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拟歌先敛,曲慰平生】

左情者

是你爱的十七岁

王也狂热母亲粉(但不产出)焦迈奇铁杆女友粉(但不产出)叶蓝文坑补全计划施工中……

【叶蓝】伏绪 05

🐸nili蓝在第十区兢兢业业打丧尸
  
🐸实力蓝吹疯狂吹蓝……
  
🐸全文戳tag
  
  
  
========  
    
  
  
与此同时,夜里的H市。
  
  
夜幕下城市被稠厚的雾气笼罩,丧尸乱哄哄嘶吼声配着幢幢鬼影,有如游荡在残垣间收割生命的恶魔。
  
  
一栋小楼的二层隔间,几人在里面修整。他们身上没有伤口,看上去却也混着一股风尘和狼狈味儿。
  
  
叶修扫视一圈,旋即淡淡道:“我拒绝。”
  
  
夜未央完全没有想到这样的回答,他忙道:“为什么?!霸气雄图是大公会,你也看到了这里这么混乱,你一个人不可能活得下来……”
  
  
叶修失笑:“我活不下来?那刚才救你们的是谁?”
  
  
夜未央被噎得说不出话。他深吸一口气:“你没有异能……”
  
  
“你又知道?”叶修懒懒道。
  
  
夜未央终于领教某人讲话的恶劣之处,他脾气远没有蓝河那样好,碰了钉子便住了嘴,气得脑袋一阵阵发昏。
   
 
他一方面觉得自己一群人被一个人救了憋屈,另一方面又冲着叶修恼火,但毕竟叶修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故而也没怎么把火发出来。 
  
  
霸气雄图是在半夜来的。蒋游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夜度寒潭不敢耽搁,立马学了蓝溪阁组织起一个精英分队进H市。
  
  
谁曾想H市遍地都是丧尸,刚一进城区就遇见大股丧尸,杀了在安全区待惯的小分队一个措手不及。他们且战且退丧尸却越来越多,正当弹尽粮绝之际,宛如神兵天降,叶修出现了。
  
  
其实叶修也只是仗着熟路带着他们往犄角旮旯的地儿钻,没费什么力气却是实实在在救了夜未央等人一命。
  
  
然后便是此时。
  
  
一阵沉寂后叶修开口:“你们就在这儿好好待着,等天亮了再走,H市晚上太危险。”说完他一撑地板站起来。
  
  
夜未央下意识:“兄弟去哪?” 
  
  
“去该去的地方。”叶修随口答。
  
  
大公会毕竟有大公会的脸面,夜未央虽然想拉住叶修,却还是看着他一步步消失了。
  
  
  
  
  
  
  
  
街道中丧尸蹒跚而行,沉沉的雾霭带着阴冷的水汽渗入每一处角落。活死人偶尔低吼,有如地狱重临人间。
  
  
一人在其中穿行。
  
  
他围了条围巾,橄榄绿外套被风卷起衣袂,腰杆挺得笔直。他穿过一群一群的丧尸,却没有被攻击,仿佛不存在丧尸的视野中。
  
  
叶修面色毫无波澜,停在一处十字路口前——如果蓝河在他旁边一定可以认出,这就是他们相遇的那个步行街。 
  
  
一只丧尸一跛一跛地靠近他,半途却仿佛撞在空气构成的屏障上,眼神空洞,掉了个头走了。
  
  
叶修眯眼,看着夜色中暗沉的建筑物,心说:“就是这儿了。”

  

 半晌回归人设,摸着下巴心想:王杰希这驱散粉确实好用,回头多坑几包。

  

  
  
  
H市的每一个夜晚都是难熬的。三大公会忙于建设庇护所,叶修挑了户新人家睡下,而黎明,在夜未央和避难所人类焦急的等待中,姗姗来迟。
  
  
  
  
  
  
  
打破蓝河睡眠的是知月倾城。
  
  
刚来第十区大事小事纸片似的铺天盖地,而且只有越来越麻烦的份。蓝河苦恼得要命,直到后半夜才抽出点小空眯一会儿——刚睡下不久就被知月倾城吵醒。
  
  
知月倾城就是再小姑娘似的心细也没顾及这一点。她皱着眉头,看上去比蓝河都烦:“蓝桥,车前子又来了……在门口等着见你。”
  
  
蓝河一口气堵到心头,那点火气顿时全起来了。他捺着烦躁说:“他来干嘛没说?昨天不刚来过……把我这儿当娘家了三天两头往这赶…让他等会,我去找他。”
  
  
知月递了杯水给他,点点头说声好。
  
  
  
  
  
  
  
出来时蓝河看见车前子坐立难安且一脸焦躁,不知是等得久烦的还是什么别的。
  
  
“老蓝你可算是出来了。”车前子看见他舒了口气。他当然得舒气,这可是蓝溪阁的地盘,被一众人眼刀剐着怎么着都不好受。
  
  
蓝河走过去:“怎么了?”
  
  
“霸气雄图那帮人昨晚来了,这事儿你知道吧?”
  
  
蓝河迟疑片刻,点头。三家都有互相插的眼睛,这是心照不宣的。
  
  
“他们昨天晚上一到就让夜未央他们进第十区踩点,刚才夜未央他们回来了。”车前子说。
  
  
蓝河一惊:“他们已经进去了?那岂不是……”
  
  
“他们虽然来得最晚,但铤而走险进了第十区,反倒领先我们一步。你看看怎么办吧。”车前子幽幽道。
  
  
——什么怎么办哈哈哈,蓝河用尽毕生功力忍笑,你找我来说这个,我可是也进过第十区了,就你没有哈哈哈哈!
  
  
表面则八风不动:“老车,你找我来就是这事儿?这才第一天,不用担心这么点有的没的。他们也不见得领先多少,最后还是看我们自己。”
  
  
车前子烦躁道:“蓝桥你什么时候这么佛了?!”
  
  
蓝河:“……”
  
  
“唉好了,我也不是不明白,过来跟你说的就是这事儿……就是气不过。诶你说我们睡觉的时候,他怎么就能搞出这么多事儿??”
  
  
蓝河往靠垫上一靠,打了个哈欠:“因为你蠢呗。”
  
  
车前子半晌反应过来,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要不是看在自己孤身一人可能打不过蓝溪阁一帮小贼,估计一拳头就给过去了。
  
  
再看蓝河装出来满脸的困倦,摆明了送客模样。车前子气得哼哼两声,再次甩袖走人了——说来也怪,原先在神领蓝桥和他碰上,每次吃亏的都是蓝桥春雪,来了第十区反倒是他车前子吃瘪,真说不准是为什么。
  
  
不过,车前子怎么着估计也猜不到,蓝河这完全是从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叶修身上学来的,只能说他是从叶修那倒了霉,就拿着低配版来恶心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低配足矣。
  
 
  
  
  
  
  
  
车前子一走,蓝河顿时一改之前困倦神色,啪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
  
  
他从椅背上一把抄起那件银灰色作战服披在身上,一阵风般出了房门,扬声道:“系舟!”
  
  
系舟远远抱着箱子回头:“诶?”
  
  
门外阳光灿烂,蓝河拿手挡了挡太阳:“叫知月和雷鸣过来,找人把你那堆信标抱到门口……该走了!”
  
  
系舟看他一眼,点点头抱箱子走了。
  
  
  
  
  
  
  
蓝河这次开荒带的人并不算多,三个小组30人外加六个辅助人员,一组则是九人外加一个队长,而他刚才叫的雷鸣电光和知月倾城正好就是一组和二组的队长。三组队长叫云归,蓝河和他并不是特别熟。
  
  
蓝河简单和雷鸣知月说了下安排,就让他们俩叫上组员领武器集合了。
  
  
系舟刚搬完箱子回来,老妈子似的嘱咐了一大堆才依依不舍地走了,看得蓝河脊背发毛。
  
  
蓝河边往门口走边鼓捣终端,把系舟刚传来信标的安放位置粗略扫了一遍再传给知月倾城,由她带着二组去放。又把同样是系舟昨晚加班加点弄好的地铁线路和第十区地表的重叠图发给雷鸣电光,他和雷鸣电光一起寻找第十区存活人类的避难所。
  
  
“大街上没有人,但还是要小心……要更小心。你们昨天是没见到尸潮,稍不小心,就算是黄少天都得交代在那里。”
  
  
蓝河这几句摁的都是群发:“还有,要小心一个幸存者,穿橄榄绿外套叫叶修,遇见他直接报告给我。”
  
  
蓝河想想,应该没什么事了。别的知月和雷鸣昨天都被他提醒过,会跟那些人说。
  
  
他可是会长!——会长肯定得少说点话,酷一点。
  
  
起码得让那些不靠谱的什么枕边人的传言都先下去再说。想到这个蓝河就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H市的早晨依旧是来的那天一样静谧荒凉。
  
  
刚在工业区还是晴空万里,进了H市却仿佛蒙了一层灰霾,空中飘浮着灰尘——死亡的气息。
  
  
这些异能者很多才从神领出来,没见过新区的这副样子。这还没丧尸呢,就有几个人开始慌神。
  
  
蓝河估摸着中草堂早一步来了。车前子这混蛋早上来找他肯定不只是说话,还想拖延时间。但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他早第二回了。
  
  
“两人一组,千成跟我走。”蓝河简短下命令。
  
  
千成“诶”了一声站过来,看样子还蛮开心。
  
  
蓝河说:“每个小组负责的站和各个入口我也都发到各位终端上了,现在解散。”
  
  
他有些奇怪地看了千成一眼,不知道那股高兴劲哪来的。
  
  
  
  
   
  
  
 
千成原先以为他老家得多吓人,没想到整个一空城,丧尸都没见着一个。
  
  
就算蓝河说过有尸潮很危险,千成也很快抛到后脑勺了。会长在他不太敢造次,但搞点小动作还是可以的——蓝河拉上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怕他一个人搞出什么事来。
  
  
“唉会长这都中午了你饿不饿啊?还得走多久啊我有点饿啊,这站怎么这么远?”
   
  
  蓝河:“你偶像不是叶秋吗?别告诉我你换成黄少了,讲话都学人家。” 
  
  
千成:“诶我这不是饿了吗,饿的人话比较多。”
  
  
蓝河:“那……”他犹豫,不知道是放这小子吃点东西还是让他接着在这BB,就怕太吵了出点什么事,胆儿肥了,“你去找吧,小心点,找到叫我。”
  
  
千成欢呼一声,撇下老妈子蓝河跑了。
  
  
蓝河:“……”
  
  
他平时也不是那么嘴碎的人,只是遇到这种皮孩子,不由自主就当了他爹好一顿唠叨。 
  
  
千成昨天不是这样子的啊,是哪里出了点问题吗?蓝河苦恼地想着,我昨天干什么了吗?
  
  
     
  
  
  
  
“会长!”
  
  
通讯仪嘀嘀嘀响起来。
  
  
千成刚在前面走着,一拐弯就不见了,蓝河唯恐出了什么事,一直在找他。现在消息来了,蓝河连忙打开。
  
  
“这儿有家便利店,还有几碗剩的泡面,你快来!”千成急急说道,“地址我给你了!”
  
  
说完猛地挂断。
  
  
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蓝河有点懵,连忙对着那个地址找了过去。 
  
  
还没走到千成说的便利店,蓝河就闻到一股泡面香。古有桂花香飘十里,今有泡面香飘满街。
  
  
面汤能闻出来海鲜味很浓,估计不是什么普通货。千成这小子真会享受。
  
  
蓝河在心里狠狠鄙视千成一遍,推开屋子。
  
  
蓝河:“……”
  
 
他震惊地看了眼千成。
  
  
千成得救了似的看着他:“会长!这个人不给我热水!……”
  
  
叶修喝了口汤,放下来笑眯眯打声招呼:“巧了啊,会长!”
  
  
蓝河再次:“……”
  
  
“会长!!帮我!”千成可怜兮兮举着泡面,里面空荡荡一个面饼外加调味粉。
  
  
“不、不是……你没水不能自己烧吗?” 蓝河下意识道。
  
  
叶修耐心和他讲道理:“你们会长不会帮你的,他和我是好朋友来着。”
  
  
  蓝河心力交瘁:我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吗?

  
 
=====
  
写了两天,怎么会这样???
  
争取在寒假结束把伏笔和设定介绍完。
  
过渡章就是白开水,难过死了。
  
看的细一点会发现晚上的第十区和早上的不一样嘻嘻。这是有缘故滴。

评论(13)
热度(65)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