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叶蓝]雨 26

🎄叶蓝的动物园半日游!
  
01
  
——
  
  
  
  “下一站西村站,请小心列车与站台之间的空隙……”
  
  
  这已经是第十次响起广播了。蓝河还是跟没听见一样低着头,目不转睛刷着微博,坐在他旁边戴一副超大墨镜的人终于忍不住了。
  
  
  “我说小蓝,咱们这是要去哪?”
  
  
  蓝河扭头不咸不淡看了他一眼,又垂头继续玩手机:“……到了我叫你。”
  
  
  叶修对他这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有些摸不着头脑。许博远这人脸皮薄,揉一揉抱一抱就闹了个满脸通红,这都快四十分钟过去了,脸上还残留一层薄红——会不会是恼羞成怒了?或者生气了,烦他了?
  
  
  叶修不是很擅长猜别人心情。
  
  
  他正琢磨着怎么开口,蓝河却又说话了:“还有四个站。”
  
  
  哦,叶修看了眼那个线路图,四个站……动物园站。
  
  
  “不是吧?”叶修诧异道。他自幼儿园春游之后就再没去过动物园了。
  
   
  
  
  
  
  
  
  
  
  
  蓝河说过那句之后就绷着脸再没开过口。他一个人跑去买票,叶修跟在他后头晃悠进了动物园,两边除了一对一对的情侣就是牵着小孩的一家人。
  
  
  小姑娘穿着粉红色纱裙跑过他们,空气中有棉花糖和爆米花甜腻腻的味道,连门口卖氢气球的小贩都顶着大太阳笑。  
  
  
  什么时候动物园搞得跟游乐园一样了!虐狗圣地啊!
  
  
  叶修有点郁闷。
  
  
  人家都成双成对拖家带口的,他这太阳底下晒得要死,喜欢的人明明也喜欢他,却连手都牵不了。
  
  
  蓝河突然闷闷地开口:“其实我没怎么出过家门,平时都在俱乐部打荣耀……这个地方是我小时候春游去的。”
  
  
  他有点别扭地扭过头,声音从侧面飘飘忽忽传来。

  
  “……除了这里,别的地方我都不太会带路了。”
  
  
  这是在解释为什么带他来动物园。叶修之前随便说的一句,蓝河倒还真的用了心去考虑。
  
  
  叶修笑了:“——没关系,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连西湖都没去过。”
  
  
  蓝河眨眨眼:“诶?”
  
  
  他偏头看了眼叶修,眼睛因为疑惑而瞪得大了,阳光照下来撒进了碎金一样的光。

  
  叶修也看他。
  
  
  蓝河愣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蹭一下又红了,低头假装看地图:“呃,那个,叶神我们先去哪啊?恩我记得袋鼠馆好像不错我们先去那个要不要……?”
  
  
  “导游,你说去哪就去哪呗。”叶修说。
  
  
  蓝河立马跑到前面带路。
  
  
  叶修跟在后面,暗自想,他刚才是刷微博刷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吗?有点反常啊。
  
  
  
  
  
  
  
  
  
  许博远这人本质上还是有些话唠的。他平时对不太熟的同事网友倒不会话太多,端着个蓝溪阁五大高手的架子,不高傲,但总有些疏离。
  
  
  而他的朋友们,很不幸,要跟一个专业黄吹相处。做黄少天的粉,不仅技术要学剑圣,性格也得随了剑圣。
  
  
  蓝河闷着头逛了两个展馆之后,终于憋不住了。
  
  
  他瞅瞅眼前软萌软萌的熊猫兔,又偷偷瞄了眼叶修,感觉气氛不算特别僵硬,空中的焦糖味儿闻起来甜丝丝的。
  
  
  “……我小的时候,”蓝河盯着一大窝兔子,“老师组织来这儿春游。”
  
  
  “到这里的时候,我喜欢的小姑娘走不动路了。她是我们班班长,我到现在都记得,特可爱,扎俩小辫儿,我们班里一大半男生都特喜欢她。
  
  
  “我就上去问她,说你喜欢兔子啊!你喜欢我给你抓一只来!
  
  
  “她眼睛亮晶晶特崇拜看着我,说真的啊你好厉害哦!我脑子一热就翻下去了……”蓝河想到这,眼睛都笑得弯弯的,“反正这护栏也不是特别高,我在里头挑好了一只全白的就准备往外跳,但是里面没有搭脚的地方,我上不去……然后老师就叫了家长。”
  
  
  “哦,”叶修酸溜溜地说,“你恋爱经历还真丰富。”
  
  
  蓝河:“……”
  
  
  “你难道没喜欢过那种班里学习最好长得最漂亮的?”蓝河无语了。
  
  
  叶修幽幽道:“你不知道?我初中就辍学了。”
  
  
  “……”
  
  
  蓝河趴在栏杆上,看兔子团在里头雪球一样拱来拱去,突然福至心灵——
  
  
  “叶神,”他说,“你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尴尬。
  
    
  ——就是第一次啊!要不是第一次我也不会到现在才知道我喜欢你嘛!
  
  
  叶修干咳一声,干脆换了个话题:“你谈过很多场恋爱?”
  
  
  “不多不多,大学毕业就没怎么谈过了。”蓝河倒是不避讳。
  
  
  “跟女的?”
  
  
  “恩……男的也有过,”蓝河有点不敢看叶修,“之前怀疑自己是gay,特地去gay吧找了几个,但后来都没感觉,就分了。”
  
  
  叶修:“……”
  
  
  蓝河其实想说的是,以为自己喜欢男的,但后来发现只喜欢你。
  
  
  叶修没get到这一点。
  
  
  
  
  
  
  
  
  
  吃了饭,再逛一逛。
  
  
  蓝河估摸着得提前两个小时到机场,五点的飞机,两点半就得走。
  
  
  真•宅男•叶不羞实在受不了大太阳了,两人躲进带冷气的海洋馆。
  
  
  玻璃走廊两边,蝠鲼展开两翼,贴着壁游过去,在地板上投下巨大的随着水纹一波一波摇晃的影子。
  
  
  旁边情侣揽着肩勾着腰走过去,蓝河双手趴在玻璃壁上,期待得看着远处鲨鱼那个小点越来越变大:“两个头!双髻鲨!——”
  
  
  “看不出来,你对鱼还挺有研究的啊。”叶修两手插口袋看着。
  
  
  “那是,我小学到高中春游来这地方好多次了。”蓝河得意道。
  
  
  他收了手,拿手机看了眼时间:“叶神,差不多到点了,咱们去机场吧。”
  
  
  叶修顿时想起来机票那事,欲哭无泪。
  
  
  走都走了,再吃点甜头吧!叶修这么想着,很自然地牵上了蓝河的手:“恩,走吧。”
  

  蓝河:“喂!等等,你别——”
   
  
  他被牵着,就这么趔趔趄趄地跟上了叶修的脚步。
  
  
  掌心的温度滚烫,好像融进了血液,连同着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柔软的感情,顺着弯弯曲曲的血管通到了内心。
  
  

  
  
  
  
  
  叶修冲他摆摆手。
  
  
  “小蓝同志,再问你一次,你答不答应我?”他站在安检口里头,冲对面的蓝河喊。
  
  
  蓝河迟疑片刻。
  
  
  “我——”他顿了顿,嘴角扬起一抹隐蔽柔软的弧度,“考虑考虑吧……”
  

  
  
  
——
  
下章结局吧
  
  

评论(11)
热度(91)
  1. 殇影边月 转载了此文字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