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拟歌先敛,曲慰平生】

左情者

是你爱的十七岁

王也狂热母亲粉(但不产出)焦迈奇铁杆女友粉(但不产出)叶蓝文坑补全计划施工中……

伏绪 01

🐸重发,不一定要看
 
🐸我决定这么叫:蓝蓝在第十区打丧尸的故事
 

 
 
===

按节奏排的01,跟以前几乎是没有区别的。
 
今天会更新的章节T_T
 
===
 
 
01.
 

   
  “蓝河,城北有个纺织厂,这里是西南制药,一家化工厂……除此之外,还有家富士康。”系舟坐在副驾座,翻着一本五年前出版的地图册,回头和蓝河说。
 
 
  “就在这。”蓝河说。他穿着一身浅灰色的作战服,脖子上悬了个红绳玉坠,清秀俊朗,看起来就像个刚入学的大学生。
 
 
  车停在马路边上。通往厂区的马路被新长出的杂草顶得凹凸不平,钢筋被随意扔在路中央——钢筋来自左边一个没建完的工地。灯花夜从车上下来时吹了声口哨,说:“蓝河,这地选的不错啊。”
 
 
  蓝河拿笔在本子上记了些东西,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写字。他淡淡道:“我们蓝溪阁来得最早,当然选得到好的。”
 
 
  系舟说:“蓝河,先把东西卸下来?”
 
 
  蓝河啪一声把本子合上,说:“不了,把大家都叫出来,分配任务先。这次我们抢了个头,得好好利用。”他从车上跳下来,系舟站在他旁边。
 
 
  “我们比中草堂早了多久?”系舟说,“看你刚刚一直在算。”
 
 
  蓝河又翻开本子看了一眼,说:“差不多,半天吧。”
 
   

 
 
 
  后面的几辆卡车也陆陆续续开到了,灯花夜把他们都叫下来,按照组别排好。
 
 
  蓝河说:“雷鸣来了吗?”
 
 
  人群中站出来一个高个子,对蓝河说:“会长,你找我。”他高了蓝河约莫半个头,蓝河得仰着头看他。
 
 
  蓝河说:“一组,三组的人找系舟去,把厂区先清一遍。二组的人去找系舟领武器,二十分钟后在我这里集合,和我,雷鸣一起进城。”
  
 
  知月倾城皱眉,说:“蓝河,不至于吧,这才是第一天。”
 
 
  蓝河说:“就是因为今天是第一天,现在解散。”
 
 
 
 
 
  蓝河去把工作分配给了系舟,顺便从他身上顺了把车钥匙。系舟说:“蓝桥同志,刚才很酷。”
 
 
  蓝河小得意:“那是。”
 
 
  系舟说:“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嘁,你怎么跟老妈子似的,”蓝河笑道,“你管好大后方就好了。”
 
 
  系舟又说:“你拿走的那辆车里北斗还能连上,我已经把H市的地图发上去了。”
 
 
  蓝河说:“这么紧张干嘛?”
 
 
  系舟皱眉:“这次我不在,你要多小心。”

 
  蓝河想说,你来之前我还不是一个人?但看系舟神色颇认真,蓝河也不好说话呛他,只好随便应了一声,转着钥匙圈走了。
 
 
 
 
 
 

  蓝河这次来第十区开荒,统共带了三十余名异能者,其中二级异能者就有七名,而蓝河现在带的二组,除去蓝河,又有其中的四名。
 
 
  车里,雷鸣电光负责开车,副驾上坐了知月倾城。
   
 
  蓝河说:“H市是最早爆发丧尸潮的城市之一,第五军区和省属科研所都在这里。这次我们出来,地图我已经让系舟发到你们每个人的终端上了,你们注意查收。之前我在蓝溪阁的资料库里看到过,自三年前丧尸爆发后,H市便沦为了一座死城。
 
 
  “有关H市的所有情报,都全部是未知的。这次出来我只强调一件事:小心。千万不要大意,这里一切皆有可能。到了之后我们分小组活动,切忌单人行动,我不想到第十区的第一天,我们就有人失踪。
 
 
  “我们这次只在H市外围活动,大概是沿河北路到明堂路一带,到时候你们自己用终端看,听见了吗?知月重复一遍。”
 
 
  知月倾城说:“蓝桥,你不用这样的,大家都是异能者,自保是没问题的。”
 
 
  蓝河说:“知月,我是会长。”
 
 
  知月倾城一滞。

 
  蓝河静了一会,又说:“我想你们是不明白,这次行动有多凶险。千成就是从H市出来的吧?没记错的话。”

 
  千成点点头,表情凝重。
 
 
  “H市出事之前,流动人口有900万,现在数据里,还在世的只有5万。这个概念你们要明白……水给我喝一口,”蓝河接过水,灌了一大口。他觉得自己讲话讲得嗓子都干了,“剩下的895万去哪了?”
 
 
  没有人说话。
 
 
  “一个人,遇见数以千计的丧尸群,你躲得掉吗?”蓝河问。
 
 
  沉默。
 
 
  蓝河叹口气,说:“三人一组,千成,落秋和我一组,送日和雷鸣一组。”他又接着点了几个人的名字,车开到了,蓝河拉开车门跳下去,其他人紧随其后。
 
 
  蓝河打开车后备箱,拿了点压缩饼干和水便走出去,站到他们旁边。
 
 
  身后草丛处一阵窸窣,冒出一个腐烂的头。丧尸半边脸已被摔得稀烂,露出暗色的烂肉和氧化发黄的骨头。丧尸摇摇晃晃往这走,从腐烂的声带里发出沙哑的低吼。
 
 
  雷鸣电光端起枪,砰砰两个点射,丧尸倒下。
 
 
  知月笑着说:“雷鸣你枪法越来越好了。”
   
 
  雷鸣电光不答,从后座上取下一个耳扣递给蓝河,说:“会长,系舟刚让我给你的。应该是短波通讯仪?”
 
 
  蓝河接过来,说:“别人的呢?”
 
 
  雷鸣电光挠挠头,说:“呃……可能是新仪器,还在调试中吧。就这一个。”
 
 
  知月倾城笑道:“就一个?情侣款啊。”
 
 
  蓝河说:“你暗恋他?你要我给你啊,”他话音一转,道,“一会尽量少开枪,不要惊动市中心里的丧尸,下午四点原地集合,通讯仪随身带,终端调试好,懂?千成落秋跟我来。”他一挥手,也不看他们俩,径直往城市里走了。
 
 
  两人对视一眼,忙追上他的脚步。
   
 
   
   
   
 
  “不知道会长实力怎样。”落秋道。
 
 
  “你傻啊,”千成说道,“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能差吗?听说他是三级异能者……”
 
 
  两人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四周一片寂静,空气中徜徉着细小的尘埃,阳光穿透雾霭,投射出一条一条的光带,路上杂草丛生,一副落败景象。
 
 
  蓝河远远地走在前面。
 
 
  “这也没丧尸啊,哪有他说的那么玄乎,”落秋说,“还五大高手……看他长得那样,估计是会长的枕边人……”
 
 
  “别说了!”千成恼道,“安静点。”
  
 
  蓝河突然顿下脚步。
 
 
  两人一愣。
 
 
 
 
 
 
  蓝河等他们两人来后,才说:“热感应开了吗?”
 
 
  看来他没听到。千成松了口气,连忙打开。
 
 
  “以我们为圆心,半径三公里内,一个丧尸都没有,”蓝河说,“继续走。”
 
 
  系舟的声音从耳扣中传来:“蓝河,这里有古怪。左拐三十米,进那栋大楼,上天台。”
 
 
  蓝河说:“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你管我,要不要露一手给千成他们看看。”系舟说。
 
 
  蓝河说:“算了吧,这里又没有丧尸……物资检查好了吗?有没有缺的?我们拿点回去。”
 
 
  “缺弹药,”系舟没好气道,“你有吗?”
 
 
  蓝河在终端下连上了知月倾城的信号:“知月,你那里怎样?”
 
 
  知月倾城说:“我也刚想找你,蓝桥。这里一只丧尸都没有……”
 
 
  “没事,我这也是。”蓝河说。
 
 
  “去天台,蓝桥,”系舟说,“让他们小心。”
 
 
  蓝河又拨下一个键,对着终端说:“紧急情况,银光落刃,over。”银光落刃是蓝溪阁通用代号中的一个。
 
 
  蓝河说:“千成,落秋,跟我来。”
 
 
 
 
 
  天台。
 
 
  系舟说:“天哪……”
 
 
  偌大一个城市,如今已成了一座死城。视野所及处一片死寂,一个丧尸,一个活人都没有。
 
 
  风从楼宇间呼啸而过。
 
 
  “蓝河,这里数据显示第十区有十万计的丧尸,可现在,一个都没了,”系舟说,“这里看不到市中心,不然先撤吧,情况太复杂了。”
 
 
  “等中草堂的人来,找他们联盟?别逗了。”蓝河说。
 
 
  “那你想怎样?”
 
 
  蓝河说:“落秋,千成,你们去找雷鸣和知月,先回基地。”
 
 
  “那你呢?”两人异口同声。
 
 
  “我待在这,往里走看看……不能浪费这个先机。”蓝河皱眉,道。
 
 
  “你疯了!”系舟当即道,“你会死的。”
 
 
  “不会的,”蓝河说,“这里离基地不远,你们回去,再开辆车来停在老地方,我今晚前回来。”
 
 
  千成还想说什么,落秋扯住他,说:“是,会长。”便拉着千成走了。
 
 
 
 
 
 
 
  “你疯了。”系舟又一次说。
 
 
  “不是有你吗?技术工。”蓝河微笑道。
 
 
====
 
  之前宿友说有点无聊,刚看了一遍稿,似乎,确实,有点。T_T我会努力的

 
  开了个tag

评论(2)
热度(43)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