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蓝小河同学的异世之旅 格林之森④

☁快穿!剑客蓝河穿越到荣耀世界和叶修闯荡江湖together(?)

 

格林之森③         脑洞源自(假大纲)

 

 

  

  剑客是被烟呛醒的。

  

  他凭感觉扎好马尾,从帐篷里探出头。清晨的阳光透过树间缝隙投下来,林中漫着薄雾,和眼前盘腿坐在地上的一身花花绿绿的男人吐出的烟雾好像融为了一体。叶修瞧见他,叼着烟道了声早。

  

  蓝河其实是不太喜欢烟的。他小小地皱了皱眉。

  

  叶修却好像看见了那细小的动作,他吐出一口烟,慢悠悠感叹道:“清晨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啊,老师!”

  

  蓝河“……”

  

  叶修把烟扔在地上拿脚踩熄,他抬头看蓝河,说:“怎么着,差不多我们也该出发了吧,老师。”

  

  蓝河应了一声。他走出来,猛然增强的阳光映得他眼睛一片刺痛,恍然间有种不真实感。但哪来的那么多想法呢?起码他脚踩的土地的还是实的,心脏也还在跳动……这不就够了吗?他还有什么可以拿来奢求的呢?

  

  蓝河轻轻叹了口气。

  


  ——

  

  越往前走,林间树木反而更加开阔,远不复刚进来时的苍绿幽深。

  

  叶修在路上断断续续零碎地给蓝河填充知识。比方说,除去神之领域,荣耀大陆一共有三个比较大的森林:冰霜森林,烈焰森林,剩下来的就是这个格林之森。他们已经走过了森林的中心地带,再过几天大概就能出去了。出了这片森林,就是他要去的默尔城。

  

  叶修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只觉得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说了那么多话。

  

  蓝河拿着本指南,对着叶修说的内容一章一章地对着看。他看得正入神,冷不丁叶修又问,蓝老师,你不是说好了教我的吗?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啊?

  

  蓝河抬头看了眼周遭环境,摇摇头,说这儿还不行。

  

  叶修状似随意地瞥了他一眼,又收回目光,说:“那你这几天,不如就跟着我吧……反正你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个地方去。”

  

  蓝河没有说话。

  

  他把指南还给了叶修,前方有一片被砍伐后的空地,只有一些零零碎碎并不算高的小树分布在那里。

  

  蓝河站定了脚,手指了指那片地方,说:“就那吧。”

  

  

  

  

  ——

 

   待得叶修站定,蓝河才缓缓开了口。

  

  “本来,依我蓝溪阁的规矩,你若是想学,理应先入阁,再行些磕头拜师的大礼才是。但此时情况特殊,蓝溪阁也已不复……我想过了,你且对着我,规规矩矩鞠三个躬就是了,”蓝河顿了顿,又道,“怎样?”

  

  他这一连串话,说的并不算慢,显然是昨晚便想好的。叶修看他背台词一样念出来,不免觉得有些想笑。

 

他忍着笑,倒还真依了蓝河,规规矩矩鞠了三个躬。

  

  蓝河也不疑有他。他仔细回忆了昨天想好的东西,道:“我昨天晚上看过了你的指南。剑法并不是动作到位了就能使出来,我们讲究的‘气’,和你们修习的方式略有相同……也就是有共通之处的意思……我们先不谈这个。”

  

  他揉了揉眉心,道:“……从最基本的学起吧。拔刀斩,看我。”说着蓝河深吸一口气,踏前半步的同时拔剑出鞘,剑身划出一道银白色扇形光弧,剑气如风,刹那间在树上形成一道长长的剑痕!

 

  蓝河收剑回鞘,扭头对叶修说:“——就是这样,作为基本剑招的起手式,拔刀斩在动作方面并不算难,重点在它的运脉方式,这个之后我们再说……你先练着这个,动作到位了再说。”

 

  叶修点点头,诚恳道:“哦,你看,是这样吗?”他依样画葫芦,架势还意外的像模像样。

  

  蓝河:“……”

 

  蓝河深吸一口气:“是这样的……”

 

  他还以为叶修要学上好一会的!这才多久,他才示范了一遍!虽然说拔刀斩确实动作方面挺简单的,但是也不能说这么快吧?当年他学了多久来着?几天?还是几个星期?

 

  蓝河生生把这口涌到喉咙的血咽回去,堪堪维持住了表情,面上看似毫无波澜,认真说:“只是还有一些地方要再细调一下,你再做一次,我指给你看……”

 

  叶修忍住笑,又拿着那把木剑重学了一次。

  

  这一学,就是一个中午。

 

  说是一次会也只是想想而已。对于这些方面上的事,叶修其实心里还是很认真的。蓝河起初想吐血的冲动也慢慢压下来了,一时间,两人间还真有了些师徒的样子。

 

  但是……蓝河一想到之前叶修向他提出的跟他一起的建议,心里就又开始有点小纠结。

 

蓝河宁愿一个人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上闯荡,也不愿站在别人的身后,当被保护的对象。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以前在蓝溪阁是这样,到这儿了,也依然不会变。

 

但是刚才他想到了一个全新的想法——这让他不免有些敬佩叶修。叶修通过师徒这一层有些儿戏,莫名其妙的关系,巧妙地化解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将两人的关系维系在一个相对平等的地位,看上去似乎是互惠互利的交易。这里才能看出叶修的高明之处。

 

蓝河抱着剑靠在石头上,看似在观察叶修,其实心里早就跑了神。他想,叶修这人,看起来吊儿郎当什么事都无所谓,其实心里意外的很明白啊……

 

正想着,头突得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蓝河一下子回神,发现叶修站在他面前,笑吟吟看着他:“小老师,跑什么神呢?”

 

“谁……谁是你小老师啊!”蓝河面红耳赤,顿时奓毛了。

 

叶修看了哈哈大笑。

 

“师父,我刚才在叫你呢,你听到了吗?”他笑着问。

 

蓝河说:“没有……”

 

“我问你,你之前考虑的怎么样了?”叶修敛了神,认真看着他的眼睛,“跟我走吧。”

 

“跟你走?……”蓝河重复他说的话,有些踌躇。

 

叶修点点头:“正好一路上你也可以教教我,是吧……”

 

蓝河不答,拿剑柄把他往外怼,说:“做事情要专注,不要老想那些有的没有……快去继续!晚上教你运气!”

 

叶修边往外走边笑:“那我当你同意了吧!真是的,又没什么,别不好意思啊……”

 

“谁不好意思了!”

 

“你啊!师父!”

 

 

 

——

 

  月明千里,从树间向上看,可以看见一条长长的,星辰组成的光带。

 

叶修盘腿坐在篝火旁,拿竿子扒拉篝火中的木头。蓝河抱着本指南坐在一边看,屏幕在他脸上投射出荧荧的光。

 

叶修冷不丁开口:“照这个速度下去,再有三天,我们就要到默尔城了。”

 

蓝河随便答应一声:“嗯。”

 

“到了那……唉,算了,到时候再说吧,”叶修叹了口气,“人太有名就是累啊!”

 

蓝河:“……”

 

蓝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他翻着书的词义条,漫不经心说:“你真是大红人,有黄少天有名吗?有王杰希有名吗……啊,这里还有一个,你有叶秋有名吗?说起来,你和他名字还有点像……”

 

没想到叶修愣了一下,突然锤着地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说:“哎呀,蓝河你说对了!我这还真没叶秋有名……”

 

蓝河莫名其妙看他:“你笑什么,很好笑吗?”

 

“没、没什么,睡觉吧……”叶修笑着说。

  

——

 

TBC

——

我要开几个新版块,下面都是唠嗑,不想看就关掉吧!

以后大概会说一些生活里比较好笑的事和我的念念叨叨。

  

——

好像快点写到进城,故事七千字了还没正式开始呢。我的大小眼包子和乔一帆来得好慢好慢……

 

——

下面是我的个人生活了,不想看的!!现在就关掉啦!!!

 

  

  

 

——

今天说的第一个故事,是我做的冰雨剑!

哈哈哈哈!黄少天生日快乐!

除了这把剑,我还做了两个飞镖,一包救命丹和一日丧命散,其中种种艰辛不足为道,哦,电脑靠两格wifi传图片也挺难的……哇,这图好大,懒得压缩了

我那天很生气,从宿舍回来之后就有人在我的冰雨上写了倚天剑高仿,到现在都没找到罪魁祸首。
  
我是不是该用美图P一下我的手……

——

第二个故事

我们升新年级不是要搬楼嘛,然后就回以前的教室看了一眼。里头我们下一年级的学生已经有的把书搬过来了,然后我和我朋友,在电脑桌下找到了一堆小说……

里面有三本书。一本,非天夜翔写的,一本,天籁纸鸢写的,一本,大风刮过写的。

太酷了,我现在在看非天夜翔的《江东双璧》,太好看了。我还给人家留了张纸条,说学姐借走看了啊,看

评论(2)
热度(24)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