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一日杭州

❗旅游观光~实际上是我今天去了H市……
 
❗一发完结
 
❗ooc,小学生文笔,专注无脑甜一万年

❗点进来的大家我爱你们!

❗感谢今天早上好多旁友给我指路555我爱你们!比心!
 

——

  
 
 
 
  蓝河出门前只仔细检查好了两样东西:叶修那副挡了半张脸的大墨镜,和自己那台攒了两个月工资买来的单反。

  叶修嫌戴那墨镜太热,趁蓝河拿相机电池的时候偷偷给丢了出来,结果到了西湖,蓝河又变魔术一样从包里掏出来给他戴上。

  叶修很无奈,说小许同志,我一退役几年了的职业老选手,不可能逛个景点都给人抓拍了。人林敬言现在都一个人泡图书馆了。

  蓝河低着头调光圈,阳光透过发丝打在他脸上,发梢睫毛都染上一层浅浅的金黄。他垂着眼说,你懂什么,黄少天退役十年我都能从人群里一眼看出他。

  叶修拉着调长长地说哦,揉了把小年轻给晒得暖洋洋的头。

  蓝河手一抖,光圈就给转飞了好几格。
 
 
 
  
  
  
 
  玩摄影,最重要的就是抓光影。

  柳枝被风吹得晃动,连带着地上那片影子也跟着摇,絮飘到湖面,漾出一层层的水纹。

  叶修坐在柳树底下,那碎金一样亮亮的小影子也一晃一晃地投到他脸上,照得他侧脸明明灭灭看不清楚。他托着个腮看蓝河半蹲着拍荷花和湖面和飘着薄云宝石一样的蓝天,蓝河以前跟他说,视角很重要,平视俯视仰视出来的效果都不一样,他试了试。

  平视俯视仰视,眼前还是他的那个人。

  蓝河对着取景框找荷花嫩粉色边缘沾上阳光的角度,偏头又看见叶修明明灭灭的侧脸。

  “蓝大大,你这拍半天了可全是景啊。”叶修慢悠悠道。

  蓝河按下快门,正巧光斑晃到叶修半张侧脸上,像笼了层温柔的纱。

  “……胡说。”蓝河又把镜头摆回荷花:这不就有一张吗?
 
  
  
  
  
  
 
  “其实我很不明白,这么晒的天,你怎么会想出来玩。”

  “其实我也很不明白,你在杭州待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来过西湖。”

   
 

 
 
  
 

  蓝河抱着个单反,就这么边拍风景边跑远了。叶修知道小许先生平时喜欢弄点小盆栽玩玩文艺,却不知道他能玩这么嗨。小年轻举着个相机看不见脸,就看见那么大的镜头看天看屋檐上的雕花,看着就跑远了。

  叶修就顺着那条小路晃晃悠悠地找人,最后在水井旁边找到了拍水里蓝天的小同志。

  “许小哥,你这样很不好啊。”叶修说。

  蓝河满脸疑惑抬头看他。

  叶修于是摘下脸上那个超大墨镜,拉过蓝河给他戴上:“恩,这样就好认了,找得着。”

  蓝河任他戴上,莫名其妙道:“叶修你怎么了?”

  “某人抛下伴侣一个人往前走了不知道多远,搞得我差点没找到,恩,除了这个也没什么了。”叶修说。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就顾着拍照了,把他家叶某人都给忘了。

  “其实你拉着我出来就是想找个帮你拎行李的吧?”叶修继续说。

  “叶修你好好说话,行李谁拎的?”蓝河说着又把墨镜拿下去,“公众人物,注意挡脸。”

  “拍了又怎么样?你这就是做贼心虚,”叶修真不想戴,“太热了这个。”

  “什么叫做贼心虚……”蓝河郁结,突然脑子一转又想明白了,“你来找我就是为了把墨镜丢回给我?我靠?”

  叶修无辜道:“我没啊蓝大大。”

   
  
  
  
 

 

 

  不知不觉,四周被浓荫笼罩,前头层层叠叠深浅不一的绿中显出一座古寺。

  广东人一贯信佛,叶修也早习惯了伴侣的作风。蓝河取了三炷香进庙里挨个拜,叶修双手合十走了一圈也就出门,靠在殿外走廊柱子上等人。

  “你心不诚,就不要进去了。”蓝河以前煞有介事跟他讲。

  恩,好的。

  于是以后叶修就在外头慢慢等。

  “……是叶神吗?”路过的小姑娘越看叶修越眼熟,忍不住凑近了问。

  叶修点点头,食指比在嘴边跟她说安静,佛堂重地,别打扰到人家拜佛。

  小姑娘疑惑问,叶神你信佛吗?

  叶修笑着说不啊,我媳妇信。
 
 
  
  
 
 
  蓝河双手合掌,敛着眉低头弯腰拜了三拜。

  佛堂前飘的袅袅的紫烟柔和了他的眉眼,蓝河把香插进香炉里,灰白色香灰啪一声折断,掉进了炉里。

 
 
  
  
 

——

我今天杭州也就去了这些地方……
恩,半夜修仙
好像不甜?要感觉这种家常……
我叶和我蓝经常ooc,累了
想写的有很多,想表达的也有很多,但无奈能力不够,以及确实很晚了第二天还要继续玩,最后就很仓促,嘻嘻嘻
我知道不写连载你们是不会点小红心的!

评论(9)
热度(66)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