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祈迹

🎄给某人的生贺,cp为你X金钟大
🎄题目和题记都出自radwimps的歌




  -勇敢的我们,舍弃昨日的梦仍能笑逐颜开
    于是乎,又许下今日的梦酣然入睡




part.01

  亲爱的,现在我将会问你一些问题,希望你可以如实回答。


  好的。


  那么现在请告诉我,你从小到大,喜欢的第一个偶像是谁?


  啊…
  我可以场外求助吗?

  想多了。

  好吧……其实我不太记得了。大概是韩国的吧?正好跟我现在在的地方一样呢(笑)
  说起来,小的时候虽然因为追星浪费了很多时间,但是当时因为喜欢的人确实是认认真真地学习了韩语,现在也用得上了呢。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是因为对偶像执着的爱才让你选择了韩国作为留学的地方吧。

  大概吧。
  有时候也会很感谢当年的自己呢。



  还记得那个给你学韩语动力的人吗?



  (笑)我都说了……印象太淡了,上次看高中留下的东西的时候好像看见了,但是怎么想也只能记得是金姓。你会觉得我很冷血之类的吗?



  怎么会,这只是个调查而已,再者说这种事也正常得很。






part.02
 


  首尔。



  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五年有余,却早已忘记来到这个城市的初衷。




  你看着窗外蒙蒙的天,巨大的LED荧幕上闪着新晋小生的脸,透过一层雨幕还是亮的惹人心烦。


  首尔,你在心中默念,首尔。


  这是个怎样的城市呢?你想到了深圳,郑州--你的故乡,还有香港--但它们似乎都比不上首尔的好。你只要生活在这个城市里,你就会知道,它所拥有的那种生机与年轻人特有的活力,还有那种别无仅有的包容都使你深深着迷。就连棚户区里漏出的灯光对你而言都是特别的。

  你关上电脑,透过办公楼巨大的玻璃窗俯视这座城市。



  你看见了KBS。那似乎对曾经的你有一些特殊的意义,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曾经的回忆都变成了荒漠,你无法想起任何东西。就像高中的你路过幼儿园时打闹的空地一样,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你看了看手机,七点二十,离赴约还有四十分钟。
  你合上手机离开了办公室。




 
你定的地点是一家蛮有格调的西餐厅靠窗的位置,位于某个商业中心中间,四周是环形的玻璃帷幕,向下看可以看到为了圣诞节而摆放的巨大圣诞树,上面缀有彩色小球和松果。



  “蓝色多瑙河,”一位男士一身深蓝色西装,礼貌地坐在你对面的位置上,“学姐,让你久等了。”



  “哪有的事。”你微笑。



  四周小提琴的乐音悠扬又显得深情。他说:“上次的事情真是太谢谢您了,另外,这首歌和你很配。”



  你举起酒杯:“学弟的意思,是要和我--”



  “当然。”他颔首,举起酒杯,玻璃器皿碰撞发出清脆的音响。

  他没有喝酒,将红酒洒在牛排下,切下靠里一侧的牛肉放在你的盘子里:“这里的肉是整排里肉质最好的--不要拒绝,撒了红酒的味道你真的应该尝试一下。”



  你插起肉,“既然学弟这么说的话,”你微笑着说,把肉放进嘴里,感受到浓厚的肉汁在嘴里化开,其中夹杂着红酒与白桃的醇香,金黄色的表面有一丝烤制的香脆,“没想到你不仅懂音乐,还知道美食啊。”你赞叹道。



  学弟笑了,暗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你看不清他的神情,但那股炙热的眼神你却一清二楚地感受到了。




  “学姐,我其实--”他说,此时小提琴的声音突然一转,换了一首欢快清扬的曲子,你没有听清,但内容或多或少也猜到了。




  “你说什么?失陪一下,”你站起来,片刻后回头看向他,“我想我们两个人都应该冷静一下。”



  你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补妆。

  啊……

  好尴尬啊。

  如果出去的话……天呐,不想出去啊。




  你疲惫地走出去,却发现原先的位子上坐了一个陌生人,旁边是你的包。他正在看菜单,滑出袖子的一节手臂白皙地惊人。



  你走上前:“请问……之前那个坐在这里的先生去哪里了?”



  他抬起头,墨镜遮住眼睛你看不全他的脸,但你可以看见他雕刻一样的面部线条和格外苍白的皮肤。



  “我可以先冒昧地问您一个问题吗--您先请坐,”他将菜单推向你,你听见他的声音十分温润好听,像溪谷中的涓涓细流一样动人,韩语这门语言仿佛为他量身定制。



  任何播音员的声音和他相比都会黯然失色。



  他不会是个明星吧?你这样想,但他和那些当红小生长得完全不一样啊。



  你坐了下来。

  “想问人问题却连脸都不愿意露,先生,你难道是什么FBI的特工吗?”你打趣道。

  那人笑了笑:“对不起,职业习惯。”他摘下墨镜,墨镜背后的一对桃花眼微微上挑,他的眼中还残留有笑意,眼波流转间潋滟又撩人。



  你有片刻失神。



  妈的……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



  “我想知道,刚才那个人是你的谁?”他问。



  你也问:“为什么要问我这个?”


  他苦恼地揉了揉头发:“啊……这个嘛,”他叹气,“我刚才干了一些跟你们有关的事,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什么事?”你问。



  他哭笑不得:“明明问问题的人是我吧。”



  “喔,”你说,“他是我学弟,你干了什么?”



  “你喜欢他?”

  “不。”



  他松了口气,笑眯眯地说:“那就好,我当了会好人。”



  你们点的菜上了,他十分绅士地把菜都往你面前移了移,半小时内被两位养眼的男性这样对待,你平白无故地有些不好意思。


  “您做了什么?”你开始用敬语。



  “没什么,”他说,“刚才换了首歌而已。”



  原来是因为他!



  你真心实意地感谢:“那真是谢谢您了,如果可以的话这顿饭请务必让我来买单。”



  “不用了,”他微笑,“让女孩子买单这种事,我可从来都没做过。”
 



  于是你和他聊了起来,意外的是你与他说话十分投机,而且当你说起你的祖国时他竟然也很熟悉,甚至还会几句中文……晚餐结束后时你和他交换了电话号码,并得知他的名字叫金钟大。

  虽然无论怎样都觉得他的名字很耳熟,但这种烂大街的名字你并没有注意。

  这就是你和他第一次的相遇。

未完,其实是坑

评论(1)
热度(2)

© è¾¹æœ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