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米英法]天空

食用前说明:

①独战相关,之前与之后的故事(并不是独战)

②主CP米英,实际上是all英

③史向,半架空

④可能会坑

 

=========================================================

 

  “你看见他的眼睛了吗?”

  “那里面,是天空的颜色。”

 

  塞纳河畔上传来少女的歌声,阳光透过尘埃投射在河面上映得河水发亮,一点一点地闪着金黄色的光芒,河的两岸架起了一座石桥,与天鹅拥有一样的颜色,远远望去像是油画中通往仙境的道路。远处的磨坊中传来面包温暖的气味。

 

  “你想表达什么?他还年轻,你已经老了?”弗朗西斯倚在桥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眼里满是调笑,“真是的,别扯上我,哥哥我还年轻得很呢。”

 

  亚瑟斜斜瞥了他一眼,低头看着天鹅梳理自己的羽毛只是不说话。

 

  “——弗朗西斯,”半晌他终于开口,“你我都知道自己的状况,我自认达不到他那样,你呢?”

 

  弗朗不接话,嘴角依然衔着笑,满脸的不正经:“你那么喜欢他,还放他走——”扭头对着亚瑟,嘴唇几乎碰到了亚瑟的耳垂,就这样放轻了声音,像是对着耳朵吹气一般说,“就不怕他以后超过了你,来报复吗?”

 

  亚瑟几不可见地微微一抖,细小的电流顺着耳朵传遍了整半边令他瞬间脚上一软,弗朗西斯看见亚瑟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不久又恢复以前冷静的样子。

 

  亚瑟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弗朗西斯,我现在真想揍你……与其担心我,不如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为什么一定要放他走,你喜欢他为什么这样对他?”

 

  祖母绿眸子的青年诧异地看了弗朗一眼:“天哪,你从刚刚开始从来就没有回答过我的问题……“

  

  弗朗暧昧地一笑。

 

  “……“亚瑟沉默,“如果他的独立是必然的,那我为什么不可以在他独立之前赚点油水?倒是你,每天都一副懂了装不懂的样子,那个时候居然还去帮他。“

 

 “哟哥哥我就不能赚点人情了?“弗朗特别不要脸地勾过亚瑟的肩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头发又长长了啊,要不要本专业理发师给你剪剪?“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亚瑟特别认真地看着他,“我在想,你这么傻逼的人怎么活到现在的。”(对不起能不能让我开个充满BUG和人物OOC的玩笑!

 

=========

 

  看见自己的信仰轰然倒地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受?

 

  阿尔还记得,小的时候他坐在亚瑟的怀里看他工作的时候喜欢抬起头,看他的下巴和深入衣领的锁骨。

 

  这个人真漂亮。他这么想,随即又会怪罪自己的无礼。小小的孩子抿着嘴唇,小声地说出那个他一直在想的问题。

 

  “亚瑟,上帝会犯错吗?”

 

  亚瑟·柯克兰低下头看着天蓝色眼眸的孩子,张了张口,停顿了半晌才发出声音:“阿尔……每个人都会犯错。”

 

  “但上帝不会,”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仿佛来自另外一个地方,他从来没见过的地方,比如历史,比如未来,“因为他是我们的信仰,是领路人。”

 

  “你犯过错吗?”急促的问话。

 

  同样毫不迟疑的回答:“当然。”

 

  那么,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信仰。

 

  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大家呢?

 

  ——这是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对自己的神产生怀疑的时候。

 

  同样的第二次,发生在不久的将来。

 

  他把枪托往亚瑟头上一砸的时候,心理感受到的除了满腔愤怒以外还有一些说不出的情愫——直到他看见那个青年倒在地上。

 

  神也会受伤吗?

 

  神会死吗?

 

  我会死吗?

 

  ——独立的代价太大了,他承担不起来。

 

========

 

  【亚瑟,我已经搞不明白了,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信纸上漂亮的手写体【你已经站在没有人踏过的地方了】①

 

 

=========================================================

①:引自淮上《银河帝国之刃》淮上大大我喜欢你!

 

 

哦哦哦我字数爆肝了!不知道有没有下文先这样再说吧,主CP绝对是米英……

我的文风就是这样,不喜勿喷!

这里历史渣!虽然力求没有BUG但肯定是一个OOC满篇历史BUG满篇的故事QAQ

所以!如果找到了请务必和我说!!!

 

另外这里其实半架空,设定是亚瑟早就料到阿尔作为一个国家可以有新的高度什么的所以给了他一个……恩,类似机会的东西……我是不是很脑残ORZ……

评论
热度(12)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