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白昼闪烁群星 03

*ABO

  

*有私设,高中老师叶蓝,老套的重逢梗

  

01      02

  

==== 

  


  03.暮雪

   

  昨夜的那场小雨半夜下得大了,但在空调机的嗡嗡震动声中听不真切。似乎是早上才停的,露重,空气中浮着透彻的凉意,沉甸甸全是水汽。叶修出门转了两圈,回来加了件大衣。起了雾,一缕一缕的烟朦朦胧胧地在两旁树的间隙中穿行。

   

  

  叶修走到学校的时候,天上还挂着寥寥的几颗晨星,是那种浅薄的蓝。他拿上登记表,大衣挂到椅背上出了办公室,站到校门口。时间还早,没什么学生,凉气透过薄薄的衬衫料子往皮肤里头钻,叶修眯了眼,看向渺茫的天际,琢磨着是不是该来根烟清醒一下。但身边走过的寥寥的学生又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叶修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本来是站在校门口的侧面的,后来就脚后跟一转,靠在后面一棵树上。树的阴影敷衍地铺在他身上,那身形看上去好像没骨头一样,懒洋洋没个老师样,细看又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的,盖不住那股挺拔的精气神。

   

  

  “诶,那边那个同学,你校卡呢?”他突然说。于是被叫到的同学就丧气地往这走,仗着跟叶修熟还念叨:“你凭什么不查别人的就查我的?”

  

  

  “几天没见胆子肥了,包荣兴同学?”叶修把表递给他,“来,签名。”

  

  

  包子于是低头签名。叶修懒得看他,抬头看向人群。人流走到学校门口便自动分流,一半进了他们这所市直属的重点中学,另一半则进了跟他们学校仅隔了一条马路的,蓝河在的那所私立中学。

  

  

  蓝河看见叶修投向他的视线,先小小地惊愕了一秒,再扯了扯围巾,好像熟人相见一样冲着叶修,尴尬且熟络地小小笑了一下。

  

  

  叶修冲他摆了摆手,蓝河想了想,也挥挥手,权当打个招呼。随后他就转身,消失在人潮中。

  

  

  包子把表还给他,看他笑得活像条大尾巴狼,不禁浑身上下一阵不自在,说了声老师再见便忙不迭跑了。

   

  

  叶修看蓝河走了,顿感索然无味,人都懒得查了,想直接晃悠回办公室算了。但来都来了,就得抓到底。他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一众学生身上,什么没带校卡的短校服的,一抓抓了一大堆。

   

  

  短校服的大多是小姑娘,过来签字的时候面上忍不住全是笑意。有个女同学忍不住叫了叶修,说,叶老师,你能给我你微信号吗?没校卡的基本都是男生,只顾着跟叶修扯皮:叶老师,今天这么有心情,来这抓人?

   

  

  叶修说,以后天天来,你放心吧。又跟小姑娘说,我不用微信。同学们便恹恹地走了。

   

  

  教学楼顶上那门老旧的钟,咔哒一声,往八点挪了一格。

   

  

  叶修看了眼手表,老保安一摁开关,大门咔啦啦往里合。后面还有几个学生眼看不妙,开始小跑。叶修开了小门,让他们一个一个记了名再进教室,再一抬头,对面浓密的树荫处,斜靠了一个人。他低头玩着手机,整个人都被阴影安静地笼罩了。

   

  

  这个角度看他模样不甚清晰,但还是有那种,骨子里散发出的熟悉感。

   

  

  叶修走过去,一巴掌拍他后脑勺上,说:“小远。”

    

  

  蓝河抬头看他,笑了,扯了扯围巾,说:“学长怎么还没回去。”

   

  

  叶修刚想说什么,却闻到一股干净,甜美,无端让他血液有些沸腾的omega信息素。这不同于他平日所熟悉的那种浅淡的,据蓝河描述,雪的味道的信息素,而是每个omega都有的,在即将进入发情期时,散发出来的单纯的omega信息素。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蓝河快要进入发情期了。

    

  

  叶修愣了愣。

    

  

  他本想出声提醒一下,毕竟这种气味omega本人是感受不出来的。但转念一想,信息素浓度到一定阈值时蓝河本人也能察觉得出来,他自己也就没必要提了。更何况,说这种话,让叶修感觉自己像个流氓。

    

  

  所以他只是云淡风轻道:“你没打抑制剂?”

    

  

  听到这个,蓝河有点尴尬。他想了想,说:“昨天回去太晚,忘了。今早打的,还要一会才能起效。来得太早怕被发现,没办法,只能在这里等一会。学长闻到了?”

    

  

  “唔,一点点吧,”叶修说,“很淡的,没事了。”

    

  

  蓝河迟疑一瞬,信了他的话,大松了口气说:“太好了。”他把脖子上围的那条围巾解下来,装进包里,又吐槽道:“太热了,要不是怕被人发现,我早摘了。”

    

  

  空气中的omega信息素顿时又浓了几分。

    

  

  行人不住回头,看向蓝河。叶修不着痕迹地往左移了点,挡住他们的视线。路人只是觉得,这alpha福气挺大,有个这么好的omega青年当伴侣。

    

  

  叶修注意到他后颈处有个针孔,说:“你打注射型的?”

    

  

  这人……蓝河真是无语了,怎么三句不离抑制剂的?他说:“这个效果比较好。”说着,他在树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来,叶修也坐在他的旁边。

    

  

  蓝河看了眼天,不知道在想什么。红色的太阳夹在大楼的间隙中,露个小角,雾渐渐散了,空气中的水汽也轻了许多。

    

  

  “学长毕业之后,干了什么?”他突然问。

    

  

  叶修说:“也没什么,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突然想到的。”蓝河安静道。

    

  

  叶修猜不出蓝河在想什么,他本不想回答这类问题,但身边干净甜美的omega信息素无端得让他愉悦,就说:“在外面晃悠了几年,开了个小公司,还打了会电竞,基本上什么东西都玩过了。后来跟老头约好的日子到了,也玩累了,就收了心,被勒令着回来当个老师。”

    

  

  顿了会,他又说:“其实老头对我挺失望的。”

  

  

  这也算心里话了。叶修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告诉蓝河这些事。

  

  

  蓝河知道叶修不需要安慰,说:“我……我跟学长不一样,我刚毕业,就被蓝雨录取了。也算是什么都不懂,对谁都是推心置腹的,有人不喜欢我,我也不在乎。后来有人故意设计我,把我弄出公司,想来也是我自作自受。倒是现在当个老师,也挺好的。”

   

   

  叶修说:“你就不怕哪天自己是omega的事,被人发现?比如,”他被自己大脑里突如其来的念头小小地吃了一惊,起初不想说,但细细一想,又不是不可能的事,实在是应该未雨绸缪,“在学校,发——”

    

  

  蓝河垂眼道:“那也算我倒霉吧。要真发情了,干脆就你标记了算了。”

    

  

  叶修皱眉,说:“你认真的?”

    

  

  “嗯,”蓝河说,看上去心情有些郁郁,“我先走了。”说完就站起来,欲走。

    

  

  “诶,等等。”叶修拉住他袖子。

    

  

  蓝河疑惑地看他。

    

  

  叶修又仔细感觉了下,那股腥甜的omega信息素已经差不多褪了,他松开蓝河的袖子,闲适地笑了下,说:“没事,你走吧。”

    

  

  蓝河被看得有点不自在,他揉揉后颈,说:“那再见了。”

    

  

  叶修在他后面说:“记得你刚刚说的话。”

    

  

  蓝河摆了摆手,意思是行吧,就这样吧。

  

  

  

  

  

===

  文风突变,都怪江东双璧 

  

  我要写两个临时标记和一辆车!立誓于此←

评论(3)
热度(20)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