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无题》李商隐(不(我只是想加个标题你们别被骗了其实是科幻

第一次写的科幻,BUG貌似真的很多,很多……请不要在意【捂脸


【御夫座β星某秘密研究所入口处】

 

  “Blowhole,”年轻的黑发军官扶了扶自己的帽檐走下飞船,“这场闹剧该收尾了。”

  “哦?”坐在旋转椅上的男人缓缓将转椅旋转到正对Skipper的方向,手指卷着自己垂下来的一缕灰蓝色头发玩味地笑着,“Skipper……说实话我想了好几回都没想到走出来的是你——那么这样就更好办了。”

  黑发军官冷笑着:“博士,奉劝一句,联盟的军队不出两个小时就会赶到,你到现在口气还这么大真是难得一见的高贵品质。”

  “和5年前一样,你还是这么油嘴滑舌呢。”Blowhole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因为刚刚宣布的消息减弱半分,他站起身来脱下身上的白大褂露出里面十分休闲的针织衫,随意地从裤兜里抽出一根灰色头绳挽了个马尾,轻松地摊开手来,“——Skipper,你应该听说过古地球时代的一句名言吧——天无绝人之路——更何况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他伸手,按向扶手上的一个按钮。

  “得了吧博士,你知道我的体质,我对神经毒素免——”

  “亲爱的上校,我们两个多少年的好朋友了,我还不知道这一点吗?”Blowhole亲切地笑着走向前去挽起Skipper的手,“全身麻痹,医疗上常见的手段,你一定猜都没猜到,哦你现在一定在心里骂娘可惜说不出口,对吗?”

  “其实你来了,我最终的目的就达到了啊哈哈哈。”

  “Blowhole——你知道吗——”Skipper挤牙缝一样挤出来一句话,“反派角色死得早都是因为话多……”

  “哦天哪不愧是Skipper,看来一会不能太疼了……不然你亲爱的三个小伙子会察觉到的……只好给你打麻药了,真是对不起。”

 

——

  “真遗憾不能让你哭出来,现在感觉怎样?”Blowhole摘下了手套放在一边,拿起Skipper的军帽仔细端详着。

  “……你离我远点,我有点受不了。”

  “好的好的,其实你不说我也会离你远一点的,那么再次请问感觉如何?“

“很不好,“军官皱着眉,”你会被制裁的。“

  Blowhole放下军帽,转身在电脑前操作起来,稍微有些长的灰蓝色发梢扫过躺在病床上的病患的脸,病患苦中作乐地调笑道:“你的发质不好啊,就这样还留长发,干脆让我一剪子割下来吧,恩?“

  “不不不,长发及腰,我的头发是要留给战场上那位军神的,所以制裁什么的未免太早了啊。“他愉快地敲下了Enter键,转椅猛地摆正过来——”在走之前能够把这项实验做完,顺便给政府来点不大不小的损失,很不错不是吗?“

  “政府?“

  “没错,既然咱们是老朋友——最重要的是你现在已经没什么威胁了——我就告诉你吧,再过十分钟我就不是联盟国籍了——哦天哪以及你能再重复一边你刚刚的疑问句吗你语气放软的样子真的是有点小可爱呢。“

  “别这么盯着我看,你现在又不是没闻过身上信息素的味道 ,你再清楚不过了对不对大情圣?“

  他摊摊手:“凡事都往好处想想……恩,对不起,我本来想安慰你的,但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好安慰你的,下次发情期还有多久啊?别问我这个,你是试验体来着,技术还不成熟。不过希望下一次你发情的时候我能在场“

  “没想到你还这么饥不择食。“SkIPPER冷冷答道。

Blowhole毫不在意地耸耸肩,眼神里满是讥讽,好像下一秒就要吹起口哨似的:“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我都想把你也带走了,可惜超高速隧道是一人份的,不然把你给Hans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哦,顺便说一下,我也是。”他没有等Skipper回答便走了出去,声控门啪的一声关上,里面植入的程序十分欢快地吱呀着说了声永别啦,像是小丑即将奔赴战场一样可笑,Skipper暗自想。

不过永别是什么意思呢,他看见用来捆绑自己的带子嗖的一下缩了回去,随即那扇刚刚关上的门又十分激动地打开了。

“哦哦哦哦哦哟哟呜呜呜呜!”门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哥哥要给这个门植入这样的程序,也许是好玩吧——”清脆柔缓的声音传了过来,淡蓝色头发的少女走了进来。她抱着一身衣服走了进来,十分歉意地笑了笑,“中尉先生,十分抱歉我的哥哥对你做了这样的事,这些是博士给你准备的衣服,需要我回避吗?”

“不,不用了……”他坐了起来,身上的麻痹效果还没有消退完全,腰上传来一阵酥麻感,就像是……他不敢往下想了,“来,把衣服给我吧。”他伸出手来,少女也十分配合地把衣服递给他。

Doris十分无奈地看着他换上那件休闲衫:“你现在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中将了Skipper,我怕等会Kowalski他们会把你认成我哥。”

“我头发比他短,发质也比他好。”

“那么你可以走了,再过十分钟联盟的军队就该来了,就是你现在该怎么向他们解释……我十分好奇,”她眨了眨与兄长如出一辙的浅灰色眸子狡黠地笑了,“要我扶你吗,尊敬的上校大人?”

“不用了……”此时Skipper的内心是崩溃的。他也十分困扰一会那一群alpha来的时候自己该怎么办,现在只能祈祷最先过来的他亲爱的小队。

等等,有哪里不对劲。

女孩子的笑容好像从见到他开始就没有停止,Blowhole有一个好妹妹,他知道的。

“见到kowalski的时候请帮我转告一声再见,谢谢你啦。”她朝着出口处走去,就好像她从来都不知道军队一定会从那里进来一样。

“——等等!”他知道哪里不对了,“Blowhole走了,你没有和他一起走?!那你怎么办!”他想站起来叫住她却一阵腿软,喘了口气扶住控制台稳下来再次开口,“我记得他说的快速通道是一人份的……你……”

“我吗?”她转过头,出口的门已经打开,这个星球所特有的红色月光洒在她的白色裙子上,被风卷起的淡蓝色头发拂过她的肩膀,Doris把头发拢了起来微笑着开口,“我不会投降的……为了博士,也是为了我的哥哥——Kowalski人很好,我真的很喜欢他……请代我向他说一声对不起……”

“因为,他真的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哪。”

评论(6)
热度(18)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