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那些年前我们所爱过的

极东丝路的段子集_(:зゝ∠)_

基本全是史向的,甜虐参半

因为贴吧没人理就来了呢。

***

#菊耀

   本田菊犹记得,那天晚上月色正好,竹影在青石板铺成的小道上微微摇曳,他与 他的兄长共秉一把伞在雨中漫步。

“nini……”他抬头,看向比他高出两个头的兄长,“能让我,为nini撑伞吗?”

王耀闻言偏头,看向自己年岁尚小的弟弟。一对澄澈的琥珀色眸子就这么对应上了的眼睛。

“小菊太小啦。”他感叹道。

“我比湾她们长得快多了!”

“倔脾气。”王耀无奈,将伞柄交给他。

小菊踮着脚举起竹伞,十分费力地握着柄尖,脚上却灌进不少雨水。

“……嘁。”

“怎么了,小菊不喜欢雨吗?”


我只是喜欢和你站在雨中而已。


#菊耀

颅内被旋转的弹片搅得一团糟。他控制不住的紧闭双眼,脑内的痛觉却更加清晰。

啊啊……那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哪。

描述不出的钻心的痛感。


不不,他迷迷糊糊地想着,那东西钻进的明明是……是哪呢?





“你是谁?”他站在竹林里。

“nini。”他对着那人微笑。

“我就要走了,不来送送我吗?”他站在船边。




脑内充斥着奇异的杂乱记忆。




“距离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已经很久了吧,nini,我回来了。”他对着坐在台阶上的人伸出右手。

“你开心吗?”

“你的松/花/江,你的卢/沟/桥,你的布/尔/什/维/克——你信仰那么多东西,最后他们来救你了吗?”他将刀抽出刀鞘。




他睁开眼想看看站在面前的人。

脸上有一些湿润……那是什么液体……?

视野一片红色。

我快死了吧。

不知为何他一点也感觉不到痛感。
 


“终……终于赎罪了呢。”他艰难地笑着,话到了嘴边却和口中的血沫汇成了不知义的发音。

偏离了几度的子弹本能让他瞬间死亡,却因为角度在颅内尽情地将大脑绞成一团。

是因为仁慈吗?

或是想让他在疼痛中死亡。



“再见了,菊。”

“希望我们还能再次相逢。”他恶毒地诅咒。




#菊耀+呃……小黄人……

“古人常言,秋夜之月是萧索的——那么您呢?”本田菊一身草木灰色和服,偏头对着王耀轻轻地笑了,眼里有些细碎的光洒下来恍若星辰,“您喜欢今天的月亮吗?”

王耀微微地愣了。

“啊……我呀,”他也笑了起来。

天上的月亮啪一声泄气了,两人吃惊抬头——看见月亮越变越小最后消失。

宇宙中某老板抱着跟月饼盒差不多的月球开心地在飞船上蹦了起来。


#菊耀

王耀的军服总是草木灰色的,因为共/产/党当年穷,买不起染料。

本田菊的和服也是草木灰色的。




或许只是对那人的怀念与愧疚吧。



#丝路

外人都知道王耀喜欢红色。
这也没错,他是喜欢红色,不过不是大家所说“五星红旗”的红。

而是那人身后沾满敌人鲜血的红色披风。


#丝路

他曾经想过死。

死是什么感觉呢?他一般吞云吐雾一般拿烟枪在床头雕花上敲着节奏,晕晕乎乎地想。

大秦他消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

大秦,这个时代不属于我们了,我想是到了我们该退场的时候吧。

大秦……

我累了啊。

我想你了啊。

他看见自己半倚在床上像要哭出来,远处,是火炮轰击北/京/城的声音。

院子里的梅花还是开着,红的像血。



#双耀?
这边放一下自设……大概是按照社会来划分,封/建/社/会是一个耀,奴/隶/社/会是一个,现在社/会/主/义又是一个耀……
---

雨点落下来淋湿了檐边的燕巢,砸弯了新长出的枫树叶片,顺着他的伞沿流下,像天上的银河。

王耀撑着伞,看着斜靠在凉亭上的青年,阴沉着脸问:“你是谁?”

那个长相与王耀同出一辙的青年眯着眼笑了:“我就是你啊。”

“哦?这么说来……”王耀脸上挂着丝嘲讽,“这次便不是朝野更替了?”

青年点头。半晌突然认真道:“中/华永存,不论思想。”

“不管怎么说,我会陪伴这个朝代到最后一刻,而你在那天之前什么都不是。”王耀撑着自己那把伞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青年怔愣一瞬,随即跟上。



王耀想起了自己两千年前也是以同种方式出现的,同样是一个雨天。

他恨那个青年吗?王耀在心里想着,不,清/朝命数将尽他早就料到了。自从那日上司将洋人的火枪当做玩具把玩时他就知道了。

然而他不甘心呀。

存在了两千多年的王朝,怎么能说倒就倒了呢?


于是他决定变法:洋/务/运/动,戊/戌/变/法……那位青年总喜欢坐在他的桌子上笑嘻嘻的看着自己落实一项项变法细则。

“你无法改变历史的。”

“不,历史是由人创造的。”




“呐……王耀,”他笑着,“你觉得,你是人吗?”

青年开心的张开双臂迎接阳光:“新世纪的钟声已经敲响了,王耀——这是社/会/主/义的时代——是时候退场了吧。

“你没发现,你已经不是国/家了吗?”

评论(2)
热度(8)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