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拟歌先敛,曲慰平生】

左情者

是你爱的十七岁

王也狂热母亲粉(但不产出)焦迈奇铁杆女友粉(但不产出)叶蓝文坑补全计划施工中……

【叶蓝】极光闪耀之时 fin

🎄圣诞贺文   圣诞精灵蓝X小叶修
 
🎄算是小童话,后来慢慢地写成了白开水对话体😔
 
🎄那是个下雪的夜晚,没有苏沐橙,也没有苏沐秋。
 
 
 
======
 
 
 
 
  01.
 
 
 
  蓝河跑到队伍末端的时候,天上下了点小雪。他向下扯了扯帽子,雪落到尖尖的耳朵上,冰冰凉凉的,一下子化开了。后面还陆陆续续的有人跑来,不一会就把蓝河淹没在人群中了。
 
 
  有个人凑到他跟前,笑着冲他说了两句混账话,又一把把他推开,装得很熟络地跟他说:“还帮我占位啦?多谢了。”
 
 
  蓝河看着绕岸垂杨,心底止不住的冒火,想上去扯住他领子把他摔到地上,喊:“你算哪根葱!”但人越来越多,不少人都在看这里,蓝河不想徒生事端,只好硬生生捱下这口气,站到人群后头——这次真的是最后了。
 
 
  轮到他的时候,已经快到午饭点了。风裹挟着雪粒刮过冰原,地平线边缘隐隐露出些许光亮,深紫色的天空上挂着点点的繁星和一条银河。极夜已经过了一半了。
 
 
  蓝河接过两张表,那人问:“怎么了?”
 
 
  “圣尼古丁,我快受不了了,”蓝河郁闷道,“以后别叫我干这差使了。”他说着,蹲了下来,圣诞老人也挨着他坐下来,把他绿色帽子取下来,拍拍他柔软的发顶。
 
 
  “也给你一份圣诞礼物吧。”他说。

 
  “我可没袜子。”蓝河说。
 

  圣诞老人把他帽子调过来,说:“这不就是了?”他从雪橇后面拿了个礼物出来,塞进帽子里,又变魔术一般拿出顶新帽子戴在蓝河头上,“过了今晚再开。”
 
 
  蓝河声音闷闷的:“我们还讲究这些吗?”
  
 
  “这是传统。”
 
 
  蓝河站起来,拍拍身上大衣,说:“那圣诞快乐,先生。”
 
 
 
 
 
  
  到了晚上,蓝河把点好的礼物装进红色绒袋子里,给驯鹿套好了银缰绳。远方极光闪耀之处,不时有黑影划过长长的银河,隐隐的有唱诗班的歌声和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可以闻到烤姜饼人面粉和生姜的味道。鹿晃了下脑袋,脖子上的金铃叮铃铃地晃,蓝河又半跪着给鹿装填好金粉。鹿一低头,把蓝河帽子上的毛绒小球叼住了。 
  
  
  蓝河说:“别闹!”鹿又悻悻松了口。
 
 
  笔言飞路过,扯了扯他帽子上的小球,说:“还不走?”
 
 
  蓝河头也不抬,说:“笑雪刚咬过。”笔言飞顿时面如土色,撒手就走。
 
  
  蓝河站起来,拍拍手,把黑名单收进口袋里,俯身和鹿说了句什么,坐上雪橇。鹿凭空踏步,在天上绕了两圈,扑棱棱洒下一天空的金粉,便飞向跳跃的极光尽头。
 
 
 
 
 
 
02.
 
 

  鹿在半空停下。蓝河对着号,拿小袋子装了几份礼物,悄无声息地从雪橇中掠下,消失在夜色中。
 
 
  他身手矫健地翻进一户开了窗的人家,核对后将礼品盒放进小姑娘床边的袜子里。彼时已过了十二点,只有路上的彩灯亮着,寒风在漆黑的夜里呼啸而过,雪纷纷扬扬,被路灯照得苍白。
 
 
  这是独属于平安夜的孤寂。
 
 
  小姑娘在被窝里蜷成一团,像软绵绵熟睡的小猫。暖黄的床头灯映照出她半边柔嫩的小脸,和略带点浅橙的头发。蓝河注意到袜子下也放了份礼物,上面写了小姑娘的姓名。
 
 
  蓝河低头,亲了亲小姑娘的额头。
 
 
  “很好听的名字,”他轻声说,“圣诞快乐,沐橙。”
 
 
  说完,他轻巧地翻出窗户,踏上半空中等待多时的雪橇。 
 

  床上,小姑娘被子动了动。
 
 
   

 
 

  蓝河拿着最后一份礼物的时候,有点走神。他想,如果走规定的话,他的这份清单在十二点之前就该全部送完了。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绩效今年肯定是不合格。但他想通了,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他再也受不了绕岸垂杨了,回去他就辞职,去干点礼品包装信息采集之类的杂活。换言之,只要没有绕岸垂杨,哪儿都成。
 
 
  想着想着,蓝河迷路了。他有些无语,在表格上点了最后一个人的名字,顿时空气中出现了条蜿蜒的光带。
 
 
  蓝河沿着线溜溜达达地走。光线指向路灯下一个小男孩。
 
 
  这个平安夜异常的冷,彩灯水洗过一样褪色的光拉长了他的影子,无端的显得几分寂寥。少年蹲在路边,这样他就没有袜子来装礼物啦,他睡着了吗?都这么晚了,肯定睡了吧。蓝河这样想着。
 
 
  他没有袜子,为什么还在名单上?但不管怎样,他总得过去,把礼物放在他手心里吧。
   
 
  蓝河凑近了看他。雪纷纷扬扬,蒙了层雾霭似的深蓝色天空下,少年手中有明灭的红光。
   
 
  这么晚了,少年闭着眼。他的睫毛很长,雪落在他的发上,睫毛上,肩膀上,寒冷而温柔地融化了。他的手指修长而白皙,夹了根烟,闪烁的红光随着袅袅的烟消散在夜色中。
   
 
  他看上去还没有十五岁,顶多比那个睡得正香的小姑娘高上一个头。蓝河忽的就有些心疼。
   
 
  他把最后一份礼物轻轻放在少年脚边,低声道:“圣诞快乐。”
  
 
  他还想说很多,比如晚安好梦,愿你能不留在平安夜的寂寞中,有父母和彩色的圣诞树,温暖的羽绒被床头灯。但他怎么能说出来呢?这样会吵到他啊。
 
 
  
   
 
   
 
  “你是谁?”少年忽然抬头看他。
   
 
  他眼睛黑亮,像闪烁的星星,毫无睡意。
  
 
  蓝河被吓得差点心跳骤停。他向后退了两步,闭眼,睁开时已经平复心情,淡淡道:“蓝河。”
 
 
  “这是什么”少年拿烟那只手遥遥点了点礼物。
  
 
  “圣诞礼物。”蓝河走回来,在他身旁坐下。他手揉了揉少年头,“这么晚还不睡。”
   
 
  少年一低头,躲开他的手:“别碰。不想睡。”
 
  
  他眯眼,看天上寥寥的几点辰星,吸了口烟又悠悠吐出。
 
 
  蓝河坐在他旁边,也不说话,一大一小就这么发起呆来。
 
 
  

 
  “还不走?”少年一扬眉。
 
 
  “不想走,”蓝河诚实道,“坐会儿。”
 
 
  “哦,坐吧。”少年懒懒道。
 
 
  蓝河支着下巴,看雾蒙蒙的马路。做礼品分装会不会太累了,数据统计也不行,一年要上一半的班,太长了。他其实还是想什么都不干,坐在咖啡店看一天的书。这小孩说话真呛人,有点火大。估计挺穷的,连烟屁股都抽,这么小就成老烟民了,他会不会没家回?
 
 
  “别拿这眼神看我,我有家,懒得回而已。”少年忽然道。
 
 
  “为什么?”蓝河好奇道。
 
 
  “累,待着累。你还不走。”
 
 
  “我也累,”蓝河叹气,“你才多大,懂什么?”
 
 
  “不小了,四舍五入比你都大。叶修,”叶修熟稔一扳烟盒,递过来,“要吗?”
 
 
  蓝河摇头。
 
 
  叶修也就是问问,早就抽上了。他叼着根烟,含糊道:“你耳朵是尖的。”
 
 
  蓝河摸摸耳朵,点头:“嗯。你是圆的,不难受吗?”
 
 
  “……”
   
 
  叶修说:“你是谁?”
 
 
  “蓝河,”蓝河说,“哦,我是精灵,还以为你问我名字,圣诞精灵。给你送礼物的。”
 
 
  叶修点点头。表情平静,眼神恍惚:“哦。”
 
 
  半晌,他怀疑道:“我也有?”
 
 
  “对啊,喏。”蓝河手一指那个小盒子。
 
 
  “圣诞礼物不是给信这个的好孩子吗?”他摇摇头,嘲讽道。
 
 
  “对啊,”凌晨,有点冷了。蓝河揉揉耳朵根,“你不是吗?”
 
 
  “真不是。”叶修笑笑。
 
 
  “名单不会出错,别想太多,你很好。”
 
 
  “不觉得。”
 
 
  叶修把烟屁股摁在雪地上,喃喃道:“给错人了吧?我有个双胞胎弟弟。”他把耳罩甩到蓝河怀里。
 
 
  蓝河:“这是什么。”
 
 
  “戴耳朵上,暖和。”
 
 
  蓝河戴上去。第一次戴反了,他换一面,说:“我不怕冷。”
 
 
  “还我。”
 
 
  “不,”蓝河执着道,“圣诞快乐。我没给错人,就是你,不要怀疑我的职业素养。”
 
 
  “我逃学,”叶修说,“抽烟,网瘾,离家出走,前两天没钱,被网吧赶出来了。”
 
 
  蓝河揉他头,叶修低头躲开。
 
 
  “别难过了,不是你的错,你是好孩子,”蓝河说,“礼物都到了,圣尼古丁不会说错。”
 
 
  “那是谁?”
 
 
  “圣诞老人。”
 
 
  叶修再一次恍惚了:“哦,你真是精灵?”
 
 
  “真的。不信带你到天上飞一圈。”
 
 
  “算了,”叶修说,“恐高。我信你。别老说我是好孩子,反胃。”
 
   
  “好。”蓝河点点头。
 
 
  蓝河又说:“你在网吧打游戏?不回家?”
 
 
  “离家出走,”叶修被戳伤口,不耐烦道,“说多少遍了?你很烦,别问了。” 
 
 
  “好吧。”蓝河悻悻道。
 
 
  “……”
 
 
  “我只是不喜欢别人问我家事。我家里人不让我打游戏,我很烦,就跑出来了。”
 
 
  “跑出来之后,坐火车四处转转,上周刚到这,钱在网吧用完……别揉我头!”
 
 
  “你很可爱,”蓝河说,“虽然讲话很讨人厌,冷吗?”
 
 
  “不冷。”叶修嗤笑一声。
 
 
  “我再陪你坐会,天冷了我就走了。”蓝河说。
 
 
  “快走——”
   

  “你性格好差。”
 
 
  “我也觉得。”
 
 
  “其实还好。”
  
 
  “你好无聊。”
 
 
  “算了,我收回,”蓝河说,“不想和你讲话。”
 
 
  爱讲不讲,小叶修心里翻了个白眼。他懒得讲话,但是旁边坐了个人,感觉还是很好的。
 
 
  蓝河不说话,小叶修倒是想接着聊下去,他想问问蓝河,你住在北极圈吗?你有会飞的驯鹿吗?他还想告诉他,杭州有点冷,游戏很好玩但我是不是做错了?我要不要回家呢?叶秋在想我吗?但他怎么能说出来呢,他都长大了啊。
 
 
  结果还是蓝河先说话:“平安夜过了,你可以拆礼物了……”
 
 
  小叶修看他一眼。
 
 
  “我以前在书上看过,”叶修慢悠悠说,“圣诞礼物是我最想要的东西,对吧?”
 
 
  “这个……应该是这样的。”蓝河想到了那一堆礼品分装数据统计排表大数据的杂活,不确定道。
 
 
  “应该。”叶修哂道,摇摇头。他把礼物拿来,在蓝河面前拆开了。
 
 
  蓝河眨眨眼。
 
 
  “哎呦,不错,”叶修眼底泛上些许笑意,“你们很懂我。”
 
 
  “我不认识这个……”蓝河说。
 
 
  “自热饭嘛,没见过?”叶修一抬眸,斜着眼睛看他,“确实是我现在最想要的。”
 
 
  自热饭……蓝河还是没懂。不过他差不多猜出来了。叶修为什么想要这个?他是不是——蓝河想通了,没钱被赶出来,自然也没钱吃饭了。
 
 
  叶修麻利地拆开包装,把饭的保鲜膜撕开,菜包撕开倒上去,再把水包拿出来。
 
 
  “咦?”叶修突然怔住了。他扭头看蓝河,刚想说什么,却看见蓝河拿出来一个倒着的绿帽子。
 
 
  “我想起来,之前先生也给了我一个礼物……”蓝河自言自语,把帽子翻出来,里面是个小盒子。
 
 
  他拆开它。
   

  “这是什么?”蓝河莫名其妙。
 

  “就是这个!”叶修说。
 
 
  “啊?”
 
 
  “加热包,我这里正好缺。”叶修说。
  
 
  “那给你吧。”蓝河说。
 
 
  “就是给我的吧。”叶修笑道。
 
 
  他迅速把加热包倒到水里,饭包盖在上面,合盖子,不一会蒸汽蒸腾。
 
 
  蓝河看看天。
 
 
  “你吃吧,我得走了……太晚了。”蓝河为难道。
 
 
  “走吧走吧。”叶修漫不经心道。
 
 
  蓝河扎心。他站起来,把耳罩摘下来:“还你。”

 
  “送你吧。”叶修说。他看着饭,没有抬头。
 
 
  “哦……”蓝河难过道。你不看看我吗?我都要走了。
 
 
  不过他没说出来,他是大人嘛。
 
 
  “明年圣诞节,你还来吗?”叶修突然问。

 
  蓝河笑着点点头,但叶修看不见啊。他也不希望叶修看见。
 
 
  “圣诞快乐。”他只是说。
 
 

 
  

 
03.
 
 

  多年后,兴欣网吧。
 
 
  今年的圣诞活动奖品尤其丰富,叶修一群人通宵打到早上四五点才跑去睡。叶修不比包子那群小孩,人老了精力就是不如年轻人,一觉睡到下午才起。
 
 
  叶修打着哈欠走出门,刚推开门就听到一群人吵吵嚷嚷的。
 
 
  “诶不是我说,这东西难道不是该在你第一次晚上睁眼看见爸爸妈妈的时候就该不信了吗?”方锐震惊道。
 
 
  “什么爸爸妈妈??礼物不都是圣诞老人送的吗!”包子蒙逼。
 
 
  “你给我长点儿心吧……”陈果无语道。
 
 
  “他真的存在啊,”苏沐橙还在争辩,“我见过他的。”
 
 
  “是路上那种派传单的圣诞老人吧?你是不是记错了。”唐柔尝试解释。
   
 
  “没,不一样啊,”苏沐橙摇摇头,“他从窗户里进来的……”
   
 
  这么多成员,轮流轰炸都改变不了苏沐橙的执着和包子的无理取闹。
 
 
  莫凡从电脑旁边探出个头,冷冷看了大家一眼,说:“可以兑换活动奖励了。”
 
 
  大家纷纷上荣耀,关于圣诞老人存在与否的讨论就先搁在一边。
   
 
  莫凡小小声和苏沐橙说:“我也信。”
   
 
  苏沐橙点点头:“他本来就存在呀。”
   

  叶修在门口听了好一会,到底还是没进去。他叹口气,把网吧大门打开,出门买了包烟。
   
 
  今年的雪下的挺大,路灯上,树梢上,报刊亭的棚子顶上,都挂了细细软软一层白。路边缠绕着彩灯,商店的柜窗里摆着绿色的圣诞树。
   
 
  马路上坐了个人。雪纷纷扬扬,落在他的发上,衣领上,说不出的寂寞。
   
 
  叶修走过去。
   
 
  青年倚在路灯柱上,已经睡着了。
   
 
  叶修蹲下来,仔细端详他。青年眉眼柔和而好看,额发细细碎碎地盖住他的眼帘,他穿一件红色大衣,里面露出蓝色针织衫的一个小角。
  
 
  叶修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青年脚已经蹲麻了,一晃就重心不稳,不倒翁一样倒到叶修怀里。
  
 
  青年迷迷糊糊睁眼,莫名其妙看他。
  
 
  “你叫什么?”叶修低头看他。
   
 
  “……”青年费力把自己支撑起来,脑袋有点晕晕涨涨的,“蓝河,你呢?圣诞快乐。”
   
 
  叶修笑了笑。
  
 
  “叶修,”他说,“圣诞快乐。”
   
 
  他再次把蓝河拉进自己怀里。蓝河还有点懵,叶修抱住他,小声说:“其实,我也一直信的。”
 
 
  “信什么?”蓝河说。
  
 
  “没什么,”叶修松开他,“圣诞快乐。”
 
 
 
 
 
  =======
 
🎄终于又用回了我爱的圣诞树~
 
一般传说里的圣诞老人不叫圣尼古丁,这是比较小众的一种说法,因为它念起来比较好听
 
有点极地特快的设定,随便看看就好啦

评论(8)
热度(100)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