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大概是个写小清新的

BE30题(菊耀向)未完

BE30题

2.反目成仇
“我们曾经是兄弟。”
“没错。”
“我们曾经是师生。”
“这也没错。”
“你教给我的东西,我都没忘。”
“谢谢。”
“可我们现在不是了。”
“是啊。”
“成为我的国土,不好吗?”
“不好。”
“那没办法了。”
“开战吧。”
“好啊。”

3.终其一生的单恋
作为本田菊的兄长;
本田菊的老师;
本田菊的仇敌;
本田菊的救赎;
——的王耀,
亲手把他最年长的弟弟,最喜爱的学生——
送进了太平洋。
至此,本田菊付出近两千年光阴的单恋结束了。
而王耀,从没施舍给他爱情,
自始至终。

4.分手
他们两个之间不存在分手。
因为“分手”成立的条件,两人从未拥有。

17.如果当时
“nini……”他把刀插进王耀的背上 看到伤口处溢出的血后脸上勾起愉悦的笑容。
“别叫我这个名字了,本田菊。”
他突然有点可惜自己站在王耀的背后,这样他就错过了王耀脸上的表情。
“nini...如果当时,阿尔先生没有到我家的话……”他把头凑到王耀耳边,用最轻柔的力道舔舐着王耀的耳垂,一边咬着他的耳朵发出低笑,手里的刀却不停,顺着血流的方向向下滑去。
“咝……本田菊……你这个疯子……”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却夹有一丝鼻音。
“但那是不可能的,不是吗,nini。”他听见之后,满意地笑着。

23.粉碎性自尊
田中角荣访华的那一天,本田菊自是也跟着去了的。
交接,交涉,一起都像接待别国一样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哈哈,接下来,你们两个兄弟就一起聊聊吧。”两位国家领导人笑眯眯地走了。
“nini,别来无恙。”本田菊打破寂静。
王耀随手拣了把椅子坐下,仰头看着他,嘴角缓慢上勾一个弧度,眉眼间漾着的那抹华贵与他们相见时好似重合。
那只传授与他文化,知识,救赎他于无尽战乱中的手向他伸来。
“和我一起走吧?”记忆里那人如是说。
本田菊呆愣在那,重复着说了声“nini……”
可如今王耀眼里的,分明就是蔑视。
“小日本,”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谁准你喊我nini的?”
本田菊的脸顿时就僵住了。
那些曾经对这人的念想,都在这句下,化成了飞灰。
他的尊严,在这一刻确实是被人踩在脚底下了。

10.一直都是骗局
“你想多了吧?”本田菊偏偏头,满脸疑惑地看着王耀,“谁告诉过你我是你弟弟的?”
“我们之间不是向来只有利益吗。”
王耀垂下眼帘,眼里没有悲伤,没有痛苦。
“哦,是吗?我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王耀才发现自己的嘴唇是颤抖着的,眼里的也只是无数个痛苦聚集起来的麻木而已。

28.“请回头看看我”
他亲手葬送了自己的爱情。
不过没关系,变成仇人也不错。
本田菊真是个十足的疯子,在他看来,仇人的关系比起爱人更能让他满足。
然而——这一切都在王耀逆着光微笑着嘴唇一开一合说出的那些话下崩溃了。
“元朝时我曾派兵攻打于你,如今你对我做出这些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唔,那我们现在就两清了。”
王耀的表情分明是微笑,嘴上说着的话却毫无一丝波动,他的眼里也无半分情绪。
他本田菊于王耀好似成了陌生人,再无半点交集。
那一刻本田菊才发现自己的心是痛着的——可那已经晚了,王耀早已大跨步迈出军事法庭,丝毫没有在意本田菊的回答。
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
“王耀……nini……?”
他的脚步坚决。
“请……请回头看看我吧。”
然而王耀脚步未停。
他站在阳光之下,迎来新生,眼前一片大好光明。
本田菊的眼里却只有灰烬一片。
到这时本田菊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然而这一切已经晚了,不是吗?

21.梦里的圆满结局
“兄长,我就要走了,不来送送我吗?”
温软的拥抱。
“叫我nini就好。”
“nini,你看这朵牡丹花别在湾身上好看吗?”
明媚的笑眼。
花瓣柔嫩的触感。
书卷里古朴的香气夹杂着院外女子的笑声。
……
那人的双手。
——“耀,这是他唯一剩下的,我是扔在哪里好?”
“唔,放在哪里都可以啦,只要别放在我家,我嫌脏。”
“诶诶……那就把它倒到海里吧。”
“随意。”
——宁愿回到那个梦中
梦里那人的眼神温暖如旧。

19.痴人说梦
“你是我的了。”
“痴人说梦。”
王耀靠在房间的床上,抬着头冲着本田菊一字一句地说出这四个字。

“看到了吗?”王耀站在本田菊的面前,手枪正对着他的眉心,“我不是你的。”
“呵……”本田菊拭去嘴角的血迹“你的确不是。”

评论
热度(3)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