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叶蓝]雨 02

•蓝河单恋
 
•兴欣得冠后

 
   
    
---
 

  叶修从抽屉里随便拿了张帐号卡出来,朝陈果晃了晃:“那我拿张帐号卡了哈。”
 
 
  陈果闷闷地点头:“随便你……你真的要走吗?”
 
 
  “恩,”叶修笑了笑,“我走了啊。”他将帐号卡塞进大衣口袋,从大门处抽了把伞打开,抬脚离开。
 
 
  就像那个雪夜,他叼着烟随随便便进了网吧一样。离开时,除了一张帐号卡,叶修什么也没带走。
 
 
  没说什么多余的话,甚至连再见也没有。
 
 
  陈果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鼻子忍不住一酸,她闭上眼把眼泪逼回去,扭头却看见苏沐橙脸上带笑。
  
  
  “回家啊,”苏沐橙悠悠叹道,“真好。”
  
  
  
  
  
 
 
  决定好了离开,叶修也不急着赶路。
  
 
  下飞机时已经是傍晚,在北京找到订好的酒店住下,叶修熟练地插卡进荣耀。七十级战斗法师,蓝绿相间的装备,ID铜雀春深。叶修没看出来那是句古诗词,只觉得奇怪。
  
 
  夕阳草场。
  
  
  不愧为荣耀十大美景之一,这个地图有着特殊的光照条件,永不落下的夕阳将草场染成金黄,耳机中传来风吹过草地时发出的沙沙声。铜雀春深慢悠悠在场景中闲逛,享受难得的宁静。
  
  
  叶修爱这个游戏,不止是对战练级,他更享受的是荣耀本身。它已经完全嵌入到叶修骨子里去了,浸透了他生活里每一个角落。
  
  
  铜雀春深随手砍着小怪练级,视野乱转。这里是65级练级区,人烟稀少,找来找去也只有一个哥们。那个角色披白狐裘,一身白衣,马尾被风吹得有些散乱,夕阳的光线打在他身上,说不出的风流。
  
  
  叶修心并不在荣耀上面。回家,这个想法像横在胸口的一根刺,不时地就要轻轻地扎一下他的心。他本想靠荣耀来逃避思考这个问题,但结果似乎是失败的。
  
  
  “回家吗……”叶修苦笑一声,这两个字太久没念,他已经连发音都感到陌生了。
  
  
  铜雀春深稍微凑近了一些那个蓝衣剑客。
  
  
  剑客突然蹲下,六十度角仰视,幅度不断加大,最后变为侧躺,又顺势一个翻滚,姿势十分奇怪。看到本来风流飘逸的剑客摆出这么个猥琐的姿势,叶修也一下子无语了。
  
  
  这是在干嘛呢……?

 
 
 
 
 
  蓝河在截图。
  
 
  他浑身懒洋洋地不想动弹,找春易老请了个两天的假,春易老看出蓝河有心事,更何况现在轮回和兴欣爆发世界大战,蓝溪阁只需坐山观虎斗,就准了这个假。
  
  
  蓝桥春雪四处闲逛到这个地图,风景确实很好,四下里也没人,蓝河也就放弃了形象,随手拍起了照片。
  
  
  蓝河摘下耳机,去厨房接了杯水。空调开的有点低,他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冷颤。热水隔着杯子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度,他走回房间。
  
  
  习惯性的动作,在坐下来的同时他喝了杯水,转头看见屏幕里大大一个陌生的人头,蓝河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玩我呢这是?蓝桥春雪那也是公众人物啊,丢脸丢大了。
 
  
  蓝河忙不迭操作一个后跳,没想到他原先的姿势完全做不出这个动作,一阵尴尬的颤抖,蓝桥春雪极没有形象地向后摔去。一个翻滚恢复站立,蓝河才看见刚才的人。
  
 
  铜雀春深。

  
  
 
  
 
  叶修愣住了。
 
  
  好巧啊,怎么到哪都能看见蓝河。
  
  
  遇到熟人这件事令他暂时忘掉了家庭的事,叶修随口问了句:“你在干什么?”
  
  
  蓝桥春雪答道:“拍照。”
  
  
  “哦,真无聊,要不要来下本。”
  
  
  “……不无聊,不用了。”蓝河听着声音觉得有点耳熟。
  
  
  叶修也就随口问问,看人家拒绝就算了,跑去旁边继续刷怪。
  
 
  蓝河看见这个铜雀春深,越想越尴尬。这个人看了自己多久,刚才拍照的时候自己会不会特别猥琐……完蛋了,看上去一定像个神经病……他看了看这个铜雀春深的信息,70级战法,垃圾装备,连工会都没有,怎么看怎么普通。
  
  
  他怎么会觉得声音似曾相识呢。
  
  
  算了,随便吧。蓝河刚准备换个地图继续一个人发呆,转眼就看到铜雀春深一记龙牙打出僵直,天机浮空,连突打出出血效果,五十级大招幻影龙牙接落花掌吹飞,流水一样顺畅快速的攻击。
  
  
  蓝河目瞪口呆,这大神啊这。
  
  
  铜雀春深回头,看见蓝桥春雪空洞洞的眼睛盯着他,一动不动,跟挂机一样。在挂机吗?不在吗?……哦,动了。
  
  
  “不拍了?”叶修问。
  
  
  “恩……”有你这么个大活人在也不好拍啊是不是。
  
  
  “下本不?”叶修继续问。
  
  
  “两个人打五人本?”蓝河反问道。
  
  
  “当然。”叶修回道。
  
  
  蓝河叹气:“兄弟,你太自信了。”
  
 
  “实力是自信的资本。”
  
 
  “……”  
  
  
  “怎么,跟不跟哥走?”叶修诚挚地建议,一个人玩游戏也确实无聊。更何况眼前这位也不是什么陌生人。
  
  
  然而对蓝河而言,这个铜雀春深的确是个陌生人。他果断拒绝:“不,我不想死。”
  
  
  “要对自己有一点信心……”
  
  
  蓝河突然愣住了。
  
  
  “你这个说话的语气……”他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叶修打了个文字泡。
  
  
  “真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蓝河说完后,自己也无语了。
  
  
  像吗?像谁?
  
  
  冷静点,你怎么看谁都像那个人呢。
  
  
  蓝河摘下耳机,揉了揉太阳穴。看来自己是真的受打击了,君莫笑的影子都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了,见一个附身一个。
  
  
  [来自铜雀春深的团队请求]
  
  
  “哥们,不是吧,”蓝河惊讶道,“来真的?”
  
  
  铜雀春深:“对啊,你怕了?”
  
  
  “我……我为什么要怕啊……”蓝河无力,“兄弟你无不无聊啊,外头多热闹啊兴欣打轮回呢,你不想去玩吗……”跑来这种地方一个人瞎晃,蓝河认为一般人都不会这么干。
  
  
  “那你呢?”叶修反问,“你为什么不去?”
  
  
  “和我有关系吗,是我在问你啊。”
  
  
  “我不想去。”叶修给出一个搪塞一样的答复。他手还没停,说话间又打死一只小怪。
  
  
  他又刷出一个队伍请求:“来吧,我看你也挺无聊的。”叶修组了蓝河就进了附近的五人本。
  
  
  这样也挺好玩的,叶修想着,蓝河不知道自己是君莫笑,知道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还别说,这么一想还真是有点期待。
 
 
 
  
 
 
-----

  未完。
 
  和01比起来画风突变……

评论(3)
热度(91)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