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白昼闪烁群星 01

*abo

  

*有私设,教师叶蓝,老套的重逢梗

  

*大概,很小清新吧

  

  

  

暮雪

 

  天空中最后一抹火红隐到地平线下,电线杆上麻雀扑棱棱飞起来,划过渺茫的紫蓝色的天际。这个点学院路上已经少有人了,叶修理好教案,关上办公室的灯。窗外繁密厚重的叶的缝隙中隐隐有车灯的光点闪烁,在雨后的空气中,蒙上一层湿润朦胧的光。

  

  值班室的老保安笑着和叶修聊了几句,摁下开关,侧面的铁门啪一声打开,门外夜色中音乐站了个低头玩手机的人,屏幕映得他半张侧脸发蓝。天色不早了,这个点只能是学校里的老师。叶修不禁仔细端详了他几眼,如果是他们学校的,他可以看看,能不能带他搭个顺风车。

  

  刚想着,就有辆车在那年轻老师身边停下,明晃晃车灯一瞬间照清了他的侧脸,随后又暗淡下去。那一瞬间露出的小半张柔和清秀的脸,和学校里任何一个老师都不同,却又无比地熟悉。

  

  叶修愣了愣。

  

  年轻老师拿手机在那司机车窗前晃了晃,正打算坐进车,身后却传来一道有几分不确定,带着点茫然的声音。

 

  “……小远?”

 

  蓝河回头,看见来人后也有几分惊讶,随即他点点头,动作神态都与以前无二。

 

  “学长,好久不见。”他笑着说。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黄昏,封魔时刻,那种半明半暗树荫下幽深的气息此时仿佛凝结成雾,配合着年轻教师身上说不出的冷冽的信息素气味,还有明朗的旧日时光一起,在叶修脑袋里缓慢地融合在一起,反应成一种更难以描述的物质,融化在了粘稠的夜色里。

 

 

 

  蓝河第一次遇见叶修的时候,天上在下小雪。他拿着那份元旦的表演单,手指尖冻得发红。树上盖着层雪,蓝河南方来的,见了好奇,忍不住拿手去够。雪轻,一碰就掉下来了,落到地上,化成一块湿湿的小点,不一会就消失了。

 

  身后突然有人在笑。蓝河有点尴尬,回头看那人,说:“学长,学生处在哪啊。”没想到一看就愣住了。叶修给他指了路,却发现蓝河好像没听见,一直在发呆。叶修就招手拉他回神,又给他讲了一遍。

 

  蓝河愣愣点头,末了又忍不住问:“学长,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那个alpha摆了摆手便走了,蓝河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带来的这张表演单,就是要交给他的。

 

 

 

  “学长居然跑去当老师了,”青年垂着眼帘笑了笑,“真没想到。”

 

  叶修挑眉,问:“不行吗?那你觉得我该去干什么?”

 

  “反正不该是老师。”蓝河说。

 

  “我也是被逼的……你呢?之前听说你在外企工作,怎么又来当老师了?你一个ome……”叶修说到一半又停下了。当今社会的性别歧视已经淡了很多,但omega不能从事的行业却依然存在,教师就在此列。叶修之前推测,可能是存在安全隐患吧,毕竟alpha学生和omega老师……

 

  蓝河倒是很大方:“之前在蓝雨太累了,成天都是勾心斗角,有个人一直看不太爽我,就把我搞下去了……在学校挺清净,我们家托了关系,才能瞒天过海,来这混个高中老师当当。至于omega,这个每天都在打抑制剂,生怕被发现呢。”

 

  抑制剂吗,叶修不由又想起了刚才在校门口闻到的蓝河的信息素味道。

 

  “时效是一个月,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天,不过本来我信息素也很淡,应该闻着还好吧?”蓝河说。叶修点点头。

 

  相对无言,过一会蓝河又叹口气,感慨道:“世界真小。”

 

  “是啊,”叶修也叹道,“世界真小。”

 

  过了这么多年,谁能想到他们俩还能重逢呢?

 

  蓝河想了想,笑着说:“上次见到学长,还是三年前呢。想想还和昨天发生的一样。”

 

  三年……蓝河这么一说,叶修倒是想起来了,他调侃道:“你那个蓝桥春雪的号呢?还在用吗?”

 

  “没,早换号了。”蓝河说。

 

  他变成熟了,叶修想,不是以前那个什么事都挂在脸上,一戳就脸红,青涩懵懂的少年了。不过人稳重点也好,总不能一直待在象牙塔里,永远长不大。

 

  蓝河低头看了眼时间,叶修说:“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蓝河也不好拒绝,点点头说,那就多谢学长了。

 

  叶修出去发动车,蓝河想先结账,侍应生说叶先生来时候就结好了。蓝河叹了口气,果然,学长还是学长。

 

 

 

  叶修打开空调,空气流转起来。也许是因为抑制剂快过时效的缘故,或是他对许博远的信息素气味太过敏感,他总能闻到空气中若有如无的那股浅淡的,蓝河信息素的味道。蓝河支着下巴往窗外看,一掠而过的霓虹灯招牌把他侧脸映得忽明忽暗,如一场光怪陆离的梦。成年后omega的身形线条都会变得柔和,遑论蓝河这种AO家庭出来的标准omega。经年不见,蓝河好像永远长不大的少年,看上去反而要年轻一些。

 

  “小远,”叶修输了导航,“你家离我家挺近。”

 

  “是嘛,我才搬来没多久……学长是在隔壁重点中学教书的?”许博远问。

 

  “是啊。”叶修发动车。前方密密一片红灯汇成的海洋,下了点小雨,雨滴噼里啪啦打在车窗上,把红灯也映得模糊了,光点像滴在宣纸上的红墨,在夜里晕开了。

 

  “还是教英语?”

 

  叶修漫不经心点了下头。他单手扶着方向盘,另只手打开车上盒子拿了条烟,想想又塞回去。蓝河说:“我不介意的。”叶修淡淡道:“算了,没意思。”他眼睛看向前方车流,又好像略过了它们,看向夜色中渺茫而不真切的事物。黑眼珠像罩了层朦胧的雾。

 

  这样的夜,这样的人,这样安静的空间,蓝河靠着车窗,不经意就睡着了。

  

  

  

  

  =====

  

披着ABO皮子的小清新

大概是单数章现在双数章过去

题目是歌词:)

希望有下文

想评论找我玩吗!

评论(11)
热度(38)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