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雨

    
      

   
  
    
  雨沿窗檐流下,打湿了刚上升的空气, 打乱了打散了蓝河纷乱的思绪。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流连,像蝴蝶翅膀抚过温柔的湖面,沉吟,犹豫,反反复复,删了又写写了又删,半小时的纠结,只发出了“恭喜”二字。又是半小时的等待,没有回复。蓝河叹了口气,退出帐号卡。

  他看向窗外,下雨了。蓝河趿拉着拖鞋走过客厅将绿植摆到雨中,看叶片像宣纸一张被雨渲染出墨绿色的痕迹。电视上解说员高喊兴欣的声音如同背景音在他耳边略过,不留痕迹的略过。只剩雨声。

  赢了……吗?

  
  蓝河有些不敢相信。他忍不住想起那支草根战队草根公会。原来跌入凡尘的神终归是神,哪怕曾经艰难,神还是会归位。他那点微不足道不可言说的感情对叶修而已算什么呢?什么都不算。不过好在,好在他与叶修还有过不甚愉快的交流,起码他的名字还静静地躺在君莫笑的列表底部,这对蓝河来说就够了。
  
  
  君莫笑没有回他,但那又怎样,又何必回。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没有联系的必要了吧。
    
  
  阳台上有积水,拖鞋踩上去啪唧一声,思绪回归现实。
  
  
  “……兴欣短短两年……夺得桂冠……队长叶修的带领……霸图队长韩文清则表示……没有参加发布会……”
   
   
  雨还在下。  
   
   
  “老蓝,轮回和兴欣已经打起来了,这个节骨眼你居然还给我下线,快上来啊。”
   
   
  挂断电话,关掉电视。
   
   
  蓝河倒在沙发上,压到了昨天剩的薯片桶,他也懒得抽出来。就这么咯着吧,也没什么了,不都尘埃落定了吗?什么都不剩了,只剩窗外的雨。雨真是个好东西,把所有连续事件都打断了,把世界分割成一张方格纸。世界上只剩许博远一个人倒在沙发上,身后还有薯片桶。什么战队工会论文答辩房租水电都和他没关系了。但雨一停呢?纷乱杂扰的事情总得回归正轨,就像离心运动,再远的东西总要回来。
  
   
  他……他还会回我吗?
   
   
  回了也没什么了,最多就是一个谢谢。
   
   
  我还在奢求什么。
   
   
  蓝河绝望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从前君莫笑在的时候他总希望这个灾星快点离开,遇见了只觉倒霉。如今他走了,他回归正位了,他还是那个叶神,自己反而希望他能回来,和自己说几句话。
   
  
  可是他已经是那个叶神,又怎么可能回他呢?
   
   
  ……说到底,蓝河自己也明白的,这根本就是没有结果的恋爱。单方向的,无疾无终的,不抱期望的。
   
   
  电话又打来了,联系人写着二笔。
    
   
  “许博远!你在想什么!电话不接短信不回QQ离线!……我靠你接通了说点话好不好……”
     
       
  “我……”蓝河张了张口,犹豫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世界又联系上了。    
   

  “……谢天谢地,你还在。我还以为你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像蒙了一层湿布一样潮湿,“兴欣赢了,你不激动反而在这里发什么呆…”笔言飞也是无奈了,“你说点什么啊。”
    
   
  “呃……”是啊,赢了,自己不应该高兴的吗?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也许是因为距离更加遥远了吧。
   
   
  蓝河再次叹了口气。
   
   
  “恭喜你,单恋彻底结束了。是这样吧?

  “你的叶修大大拿了四个冠军了哦。

  “蓝雨也就一个……”
   
   
  蓝河:“滚滚滚滚滚。”突如其来的嘲讽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上线啊!”
   
   
  蓝河随便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叶修,叶秋,一叶之秋,君莫笑。
   
   
  蓝河,绝色,蓝桥春雪,许博远。
   
   
  出乎意料的对称。 
    
   
  窗外,雨还在继续。
   
   

    
  
  
     
  
-----
  

  🎄胡思乱想的产物

  🎄不知道有没有下文

  🎄真的很为蓝河难过,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有自己的圈子,和叶修差的太远了……两个人的交集太少了,即使是同人文也很难把他们两个绑在一起。

     我也找不到办法…只能制造机会吧……

     蓝河就算是喜欢叶修,叶修也不可能看见吧。

     

评论(10)
热度(103)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