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拟歌先敛,曲慰平生】

左情者

是你爱的十七岁

王也狂热母亲粉(但不产出)焦迈奇铁杆女友粉(但不产出)叶蓝文坑补全计划施工中……

【叶蓝】伏绪 09

🐸nili蓝在第十区兢兢业业打丧尸
  
🐸实力蓝吹疯狂吹蓝……
  
🐸全文戳tag


====

感觉很水。

====

  

  

  蓝河问了千成在哪,千成说刚放好信标,蓝河想想说那你在那待着我来找你。

 

 一路上蓝河又要躲丧尸又在想事,两边都做不太好,不过他要去的地方离步行街远点,倒也没出多大乱子。他一肚子疑惑,不过公私分明地只匀了叶修四分……不对啊,蓝河想,叶修哪算私,都是公事!

 

H市怎么会是刘然说的那样?这种情况太诡异了,蓝河真是第一次见。但是仔细想想也合理,跟系舟昨天晚上推断的差不多……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初晶体说不定有两个。两个!蓝河要高兴坏了,这下抢到的可能性高出不少啊。可是为什么晚上又散开了呢?蓝河又想不太明白了,要不然晚上来看看情况。叫刘然的没理由骗他们。

 

 蓝河很苦恼,从拐角一个错步移出,手中三棱刺狠狠扎进丧尸脖颈,丧尸失了重心向前倒,黑血顺着三棱刺血槽滴滴答答流到蓝河手上。

 

 回神过来的蓝河:“靠……”那些人又该怎么办?地铁站的出口只有那个悬梯,这么多人该怎么全部送出去?他要怎么拉拢幸存者中有异能的人……这些人出去后又该去哪?其实蓝河当时心中就隐隐约约有了个想法,这样确实可以好好安置那几个地铁站中的人,也可以减掉不少三大公会间的争端——老实说,什么心理战啊,文字游戏啊侦查反侦察的蓝河一想到就烦。他不是杨岸那种喜欢人前人后搞小动作的人,大家各自干各自的不行吗?但他不确定车前子和夜度寒潭会不会答应。

 

 还是晚上去问问吧,蓝河想。

 

——还有叶修!这个叶修,君莫笑,莫笑兄弟究竟是什么来头。经过这两天相处蓝河看得出叶修这人是真的厉害,嘴也是真的欠。但是实力比他……蓝河觉得没法比,毕竟自己有异能,但光论身手他肯定是不及的。今天一看,嚯还有个代号,他有什么异能?不屑于用还是已经用了?也许只是普通的力量型异能……

 

 以叶修的实力和掌握的信息来看,他肯定会成为三大公会的拉拢对象,但叶修一点也没有去蓝溪阁的意思,今天还收了他和中草堂的报酬……这什么人啊!蓝河想起来又有点生气,说话搞得我们很熟,到头来还是亲兄弟明算账,这哥们不好打交道啊,不是个好忽悠的主。那个负责人叫他先生,居然用尊称,叶修还藏了多少?

 

 蓝河深深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实在是事情太多了!

 

 还有叶修那把需要晶体的伞……原先说自制武器,叶修是不是默认了来着。

 

 他为什么会有自制武器?蓝河不能控制自己不去想,他自己本身就属于好奇害死猫那型,现在的职务也必须让他去思考叶修这个人带来的变数……会有什么变数?蓝河暂时还没感觉到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叶修会给第十区带来很大的变化。

 

  千成远远地看见他立刻小跑过来:“会长!刚我看见霸气雄图一男的走过去,身上全是血。”

 

  霸气雄图?蓝河一愣:“那你没干什么吧?”

 

  “没,你不是不让吗。”千成一脸扫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蓝河心说幸好开始把千成这小子绑在他身边了,不然肯定得闹出大事来!他咳了咳,说:“就是这样。”

 

  “他们还没走多远呢,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千成拿手指了指与蓝河过来相反的方向。

 

  蓝溪阁会长一下子就听出了部下语气中的蠢蠢欲动跃跃欲试,真心感觉这小子要不是管着,下一秒就能翻船。他上前去调试了一下信标,说:“不去,你可以运用你过剩的想象力模拟一下霸气雄图的悲惨遭遇,这都几点了,告诉其他人安装完立刻返回基地,不得耽搁。”

 

  听完负责人的一番话,蓝河现在对第十区抱有正无穷的警惕心。作为一名护短属性爆格的蓝溪阁成员,蓝河不想让大家出现任何一点闪失。

  

  “我们不急于一时,”蓝河解释道,“慢慢来。”

 

  “会长,你昨天下午好像不是这样说的。”千成按下发送键,无语道。

 

  蓝河望天:“有吗,谁说的?我不认识,嗳,走吧走吧。”

 

  他忍不住又想:第十区的晚上真如刘然所说是个人间地狱的话,叶修也待在H市里面,他是怎么过的?这样的想法只在蓝溪阁会长的脑子里晃过了片刻,旋即立刻回想起这家伙知道了也半点没提,顿时又生气了。

 

 

 

  系舟房门“咔哒”一声打开。系舟头也不抬道:“来看。”

  

  “找到了?”蓝河几步走过来,问。

 

  “嗯,八个站,十二万人都在这儿了,你怎么回来这么早。”系舟敲下Enter,屏幕投射出H市平面图,上面分布有八个红点,离得并不算近,也没有规律可循。

 

  “这么多人,”蓝河说,“左边第二个我今天去了。”

 

  系舟一挑眉:“嗯?”

 

  蓝河想了想:“里面的负责人跟我说了一下第十区的情况,我觉得这里太危险,就让大家先回来了。听上去很……”他顿了顿,“匪夷所思。”

 

  “怎么说?”系舟说。

 

  蓝河简短地把今天刘然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末了说:“就算先不说这些,十二万人我们也绝对接收不了,军方的运输机只能来一次……刚回来的路上我就在想了,丧尸聚在一起,要不就是你说的那个实验室有什么物质,要不就是有两块初晶体。假如是第二种,再假设我们真的能拿出来,那四散出来的丧尸也绝对不是我们能抵抗得了的。”

 

  “或者说,就算我们能自保,也绝对护不了那些普通人。所以军方的那次我们只能用来送那些人走。”蓝河喝了口水,看向系舟。

 

  系舟说:“蓝桥,你想得太早了。”

 

  “我知道啊,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蓝河无奈道,“我就怕有人说这些人不救了,毕竟我们接到的任务其实跟幸存者没关系,毕竟这人也太多了,安全区和神领人数已经接近饱和了。”

 

  “你这是被杨岸吓怕了吧。”系舟说。

 

  蓝河一愣:“……是有点,”他承认道,“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系舟说:“中草堂和霸气雄图的会答应吗?”

 

  蓝河说:“不太清楚,一会问问,你觉得呢?”

 

  系舟说:“你问我……可以是可以,你准备怎么办。”

 

  蓝河拿根激光笔,打开开关,红色光点停留在开发区中一块建筑:“这是蓝溪阁。”

 

  “中草堂和霸气雄图离我们不远,”蓝河又指了其它两片厂区,“把三家公会连起来,做一个小型安全区,把幸存者都放在这里,然后再挑人入会。道理是挺简单的,不过谁都怕吃亏,我还是先把他们叫来吧。”

 

  蓝河先给车前子发了个通讯请求,系舟回到控制台前敲敲打打,半晌才听见蓝河说:“老车啊……”

 

  “干什么?”车前子很谨慎。

 

  “叫上夜度寒潭一起,咱们见个面打声招呼。”蓝河说。

 

  “去你那?”车前子说,“你都多大了还要开联谊会联络感情,不去。”

 

  蓝河沉重道:“老车,其实吧,我想你了……”

 

  “我草,你到底打什么主意!”

 

  “靠你不讲道理,早上你过来我都没问你打什么主意,”蓝河说,“我有事跟你们说,好吧?”

 

  “能有什么事?你是不是在路上埋了炸弹想炸死我俩。”

 

  “好建议,我现在就叫人去埋。”蓝河翻白眼。

 

  系舟看不下去了:“蓝桥,你转给我吧,他们全回来了。”

 

  蓝河简直是求之不得,马上把通讯器摘了给他出门去了。

  

  

 

  

  

 ====

这一章还挺长的,但剧情没有变化……写到想要的情节不知道要多少字,先发这些……

  

公会争斗这种东西让我很为难,我本身不擅长打交道,暗藏机锋感觉很困难,最近好卡啊,可能因为事情很多,我们今天开放志愿通道了……

  

  


评论(1)
热度(19)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