口杯中的咖啡,戴上了眼镜微微笑道:“算了,我们谁都别得好处,看Kowalski的科学烂片吧。谁都不喜欢就平等了不是吗。”

评论(2)
热度(45)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