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过七夕和你一起看烟花大概要表白吧(fin)

*提前发的七夕贺文
*原著向,9000字,放心食用(*╹▽╹*)

  

  

  01.把你赔给我
  

    蓝河心头憋着一口气。他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突地直跳,好像下一刻就要跟着心跳一起蹦出来,喷屏幕一汪血。

  
 

    最好还能从网线传到屏幕对面那人的屏幕上,让他也感受感受他现在的心情。
 
  
 
  【大神,】他键盘直敲得噼里啪啦响【我记得两天之后您还有比赛的吧,这个点还来上线,您真有闲心!】
 
  
 
  所谓“屏幕对面那人”在蓝河看不见的地方架上二郎腿,慢悠悠吐了个烟圈。他手放在键盘上,那手骨节分明,修长细腻,对着光拍张照就能直接上报。
 
  
 
    那人敲字的声音反而没那么大,【哪啊,这次真的是路过】
 
  
 
    【是,路过就能让您最后一秒抢了我打了两个小时的boss的最后一击,您运气可真好!】蓝河竭力忍住自己发一个加强连的感叹号的冲动。
 
   

    【可不是】叶修懒洋洋笑了,添了个嘿嘿笑的表情。
 
   

  “许博远!键盘不要钱的?别拍了!”笔言飞吼道。
 
  
 
  蓝河改为愤愤砸了一声桌子,砰!屏幕抖了三抖,震得电脑上那个嘿嘿笑的表情都颤抖起来。
 
   
 
  他真是……他真是想不到!叶修叶指导退役后当了兴欣的指导,得了闲就开始重操旧业,继续满世界抢boss,还美其名曰:为兴欣增加战略储备。
 
 
  储备个屁!这是光天化日耍流氓!叶修升级了,变成v2.0神之领域噩梦君莫笑,八十级千机伞,打上十二个各职业高伤大招,逢人一套秒,伤害比单职业玩家都高——是的,八十级。荣耀在半个月前又一次更新了等级,天杀的兴欣第一个武装的不是沐雨橙风的吞日,不是海无量的静月,更更更不是毁人不倦的十六叶——是千机伞!蓝桥春雪作为荣耀第一跟君莫笑有缘的角色,有幸在八十级的第一天就撞上了君莫笑,深切感受了被八十级千机伞杀的快感。
 
 
  凭着神出鬼没的兴欣公会和叶修大神,在八十级的材料储备上,兴欣自然又是远远走在各大战队前面。
 
  
 
  蓝河并不是不能理解,诚然兴欣现在才起步,公会实力远远不及他们蓝溪阁这种经营数年的大公会,材料匮乏也是真的……他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君莫笑大神,明明有碾压他们这群菜的实力,却偏偏要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躲在个地方,守他这个Boss的最后一击。
  

  说起这个boss,蓝河更来气。
  

  他这完全是运气爆棚,刚出了个副本,下一秒就碰上了boss。蓝河开始还庆幸呢,在这各大公会都在争抢Boss的紧要关头,他能在这么个穷乡僻壤,撞见个才刷新的野图boss,多难得,多好,多能为公会做贡献——正好还是个剑客系的Boss,卢瀚文的焰影需求表上,白纸黑字地写着他爆出的这一个,刚被叶修扛着千机伞抢走的,就差这一个的材料。
 
 
  蓝河牙都要咬碎了。
  

  他真是又气又郁闷。想发火,对着眼前这个无赖,也发不出来。
 
 
  要是平时,这口气他咽咽也就算了,可那是雪燕沉木,焰影的最后一样材料……
 
 
  【大神,我们打个商量吧】他喝了口咖啡平复情绪,打下字后又有点忐忑。
 
 
  【这个boss,起码我们蓝溪阁也算是出过力,你就这么一个格林机枪抢走了,于情于理,都不太好……】他皱着眉,组织一下词语【不如,这个boss我们蓝溪阁不要了,但雪燕沉木,大神你得给我们】
  

  叶修说【雪燕沉木,剑客系的,给黄少天冰雨用?看不出来,小蓝你还是黄少天的粉丝啊】
  

  蓝河忍气吞声【大神,我一个蓝溪阁的人,职业是剑客,你说我能是谁的粉丝?】
 
 
  【我啊。】叶修说。
 
 

  【……】蓝河手一抖,端着的咖啡差点泼出来。他强行把话题扯回来,心说,大局为重,战队为重,一时的服软不代表永远的……【大神,兴欣又没有剑客,你就当做做慈善,我们只要那一个材料……】
 
 
  叶修回复来得很快。
   

  【哎呀小蓝,仗着我们关系好,想我做个顺水人情?没看出来,你还是个人精啊!】
 
 
  【滚!!!!!!!!!!!!!!】
  
  
  这是一条有声音的信息。
 
 
  蓝河暴怒之余又有点郁闷,他感觉自己似乎被调戏了,而且他还不能说什么,毕竟他现在是有求于人……他泪流满面,【大神,咱们能不能和平交易,就像以前那样不是挺好的吗?我也没想着占你便宜……】
 
 
  【好啊,你等等】叶修干脆道。
 
 
  叶修叫蓝河等,蓝河就乖乖等着。他知道,以叶修的为人,开出的价格绝对是公道价。
 
 
  片刻,叶修传来一份doc文档。果然如此,蓝河衔着微笑,点开文档。
 
 
  【我靠!!!!!叶修你他妈的抢劫啊!!!!!!!怎么可能!!!!!!】
 
 
  他知道个屁!
 
 
  【嫌贵?】叶修这边发来一句。
 
 
  这他妈不废话吗!!!!!蓝河一口血喷到屏幕上。
 
 
  【嫌贵也可以,咱们换个交易方式】
 
 
  【?】蓝河打个问号。
 
 
  【过两天,就把你赔给我吧】
 
 
  蓝河蓦一下傻住了。他手放在键盘上,一时不知道敲下什么字好。
 
 
  【就这么说定了,两天之后,下午六点半,在这个地方等我】说着,叶修附上了一张手机截图,G市某某酒店,某某号房。
 
 
  随后是雪燕沉木的交易请求。
 
 
  蓝河有点懵,习惯性点下了确认。
 
 
 
 
  02.约你妈的炮
 
 
  蓝河,真名许博远,G市大学毕业,生命科学系高材生,现任职于蓝雨俱乐部公会部,此时,遇到了他二十二年中第一个人生危机。
 
 
  ——他被叶神约炮啦!
 
 
  蓝河看着电脑上叶修发来的那张写着房号的截图,下巴下一刻就咣当一声掉到桌子上。许博远小同学僵硬着把下巴安回自己身上,感觉自己的手都在不受控制地发抖。
 
 
  这……这算什么事啊!肉体交易吗!原来叶神是个给啊,可,可他不是啊……但他都答应叶神了,总不好不去……等等,其实也有可能是叶神在开玩笑,但也有可能不是……
  

  总之,蓝河很纠结。
 
 
  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但是,既然叶修都把雪燕沉木给他了,那不管怎样,他都得去跟叶神当面道个谢。但是但是,万一真的是约炮怎么办啊!
 
 
  他很想把这个劲爆的消息跟公会部的好朋友们分享一下,但碍着叶神的脸面,这事儿还真不好往外头说。蓝河只好把忐忑的心情摁回胸腔,任它在里头翻滚叫嚣,激起一层一层滚烫的浪。
 
 
  众所周知,作为一个热爱诗和远方的理科男,许博远小同学的想象力可以说是十分丰富的。两天的时间,足够他想象出一篇八万字的纯肉文,比如芙蓉帐暖,翻云覆雨云云。他可以安慰自己,叶神就是开个玩笑,但这阻止不了他不羁的想象力顺着杆子继续往上爬,最后构造出一个有血有肉,荒谬中又带着合理的黄色剧情。
 
 
  ——蓝河站在酒店门口,脚有点发抖。
 

  要冷静,深呼吸,深呼吸。
 

  蓝河告诫自己。
 
 
  他倒是希望叶修在开玩笑,什么把自己赔给他,都是一场梦。
 
 
  他鼓起勇气想敲门,但那点胆量也就够他抬起手,还没来得及握成拳头,就又软软垂下去了。
 
 
  如此反复。
 
 
  许博远小同学此时,大脑中,不可避免想起了他前两天YY的产物。越想脸越红,越尴尬,越觉得自己是个傻逼,还是个神他妈小受。许博远唾弃自己的黄暴,居然还YY自己和叶神,搞得他们俩好像还真有点啥似的,真是……太太太傻逼了。
 
 
  “咔擦。”
 
 
  正想着,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叶修拿着条毛巾,像刚洗完澡,穿一身松松垮垮的棉质休闲服,发梢上挂着水珠。他莫名其妙看蓝河:“小蓝啊,来了就敲门啊,杵门口干嘛,当保镖?”
 
 
  他说话时喉结上下滚动,水珠便顺着动作留下,在锁骨处留下一条湿漉漉的痕迹,滑进了领口里面。
 
 
  蓝河脸一下子爆红:“叶神!我我我……我没有我不是……”他脑子里那一堆淫秽画面滚动速度加快,晃得他眼花缭乱,眼冒金光。澡都洗了,下一步是不是直接开炮的啊!
 
 
  “进来啊。”叶修眯了眯眼,居高临下瞟了他一眼,眼里神色幽深,转身进了房间。
 
 
  蓝河有点懵,愣愣跟上。
 
 
  叶修丢下一句他先换身衣服就进了卫生间,留蓝河一人坐在大床上。酒店雪白色的床单晃得蓝河更晕了。他想,这是不是《亿万老婆买一送一》之类的情节,总之,二话不说直接开干?他是不是也该留一百块,或者,叶神留一百块。他觉得自己有点像言情小说里的女主,啥话都不会说,就会懵逼。
 
 
  可他许博远其实不是一个很喜欢懵逼的人,好歹也是个理科高材生,哪能轮到他懵逼的份?实在是叶修这人太高明,太高深莫测,他一点都摸不着套路。唉,蓝河叹口气,颇感生活艰辛实属不易,与人之交流更属难中之难,还是道行不够。
 
 
  “想什么呢?”叶修风轻云淡说,“还不带哥吃饭去。都快饿死了。”
 
 
  叶修换了身出门的衣服,戴上个能挡住大半张脸的墨镜,他一扬下巴:“还不走,把你绑来当导游你当白干的——不然你以为我叫你来干什么,嗯?”说完话又愣了愣,恍然道,“哦,看不出啊小蓝同学,你这个思想,有点不对啊……你是不是觉得我——”
  

  “没有!没有的事!”蓝河立马否认,面红耳赤蹭一下站起来,道,“叶神你饿了吗,我知道附近有家粥店,煲的粥特别好喝,我带您去喝吧,大神!”他快步走到叶修前面,叶修只能看到他柔软黑发下一点红得发烫的耳垂。
 
 
  叶修站在他后面,笑得颇有几分意味深长。
 
 
  蓝河脸有点烧。
 
 
  他深深地为自己脑子里那一堆不着调的东西忏悔。蓝河觉得自己得端正端正自己的态度,他之前显然是把叶修叶大神想得太不堪了,叶神他只是用词有点模糊而已……
 
 
  此时还没到饭点,蓝河所说的那家粥店里人并没有很多。蓝河看了不免暗松了一口气,要是人多,叶神被认出来了就不好了。
 
 
  蓝河转头对叶修解释道:“叶神,这家店平时人很多的,只不过现在还没到点……你要点点什么?”
 
 
  叶修已经挑了个位子坐下了。他看着菜单,皱皱眉头:“我也不太懂,你帮我选吧。”
 
 
  蓝河想想,照着印象里这家店做的还不错的东西点上几份。无非就是些肠粉和粥。点完菜他坐回来,撑着下巴看叶修。叶修被他看得有点毛骨悚然,摸了把自己的脸,又看看他:“怎么了?”
 
 
  蓝河摇摇头:“没什么,叶神,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要我……”
 
 
  “这个啊,我说是预谋已久的你信吗?”叶修说。
 
 
  “不是吧,你是不是对我有企图啊。”蓝河笑道。他学乖了,对叶修这一堆仔细琢磨有点莫名的话,他决定大方一点,顺着玩笑开下去。不然他要是一当真,就不好了。
 
 
  果然,叶修认真地点头,说:“对啊。”
 
 
  蓝河看着这气氛还不错,心有点痒:“那我有没有这个殊荣加您微信啊!”
 
 
  叶修再一点头,说:“那当然,蓝团长下的令,肯定是得答应的。”
 
 
  蓝河有点面热,也不知叶修是从哪听来的“蓝团长”这个说法。这三个字放到叶修嘴里好像马上就变味了,漫不经心的调侃,带着一点戏谑……总之,听着就是很有点脸红的意思。
 
 
  蓝河掏出手机,忙不迭转移话题:“大神,我扫你还是你扫我!”
 
 

 
03.周泽楷,借个钱呗
 

  如果我们真要深究“叶修为什么会喜欢蓝河”这个问题,大概就要追溯到一年前了。那是一段着实纠结漫长的时间,困扰了叶修好长一段时间,但好在结果没出什么大差错。
  

  而此时的叶修,在面对蓝河帮他点的肠粉。他挑了一筷子肠粉,蘸蘸汁塞进嘴里,半晌皱眉:“这啥玩意啊……”
 
 
  蓝河道:“叶神,肠粉这种东西你们北方人可能吃不太惯……其实很好吃的,要不你再试试?多吃一点就好了。”
  

  正说着,菜上齐了,蓝河也有点饿,低头吃他那一份。
 
 
  叶修突然说:“诶蓝啊。”
  

  蓝河:“嗯?”
 
 
  “你说这顿是不是该你请客啊。”叶修说。
 
 
  蓝河一口粥顿时哽在脖子里,狂咳。叶修也没想到他反应那么大,连忙给他拍背顺气。
  

  蓝河艰难道:“能报销吗?”
 
 
  叶修遗憾道:“大概不能,不过用你的私房钱给大神请客,应该是你八辈子修不来的福气吧!”
  

  蓝河吐血:“叶神,我谢谢你全家!”
  

  叶修吃东西的姿势很标准,大概是小时候在家里培养出来的。蓝河支着下巴看叶修的手出神,骨节分明修长白皙,还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指腹上有被键盘磨出来的一层薄薄的茧……真的是一双很好看的手啊。蓝河叹气。
  

  “诶,”蓝河喊他,“叶神,你怎么突发奇想想来逛G市?你不已经来过好多次了吗?”
  

  叶修放下筷子,摇摇手指,高深莫测道,非也,非也,此一时非彼一时……
 
 
  哦?此话怎讲?蓝河配合道。
 
 
  “陪我的人不一样嘛。”叶修说。
 
 
  蓝河倒:“大神,看来我在您心里地位不是一般的高啊!”
 

  “可不是!”叶修严肃道,“你比别人重要多了!”
 

  “……”蓝河一滞,顿时说不出话来。
  

  “你想想,跟黄少天出来逛,一路净捂耳朵了,啥都看不见。就不如带上个保姆,陪吃陪聊还给付款……”叶修又慢悠悠接道。
 

  蓝河咬牙道:“那我真得谢谢您高看我了,您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会请客!”他就知道叶修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电竞大神月入百万的,还求着别人请客,真是不要脸。
 
 
  “哎呀,你不会觉得雪燕沉木这么简单就算清了吧。”叶修提醒道,意思是,这顿饭你请,天经地义。
 
 
  蓝河说:“我出场费很贵的,你还该倒贴我钱呢。”一提这个他就来气,那个boss是他的啊,叶修还来扯这些有的没的。
  

  “是挺贵的,不知道我买不买得起啊。”叶修说。
 
 
  蓝河一本正经回答:“再加一个周泽楷,差不多就够了。”
 
 
  “是嘛,那我敢情还得去借钱啊。”叶修琢磨着。
 
 
  “借钱?”
 
 
  “借钱买你啊!”叶修说。
 
 
蓝河一时又说不出话了。

 
  “就当雇个保姆,能看家还能管工会,去当蓝溪阁的卧底,想想可能还赚了,”叶修站起来,呼噜了他一把脑袋,“走了。”
 
 
  蓝河刚想骂他滚,闻言又一愣,抬头看他:“不结账吗?”
 
 
  “微信啊,”叶修指节轻叩桌上二维码,“你很落伍……”
 
 
  “……”蓝河无语。 
 
 
两人走出门,初秋的夜风吹在两人身上,吹散了蓝河脸上那么一点热气。树影婆娑,叶片中透露出路灯暖黄色那一点光,月明中天,给他们两人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蓝河跟在叶修后面,心中揣揣,没有人说话,倒也有种别样的宁静。
 
 

  “叶神,”他终于忍不住,叫了叶修,“我们这是去哪啊……”
 
 
  叶修回头看他,莫名其妙道:“不是你带路吗?”
 
 
蓝河:“……”
 
 
  蓝河突然感觉一阵气血翻涌。
  

  “这附近也没什么好看的,不过前面左拐有个夜市,你要去吗?”他说。
 
 
叶修想想,说:“去吧。”
 
 
 

  其实每个城市的夜市都差不多,一条说长不长的小路,片刻便走完了。出来时蓝河左手提了一大袋子羊肉串,据说是带回去给春易老他们吃的,右手捧了杯两块钱的热奶茶,叶修则是拿了一份热气腾腾刚出炉的章鱼烧。
  

  月凉如水,蝉窝在看不见的地方嗡嗡地叫。
 
 
  “叶神,我还没想过有一天能和大神一起买奶茶呢,感觉……很不真实。”
 
 
  叶修的脚步比较快,蓝河要往前快走几步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是吗?”叶修在前头悠然道,“还有更不真实的呢。”
 
 
  “啊?”
 
 
  叶修话音一转:“你找得着回酒店的路吗,导游?”
 
 
  “嗯,直走就好了。”
 
 
  正说着,前面就出现了那个酒店的轮廓。叶修站住脚步,回头看他。
 
 
  “明天中午见,小同学。”叶修若有所思,道。
 
 
  蓝河一脸问号。
 
 
  “你这导游当得真不靠谱,晚上回去给我好好想想,明天带你金主去哪玩。”叶修说。
 
 
  原来是这个意思,蓝河不免有点索然:“哦。”
 
  
  叶修笑得眼睛弯成一道芽,揉揉他脑袋:“那我走了,晚安。”
 
 
  蓝河作势要踹他,但碍着手上有东西不好出手,只好拿眼睛瞪他。叶修哈哈大笑,摆摆手走了。
 
  

 
 

04.别叫我叶神
 
 
  叶修拿着那盒章鱼烧,敲了敲苏沐橙的门。苏沐橙放他进来,接过那盒章鱼烧。
 
 
  “怎么样啦?”苏沐橙扎了颗丸子塞进叶修嘴里。
 
 
  “还不错……加微信了。”叶修嚼完了,说。
 
 
  “没事,慢慢来,来日方长,”苏沐橙笑笑,又自己吃了一颗,“你去小摊上买的?”
 
 
  “还不是你自己挑,非要吃那种地方的。”叶修无奈道。
 
 
  “你说我拿去给莫凡吃,他会吃吗?”苏沐橙若有所思。
  

  “会吧,大概。”叶修想了想,答。
  

  “那我去了!”
 
 
  “去吧,我也走了。”叶修站起来,给她摆摆手。
 
 
  回房间后,叶修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给蓝河发了一条【到了?】
  

  好一会,蓝河的回复才来。
 
 
  【呃,刚到……很晚了,叶神早点休息,明天还有比赛】
 
 
  蓝河有点心虚,回得有点慢是因为他刷叶修朋友圈去了。殊不知他自己的相册也被叶修翻了个底朝天。
 
 
  【我又不用比赛】叶修回。
 
 
  【叶指导真是心大】
 
 
  【应该的】
 
 
  不得不说,叶大神这人真的没有架子,蓝河老是不由自主把他当成自己一个朋友来看,好几次都忘了叶修那层大神身份,搞得他心一上一下的。
 
 
  【叶神,我查攻略去了,晚安!】他回道。
 
 
  【攻略?】

 
  【看看明天去哪啊,叶神想爬山吗?】
 
 
  【不要】叶修回的很快【还有,别叫我叶神】
 
 
  【那叫什么?君莫笑?】

 
  【叶修就好】
 
 
  蓝河想不出要回什么了,他觉得自己做人做得很失败,叶修一句话就能搞得他手脚无措。蓝河在床上滚了两圈,企图让自己的脸降温……等他拿回手机时,却发现叶修又回了一句。
 
 
  【你说你个G市本地人,带别人出门居然还要上网查攻略,我真瞧不起你】
 
 
  【……晚安晚安晚安!】
 
 
  意思是,快滚快滚快滚。
   
  
 

05.情侣圣地情侣照
   

  第二天,兴欣对蓝雨,客场,4:6。虽然这只是一场小小的积分赛,公会部众人还是很开心,约了一起去隔壁小店来顿小的,蓝河想着叶修跟他约定的时间,跟春易老他们说了声有事,春易老他们就勾肩搭背走了。
 
   
  蓝河正送走他们,叶修就架着个大墨镜来了。蓝河忙收敛了脸上神色,正色道:“叶神,胜败乃兵家常事……”
 
 
  叶修看起来倒没什么不好的,呼噜了把他头发,说:“走了。”
 
 
  蓝河在他后面扒拉头发,说:“叶神,我想了想,你想去千波湖吗?荣耀取景地……”

 
 
  “叫我什么?”

 
 
  “叶修。”蓝河忙改口。他也琢磨不明白叶修是怎么想的,也许叶修觉得他们俩是朋友,老是“叶神”,“叶神”这么喊,显得生疏吧。

 
 
  叶修这才满意,一扬下巴,说:“带路。”

 
 
  蓝河觉得叶修有点拽,拽欠拽欠的,看得他有点牙痒痒。偏生雪燕沉木他也收了,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两天还得好好伺候这位爷。

 
 
  但一想到也就两天,他又有点可惜。怎么不能再久一点呢?

 
 
  他连忙跟上叶修步伐。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街上,叶修墨镜挡住了大半张脸,露出的下颌线条流畅好看,身后又跟了个清朗俊秀的小青年,看起来就像大明星后头跟了个马仔,引得路上的人频频回头。

 
 
  蓝河有点不安:“大神,他们是不是认出来你了……”

 
 
  叶修摇摇头,我不知道啊,应该不会吧。

 
 
  蓝河还是觉得不安心,叫了辆出租车。叶修有些讶异,说你不是说十分钟就到了吗?蓝河郁闷道,对啊,但是安全为上,是吧。

 
 
  出租车司机打趣道,什么安全,你们是特工头子吗?跑去交接任务?他用的是白话,叶修没听懂,蓝河倒是用白话回了句是啊,这都被您猜到了。司机顿时就乐了,这也是个戏精,两人顿时就开始用白话开了串地下党的大戏。

 
 
  叶修听得云里雾里。

 
 
 
  
  千波湖。

 
  太阳像撞碎了一样撒在湖面上,水面上好像有流动的金光。往来行人各异,却都成双成对,撑着淘宝爆款的黑胶太阳伞,仰着脸对镜头比心。蓝河自己也说不出来,他是被这大太阳闪到了,还是被往来的情侣闪到了。

 
  蓝河有点郁闷。他也没想到,这里居然是个情侣圣地。

 
  叶修泰然道:“没关系啊,又不关我们事,还是说你也想试试?”

 
 
  “不我不是我没有——等等别!”蓝河连忙解释,但叶修摘下墨镜,十分迅捷地揽过他的肩膀,比了个心。

 
 
  咔擦。

 
 
  蓝河说:“给我看看!”叶修把手机递给他,照片把蓝河拍得有点傻,更像抓拍,叶修摆的是练出来的职业微笑,但细看又有点很舒服,很由衷的愉悦。蓝河说:“我靠,我怎么长这鬼样子。”叶修笑道:“挺好的。”

 
 
  叶修又看了看,煞有介事道:“发哪啊?微信还是微博?”

 
 
  “发什么?”

 
 
  “公布我们俩的关系啊!”

 
 
  “啊?”蓝河脑子有点没跟上,半晌明白叶修这是在开玩笑,也就顺着他的话往下接,“大神,你终于决定要公开了,不怕你父母反对吗?”

 
 
  “为了你,都值得,”叶修深情款款道,“还得跟周泽楷借钱呢。”

 
 
  “算了,给你打个八折,别老借人家钱,不好……还是发微博吧,微信你爸妈看见了不好。”蓝河正经道。

 
 
  “好。”说完叶修就拿手机操作起来。他比蓝河高约莫半个头,手机又有反光,蓝河一时也看不见他在干嘛……反正就是瞎点点东西装装样子吧,蓝河想。

 
 
  叶修突然说:“蓝啊,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蓝雨大败兴欣的日子呗。”蓝河笑。

 
 
  叶修只是笑笑,不答,又伸手推他:“走了走了。”

 
 
  “走去哪?”

 
 
  “关系都公布了,要有人来棒打鸳鸯了……”叶修说。

 

  “我靠,你真发了!”蓝河一下子傻掉了。

 
 
  “不是你让我发的吗?”叶修说。

 
 
  蓝河直觉这事有点怪,又说不出来哪里怪,他现在整个人只想着拉着叶修快跑,这里这么多人,指不定谁就认出叶修了。但是……他环顾四周,这个地方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往出口走肯定是不行的,只能走那边一条上山的小路。山是公园里一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山,平时也没什么人来爬,蓝河当即立断,拉着叶修就上山了。
 
   
 

 
 
 
06.七夕节怎么能没有烟花
 
 
 
 
  叶修好端端一个宅男,已经好久都没做过爬山这种剧烈运动了。
  

  山上没什么人,其原因就是这山不矮也不高,爬起来没激情,只觉得累。所以上山的基本只有晨练的老爷爷……这个点都快晚上了,老人也不敢上山了。偌大一座山,只有叶修和蓝河两人。
 
 
  叶修爬到半山腰,就尥蹶子不干了,扶着栏杆喘气。
 
 
  蓝河无奈道:“大神,你能不能有点偶像包袱?”叶修此时这个姿势,已经打碎了他对叶秋从前的所有观感。

 
 
  叶修喘道:“导游,我们为什么要上山啊……”

 
 
  “因为你发了微博。”

 
 
  “不是吧!我那就是开个玩笑……祸从口出啊……”叶修无力道。

 
 
  开个玩笑。蓝河叹了口气,幸好没发。

 
 
  然而庆幸之余,他又有股说不出的遗憾。是不是在内心深处,他还是希望那些开过的玩笑,做过的事都是真的?

 
 
  “那我们下山吧。”叶修休息地差不多了,建议道。

 
 
  “都爬到半山腰了。”

 
 
  “上没上过初中?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您真有文化,走了。”蓝河早就走了。

 
 
  叶修叹了口气,扶着栏杆站起来。他看了眼手机,微博上已经吵翻天了。叶修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去,远远地朝蓝河喊:“蓝啊!我刚骗你的!其实我发了!”

 
 
  蓝河脚下一个趔趄。

 
  终于是爬到了山顶。在他们上山的时候路灯就一个接一个亮了,太阳趁着他们看不见的时候落下来了,天已经黑了。

 
 
  月明星沉,没有一丝浮云。闪着红光的飞机从天的那一边掠过。大城市的夜景总是很好看的,叶修上来时蓝河已经趴在栏杆上,看见叶修便招呼他过来往底下看。

 
 
  “好看不?”蓝河眼睛亮亮的,“我上次来这,还是小时候和我爸一起来的。你看,那是广州塔,那是白云机场……那里是蓝雨。”

 
 
  “唔,是挺好看的。”叶修说。

 
 
   “跟H市比呢?”蓝河笑着问。

 
 
  叶修低头看了眼时间,笑笑,不答他的话,转道:“一会还有更好看的呢,先坐会吧。”

 
 
  “叶神……不,叶修,你饿吗?”蓝河扭头问他。

 
 
  “还好,”叶修把墨镜摘下来,不太适应地眯了眯眼,又说,“一直只知道你叫蓝河,还不知道你到底叫什么呢。”

 
 
  “呃,许博远。问这个干什么?”蓝河说自己名字的时候有点尴尬。

 
 
  “没什么。”叶修笑笑。

 
  这时,秒针和分针重合,漆黑的夜空中,突然炸开了一串烟花!

 
 
  “我靠,放花了!——”蓝河马上趴到栏杆边看,焰火像流星一样闪着尾光从天空中坠落,“这谁放的!好酷!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蓝河喊道。

 
 
  烟花爆炸时巨大的噼啪声响中,叶修的声音便显得很渺茫:“七夕。”

 
 
  “什么?”蓝河喊。红的绿的黄的焰火刷拉拉地在天上绽放,然后坠落。

 
 
  “七——夕——”

 
 
  “你、你说什么?”他说。

 
 
  “我说七夕!许博远,今天是七夕节!”

 
 
  这次蓝河听清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七夕?那那些东西、那张照片……

 
 
  “对!我就是那个意思!七夕节!”叶修说,“许博远!我喜欢你!”

 
 
  烟花噼里啪啦地炸开,照亮了漆黑的夜空,这一刻,蓝河的眼睛里好像也倒映着那些流光溢彩的光点,灿若星辰。

  

    
  
 
 
 
 

=====fin===

  

老叶:雪燕沉木当嫁妆给我吧。

蓝河:滚

 
这个标题我想了二十分钟。
感受掉粉的激情。

评论(16)
热度(107)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