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Skipper与Hans与丹麦之旅

_(:зゝ∠)_自己的脑洞所衍生的所谓【为什么Skipper和Hans会相爱相杀呢】的故事。

未完,可能中篇,可能坑,一切皆有可能【。


01.机场空调所引发的惨案

 

  Skipper扶了扶自己的帽檐走下飞机,金发的乘务员小姐操着一副美式口音甜甜地笑着和他说欢迎再次乘坐。

  “我买的就是往返啊小姐,”他也笑了起来,摘下了帽子,“请问您是哪里人?”

  乘务员脸红了一瞬:“圣地亚哥……先生。”

  “哦是这样啊,我是纽约人。”他的脚步没有停留,对着她摆了摆手便走进机场大楼。脑海里又回想起从前那位女郎……她叫什么名字来着?Kitka?Kitty?

  恩,还是Kitka可爱一点呢。

  大楼中央挂着的时钟清楚地指向13:40,而他的手表上却写着9:40,大门外的阳光炙热到连男人都打起了伞,Skipper开始思考要不要再在开着大功率空调的大楼里待上一会。

  “嗨,老兄!你的帽子挺帅的啊!”肩膀突然被人大力拍了一下,他有些错愕地扭过头,看见一个橙色头发的年轻人冲着他咧着大大的笑。Skipper注意到他的发梢还染上了一些紫色,眼角抹上了和他发色一样的眼影。

  最近的年轻人真是奔放。

    而且这力气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那个橙色头发的年轻人勾住他的肩膀笑嘻嘻地取下了他的帽子戴到了自己头上,十分无耻地问道:“怎么样戴在我头上帅吗?”

  Skipper:“……”他是谁?他在干什么?我认识他吗?他认识我吗?

  这个人是神经病吗!他这么想,然后看见那个人戴着自己的帽子朝他伸出手来。

  “你好,我叫Hans。”

  “Skipper。”他看了看门口,计算着大门与出租车停靠站之间的距离,以及外面38度高温对他的承受度——Hans被晾在一旁。

  然后他十分惊奇地发现那个小伙子似乎很着急,他在急什么呢?

  “你是过来旅行吗,居然不跟团那还是需要一个当地向导吧,”橙发的丹麦小伙子冲着他笑,“怎样,要和我来吗——?他顺势抓住了Skipper的手领着他快步走出大门上了旁边停着的一辆摩托——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摩托啊,Skipper裂着脸想,也没有反抗就这么被扯上了摩托的后座。

  这小子不会想让我搂着他的背吧,可是我没有可以随风飘的长头发也不会脸红。他无不恶意的想着,听见发动时的轰鸣声,然后听见有个声音这样问:“你的头发染过了吗?“

  他失笑:“我母亲是中国人。”

  “混血儿都长得好看。”

  “你是在说我?”

  “没错啊。”

  气氛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

  过了半分钟,Skipper才意识到……作为一名服役五年的军人,自己就这么……被调戏了?

  他深吸一口气,在心里说了句我草。

  这应该算是一次有趣的经历吧……他并不想反抗。

  你究竟想干什么呢。

  这两句话曾经是他的想法,但现在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起上了这小子的车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02.关于无关的人和很快就要领便当的人

 

  “胡说!Skipper是去做秘密任务的,才不是去休假!”

  “可是上级的文件上写了是去休假……”

  “怎么可能,要是队长走了为什么我们还在这里!”

  某个秘密的军事基地里,两个军人正在为自己的长官争吵。

  Kowalski一拍桌子:“更何况你什么时候看的文件!那不是列兵能看的级别!”

  Private怒目而视:“Rico看的时候我在旁边!——Rico你过来,你说Skipper是不是去休假了!”

  “……”Rico拉开储藏室的门,拿出来一堆鱼。

  “谁要吃?”他指着桌子上的那堆熏鱼。

  “Rico你别强撑着了我知道你很着急……可是我们没办法去找SkIPPER,他总有自己的……呃,我们掺和不了的事要干……顺便我也来点。”Private拿了一罐沙丁鱼罐头。

 

==================分割线==============

 

  哥本哈根警察署会议室内。

  大块头的白种人一捶桌子,震得桌子上的茶杯加了一层颤抖线。

 “第三场了,”警长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已经是第三场盗窃案了——底下的警察是干什么吃的!每天看童话书舔手指吗?”

  “今天托尔瓦德森被盗了,再过两天国立美术馆也要被他进来了!这个人到底是谁,一定要给我查出来——不要这么看我,绝对是单人作案!我用我的警衔担保!”

  他握紧了拳头,眼里好像着了火一样闪着光,浑身肌肉绷紧让许多人默默地低下了头心里想象着大猩猩的长相。

  “还不快去!”

  “长官,现在还在开会啊。”

  “那就散会!都他妈给我滚蛋!”

 

    03.似乎看出了那么点端倪的队长和杀马特青年Hnas的日常活动

 

“老大日记,”Skipper悠闲地翘着二郎腿躺在酒店的沙发上,对着看上去像收音机的东西开口,“休假第三天,那个叫Hans的家伙人还不错,带我去了很多地方,去那个什么水族馆看了个什么企鹅……哦,还有,在海边的人鱼像旁边有几只海雀,他看上去很喜欢的样子,我觉得和他长得很像,他是在玩cosplay吗?

 “快半夜了,不知道他明天还会不会拉我出去……不得不说有一点小期待呢。也不知道Kowalski他们几个怎么样了,有点担心,反正再过四天我就回去了,就算造反也不会这么快吧。

 “我觉得他看上去不像杀马特青年……怎么说呢,他手上的老茧不像是普通人有的。他反应很快,喜欢把车速调到最大,这怎么说都不像是街头混混——更像是玩命之徒啊。不过我可能真的想多了。

 “好不容易出来休次假,真是的,还那么紧张。”

  Skipper关掉收音机,伸了个懒腰进了浴室。


评论(2)
热度(17)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