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拟歌先敛,曲慰平生】

左情者

是你爱的十七岁

王也狂热母亲粉(但不产出)焦迈奇铁杆女友粉(但不产出)叶蓝文坑补全计划施工中……

伏绪 03

🐸蓝河在第十区兢兢业业打丧尸的故事

🐸是一个比较的可爱蓝

🐸前文见tag

    

    

  ===

  大噶新年好!!

  ===

  

  

  那人又说:“还愣着干什么?等死吗。”

   

  一句话落下,仿佛时针瞬间归零,发条骤然缩紧,所有丧尸都动了,吼叫着朝这栋楼房扑来!

   

  蓝河扯住男人,一脚踢开卫生间大门,砰砰两枪打碎玻璃,从窗沿跳出!

   

  蓝河说:“跟上!去顶楼!”

   

  这种街巷里的小农民楼普遍楼与楼之间紧密,横竖交叉着晾衣杆,水管和铁竖梯。丧尸潮水一般涌进狭窄的巷口,蓝河手指横劈,万千黑刃朝丧尸群中呼啸而去,瞬间呼啦啦收割掉一片丧尸。然而更多的丧尸踩着前人的尸体向上爬去,顷刻间离蓝河和幸存者所在的二楼,不过半米之遥!

   

  蓝河吼道:“你先走!”

   

  那人也不客气,从栏杆处一跃而上,动作如行云流水,猎豹一般迅捷地跳上了上一层!蓝河暗赞这人身手,左手撑住铁架边缘,右手扯住一根晾衣绳,借力朝右侧翻上!

  

   丧尸伸出腐烂的手,勾住他的野战裤,锋利的指甲在皮肤上划下长长一条,火辣辣的疼。说时迟那时快,蓝河左手抽出手枪,上膛,朝丧尸手臂开枪!

   

  砰!

   

  丧尸手臂于半空中坠落,蓝河跳上三楼。

   

  “快!”他朝前面那人喊,“上楼!”

   

  那人撑着铁杆一个漂亮横跨,跳到架空铁梯上,往上疾跑。

   

  蓝河向后几个点射,也跟上那人步伐。

   

  楼与楼之间的空隙很小,幸存者跑在蓝河前面,箭似的跃到另一座楼的天台上,蓝河打开耳扣开关,系舟说:“我靠,蓝河你干什么了!”

   

  蓝河摁着耳扣:“别说了!”

   

  幸存者:“什么?”

   

  蓝河喊:“不是说你!”

  

  系舟说:“前面第三座楼右拐,第四栋楼上有丧尸,你带路!”

   

  蓝河说:“喂!前面的等等,我带路!”

   

  那人远远地喊:“你事真多!”

   

  蓝河:“……”

    

    

    

  

  蓝河照着系舟指示,在楼宇间来回穿梭,直到丧尸看不见他们,逐渐回去了,他和那人才停下来。

    

  那人扶着晾衣杆喘气,说:“好累啊。”

    

  蓝河累得要死,没好气道:“你有病吧?那么多丧尸在底下,你就没反应?你是异能者?”

    

  那人无所谓:“你不喊,他们又看不见。”

    

  蓝河一条腿踩在天台边沿上,撩起裤腿。小腿处有一条半寸长的抓痕,此时已泛起紫黑色,向外翻开露出鲜红色的肉。蓝河从包里拿出一瓶药,拧开盖子倒出些药粉撒到腿上伤处。他边消毒边说:“还不是你吓我。我叫蓝河。”

    

  “叶修,”那人说,“你被感染了?”

    

  “二次感染,不碍事。”蓝河说着剪下一截绷带绑上去,又说,“你为什么在那里,其它幸存者呢?”

    

  叶修靠着晾衣杆坐下来,说:“我也是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的。那些人在地铁站里,好几个大站,都在市中心,难找得很。”

    

  “你怎么不去?”蓝河说。

    

  叶修歇好了,扶着墙站起来,说:“我饿了。”

    

  蓝河简直都无语了,这个人装得一副虚弱样子,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蓝河扎了个蝴蝶结,把裤脚放下站起身来,说:“走吧。”

      

      

      

      

  说来也巧,系舟给指的那栋楼,正好是蓝河之前来过的那家7-11楼上。

    

  叶修在仓库里翻箱倒柜好一通找,翻出一桶芥末鱼棒,坐在箱子上吃。

    

  蓝河:“……您还挺会享受生活的。”

    

  叶修点点头,略有些自得道:“那是。”说完又开了罐可乐。

    

  蓝河盘腿坐在地上,随便拆了包饼干。系舟说:“蓝河,你得把他带回来,他很了解H市。”蓝河心说你之前还要我不去救呢,嘴上没理,啪一声把耳扣关了。

    

  叶修看他一眼,没说什么。

    

  仓库里有些闷热,叶修把外面披的一件橄榄绿风衣脱了,里面一件藏青T恤。他把袖子卷到小臂以上,仰头灌可乐。

    

  蓝河看了一会,忍不住说:“你就穿这么少?到时丧尸一下就给挠烂了。”

    

  叶修随手把易拉罐丢了,站起来去柜台处拿了两包烟,回来丢一包给蓝河,说:“你不来,他们看不见我。”

    

  蓝河伸手“啪”一下半空中接住,丢回给叶修:“谢了,我不抽烟。”

    

  叶修顿时满脸讶异:“真的?”言下之意:居然有人不抽烟?

    

  蓝河:“……”

    

  叶修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个打火机,啪一声点上火,不顾蓝河在旁边,狠狠吸了一口烟再吐出来,仓库狭小空间顿时被烟雾弥漫。他感叹道:“爽!好久没抽烟了,唉!”

    

  蓝河:“……咳咳、你,咳,一会打算去哪儿?”

    

  “随便再换个地方呆着,怎么了?”叶修说。

    

  蓝河扶着箱子起身,清清嗓子,开口:

    

  “我是蓝溪阁来第十区开荒的会长,蓝河,谨咳咳……我操,怎么这么呛……谨代表蓝溪阁邀请你,加入我们的避难所。”

    

  叶修愣了一下。

    

  “为什么?”

    

  蓝河说:“没有为什么,难道你一直一个人吗?”

    

  叶修说:“对啊!”

    

  蓝河一下子被噎住了。他皱起好看的眉,倚着箱子,半晌道:“你——H市早晚会被我们之间的哪一个还有军方接管的,你不可能永远一个人,蓝溪阁也不比别的差,还不如现在……”

    

  叶修摆摆手:“唉,到时候再说嘛!”说完又吸一口烟。

    

  “你不怕死?H市丧尸这么多,你再强也不可能单枪匹马冲出去的。”蓝河捏住鼻子说。

    

  叶修:“什么?你说什么?你捏着鼻子我听不清……”

    

  蓝河:“我说——靠,算了,爱来不来!”他有些生气,他堂堂蓝溪阁五大高手,第十区分会长,什么时候这么放下架子来求人加入的?这个叶修又算哪根葱,不领情就算了,还拒绝。

    

  他蓝溪阁家大业大,不差这么个除了身手好点什么都没有,还满嘴跑火车的人!

    

  蓝河三下五除二吃完饼干,拍拍手说:“再见——咳、我靠,咳咳……”他又被狠狠呛了一口烟,咳得眼泪都快下来了,边擦生理泪边气汹汹往外走。

    

  叶修:“哎呀小蓝,你别生气啊!”

    

  蓝河扭头吼道:

    

  “操你妈!老子叫蓝河,叫我会长!!”

    

   

====

  

  蓝不管再帅还是吃可爱多长大的!!

评论(6)
热度(64)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