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丝路]沉淀于虚假表象中的自欺欺人

依旧起名废QAQ求看到的小天使帮忙起个名


  ——你教过我的一字一句我依然记得,但在这个世界中唯一还剩有你的气息的人却早已忘却。


  ——我以为只要与你有关的人都和你一样,事实上的确如此。这样的感知让我如此悲伤,但是我还是没办法对他支起火炮,尽管他那张伪善的脸让我作呕。


  远处响起炮火的轰鸣,原本灰白的天际更是蒙上了一层灰霾,空气间徜徉着微小的,呛人的颗粒。整座北京城都被绝望笼罩着,昔日的红墙绿瓦现已被轰炸地只剩残埂断壁,如今就连北京城的中心也不例外。

  王耀捂着鼻子,苍白的脸向着天空,眼睛微微眯起,嘴上翘起一个弧度,眼里弥漫着沉醉慢慢感慨道:”已经到春节了吗,鞭炮的声音真好啊……“说罢拿起了所剩无几的鸦片放到烟管里吸了一口,眼中的沉醉更盛,想必在王耀眼中,残埂断壁依旧是红墙绿瓦,天空依旧蔚蓝,他的弟妹们也和他一起靠在门口的青石台阶上听他讲帝尧女皇的故事吧。

  这时深院的门打开了,棕褐色短发的少年闯了进来,身上的军装虽然笔挺却沾了不少深红色的液体,眼睛里与其说是天真倒不如说是对人性的淡漠。他看见王耀和他的烟管之后,浅棕色眼睛里涌上些惊奇,随后把军装脱掉露出里面整洁干净的雪白衬衫,于是整个人就变成了无害温顺的少年。

  ”ve,你是王耀爷爷吧?“他操着一口并不标准的中文靠近王耀,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O ius Italicum etiam usus venit hic ver tribuisti et nobiscum?(啊,是意大利吗,趁着春节的时候来是想和我们一起过吗?)“王耀看见来人后脸上泛起微笑旋即吐出一口流利的拉丁文,费里西安诺显然被流利的拉丁文吃了一惊,然后又被内容吃了一惊。

  春节吗……他扭头看了看北京城的天空,又看了看王耀,突然间笑了起来。

  ”是的,我是来过春节的,而且已经在过了。不过爷爷你会说拉丁文真是让我吓了一跳呢……ve,我都不太会说。“

  “是吗?我还以为你一定会呢。毕竟你是他的孙子。”王耀听到之后淡淡回答一声,然后拿起了烟管吸了一口,撇头看了看费里西安诺,“你要来点吗?”

  ”不用了。“

  ”我知道你不用,这是我们的传统礼貌……呵,传统。“他似乎又想起什么东西,看向费里西安诺的眼里多了些清醒,”你们外国人现在过来想干什么还以为我不清楚,反正现在我就是块香饽饽了——哦,就是你们所谓的恶心的蛋糕,那么你呢?“王耀直了直身,盯着费里西安诺的眼神显得格外认真。

  ”你过来也是想打我的主意吗?“

  费里西安诺沉默一秒:”……不是,耀你是罗马爷爷的朋友,我只是想来和你交个朋友。“随后他就站了起来,”我还会再来的,王耀爷爷。“

  他缓步出门”ve,王耀爷爷,再见辣。“

——

  再次相遇的时间的确不算远。

  王耀坐在费里西安诺的对面,垂着眼看不出情绪。

  侍从递来一张纸,王耀就签一张纸,反复如此。

  然后他抬起头,冲着费里西安诺笑了笑,眼神跨越了他,看向那个埋葬在黄沙中,一袭红袍似火,整个地中海见证了他的奇迹的男人。

  他说:”Roma, crescunt, non necesse praesidio.(罗马,你的孩子长大了,已经不需要你的保护了吧。)“

  ”In facto, ut spero et quingentos annos, et ponam oculos meos te(其实我还是希望他和五百年前一样,这样我就可以看见你了)。“

  ”Nolo enim vos(我想你了)。”



其实某种意义上算是烂尾……主要是因为我被催去写作业了;W;


评论(2)
热度(7)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