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不归 01

-有私设,蓝河和老叶是初中同学

  

以前短篇的脑洞:想看走起

  

  

  

——

  

  

 

  职业玩家,熬夜是常态。

  

  蓝河到楼下买了份电竞时代,拎着一屋子人的早餐,晃晃悠悠上了楼。

  

  他黑眼圈很重,耳边恍惚间还残留有技能的音效声。爆炸和剑光,魔法道具爆裂,熔岩烧瓶和酸雨干冰……

  

  “给我牛河!”

  

  “云吞给我留一份!”

  

  推开门时众人的喧闹声瞬间和技能声融合在一起,蓝河把早餐拿出来,码在桌面上。熬夜后惯有的低血糖在低下头和抬头的瞬间带来一阵晕眩,视线中充斥着雪花点。他撑住桌子,好一会才恢复正常。

  

  他拿了份虾饺回到自己座位,顺手开了瓶咖啡。咖啡和虾饺混合的味道让蓝河有些反胃,他赶快又开了瓶矿泉水一气喝下,才把味道冲淡了点。蓝河又展开报纸。

  

  报纸上几个血红大字猝不及防地冲进头脑,几番运转后彻底死机。

  

  蓝河一口水喷出来。 

  

  “我靠老蓝你怎么了!”

  

  “啥玩意给我看看?”

  

  众人凑到蓝河跟前看报纸上的内容,片刻后又是相同的反应。报纸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

  

  ——叶修?叶秋?

  

  蓝河整个人都被水呛到了,狼狈的一阵狂咳。

  

  “我、我靠……”蓝河想,“居然是熟人……”

  

  

  

  

  

  叶修说:“小许啊,作业借我抄抄。”

  

  叶修说:“小许啊,帮我打个水呗。”

  

  叶修说:“小许同志你不厚道啊,老师来了都不叫我。”

  

  那些遥远的,掩埋住的,泛了灰生了尘的记忆中的言语,由叶修二字作匙,铺天盖地地涌来,漫及蓝河头顶,一阵窒息。

  

  不可能吧……

  

  他眼前的这个君莫笑,怎么可能是那个叶修……

  

  报纸上关于姓名的讨论和猜测全都像墨一般晕开,变成大段大段的笔记,旁人的声音都如潮水般褪去,只剩下那个连音色都记不清,断断续续的声音。

  

  “许博远,”那个人好像在说,“我要是走了,你可别哭啊。”

  

  他呢?他是怎么说的?

  

  “别吵,听课。”他说。

  

  谁能想到,那居然是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靠,我那么多年原来粉错人了,根本就没有叶秋大神……”

  

  “你个叛徒,居然粉别的战队,一会叫会长开了你。”

  

  “不不不你信我,我大男神永远是喻队!”

  

  “给我递一下醋。”

  

  “蓝桥你怎么了?”

  

  蓝河猛一下回过神:“呃,没什么。”他戴上耳机,溪山城那条小溪流过时淙淙的声音使他平静下来。蓝河有些暗恼:他早就毕业了,怎么又想起那一堆事了呢。不管君莫笑是不是叶修,都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理应如此。

  

  可好友列表里,君莫笑三个字还在发亮。

  

  

  

 

 

  秒针咔吧咔吧转。天阴沉沉像要坠下来,从窗户往下看,斑斓的雨伞像大朵大朵潮湿的花。

  

  投影中放着职业联赛的视频,解说激动地喊着嘉世和叶秋的名字。但那声音显得遥远而不清晰,像朦朦胧胧隔了一层纱。

  

  “蓝河,你们蓝溪阁怎么不来一线峡谷?”旁边看不清脸的人问。

  

  “蓝桥,来竞技场PK一场吧,可能会很快哦。”绕岸垂杨说。

  

  教室里声音瞬间嘈杂起来,他熟悉的公会里的朋友穿着初中的校服,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蓝河你不要脸!”“君莫笑说他就是叶秋,真的吗?”“……”

  

  “我……我不知道啊。”蓝河下意识回道。

  

  “叶秋!当之无愧的荣耀第一人!——”解说的声音略过。

  

  恍然间只剩下一人,教室折叠,崩塌,碎片一样组合成另一片空间。

  

  那个人说:“——”

  

  蓝河霍得惊醒。

  

  他趴在电脑桌上,屏幕里是竞技场的场景。战斗早就结束,房间里只剩剑客一人。

  

  他刚才居然睡着了。

  

  而梦里的那个人,赫然便是叶修。

  

  他说了什么?

 

 

 

 

  

  从挑战赛最后一战起,蓝河的世界里铺天盖地的全是叶修。

  

  蓝河看了兴欣的新闻发布会,他是真的认识叶修。每天近距离看屏幕上那张跟以前区别不大的脸,蓝河思维一下子就跳到过去,一会想着这人真是没有什么变化一如既往地欠,一会又想起十区时的血泪史。

  

  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这事,毕竟也没什么好说的,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更何况,叶修也不知道他许博远就是那个蓝河——知道又怎么样呢?他会不会记得许博远这个人都难说。再或者,他还记得蓝河吗?

  

  时间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过去,积分赛,季后赛,世邀赛……蓝河还是黄少天的死忠粉,但兴欣的比赛他也会顺便看看,毕竟是熟人。

  

  今年的全明星,终于落户蓝雨。

  

 

 

 

 

 

  作为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蓝河是很忙的。但抱着一颗对蓝雨赤诚的爱,他忙上忙下,反而是激动地要死。

  

  这样的好心情,在接到叶修将作为特邀嘉宾出席后,瞬间停止了。

  

  不过蓝河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首先工作人员想回避选手的话简单的不得了,再其次,他也没必要躲,叶修很可能根本就不记得他了。蓝河用了两秒来想通这个道理,就又继续激动了。

  

  蓝雨的全明星,多难得啊。


  

  

====

  

 其实是以前写过的,拿上来囤一下而已

还有后文,大概是老叶发现蓝河是同学,然后巴拉巴拉……

评论(3)
热度(46)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