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没什么可以说点什么的。
tag也不打了毕竟主题都没有(?)
好的那么开始(。




——你在向谁道歉?
 



-----





  日本的潮湿的阴冷的雨天。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街上的行人撑着雨伞走在街上,明黄色的雨鞋晃的他头有些疼。

  这种疼痛很难形容,因为它来自眼睛最终通过神经传递给大脑,你可以用钻石落在地上破碎的声音来形容它。入江正一把手抬起来去摸眼药水,却发现自己拿到的是胃药。

  啊啊……果然是因为没戴眼镜的缘故吧。散光患者这么想着站起来,把眼镜盒拿过来。打开,镜片破碎的眼镜躺在眼镜布上。





  闭上眼的时候,那些阴暗的声音和场景又铺天盖地地席卷过来,没来由地缠绕着他。那天传递来的回忆中关于那个人的像是被修改过一样寥寥无几,每一个背影却又无比清晰地镌刻在其中,蕴含着的情感扭曲深刻又缠绵悱恻。





  走下楼时木板吱呀的声音吵醒了睡美容觉的姐姐。她有些不耐烦地抬头望着自己的弟弟:“干什么去啊。”

  “配眼镜啊,”他无奈地把布满裂痕的眼镜拿起来冲着沙发上模糊不清带着重影的人挥了挥,眯眼,配合着音色辨认出那是自己的姐姐,“姐。”

  “去吧去吧,早点回来。”






  “……左眼,好像是625,右眼……不太记得了。”在确认了上次不是来这家店配的了之后,他还是不死心地尝试回忆当时的度数。

  “那还是请跟我来验一下光吧。”店员亲切地笑着,入江正一也没有办法,跟着去验光室了。







对是的没有了!!!就是这么点!!!!主题都没有随便写的!!!!!
 

评论
热度(2)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