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雨 20

🎄从头到尾,蓝河都管不住自己的心跳
 
🎄蓝河,蓝河小同学,蓝小河同学,小蓝同学,小蓝同志,小许同志……
 
 
——
 
 
 
 
 
  世界上最没原则的人是?答:蓝河。
 
 
  蓝河简直是泪流满面了,他理智上是想拒绝的,但他就是说不出那个不字。
 
  
  ——他居然就这么把叶神放进家了!
 
 
  蓝河家里本来是很整洁的,但他那天跑到楼下便利店买了不少啤酒,此时乱糟糟摆在茶几上,一开门满房间的酒味。
 
 
  叶领队皱眉:“你喝酒了?”
   
 
  蓝河无力道:“没,那是个意外……”他抢在叶修前头进了屋,从鞋柜里拿出来两双拖鞋放到地上,自己却穿着旅游鞋噔噔噔跑过客厅把啤酒罐子收起来毁尸灭迹。
   
 
  “叶神你今晚先睡这吧,我家正好有个空客房,呃……”蓝河说到一半又说不下去了,“你先坐坐?”
 
 
  结果叶修问:“有电脑吗?”
 
 
  蓝河愣愣地点头,手指了指书房:“有的。”
 
 
  “先借一下?”叶修说。
 
 
  蓝河再点头,叶修就直接进去了。
 

  蓝河:……
 
 
  好像根本没人来过一样,客厅里顿时又只剩了蓝河一个人。
 
   
 
 
 
 
 
 
  他又握了握他那块被叶修摸过的手腕,好像还残留着那人的温度……清楚地告诉他,这一切不是做梦。

  但是怎么可能不是做梦呢?不是梦,叶修怎么会玩个小号跟他晃悠,还来到他面前了呢?
 
 
  蓝河忍不住揉了把脸。手机在书房里,他不敢进去拿,只好在客厅活动。可客厅有什么好玩的?蓝河环顾四周,突然感觉这家都不是自己的家了,他居然找不到自己能干的事。
 
 
  蓝同学只好窝在沙发里,拿遥控器开了电视。浙江台,跑男第9季。
 
 
  ……没意思。
 
 
  幸亏蓝河这人笑点低,看着里面不知道玩了多少年的老梗都能笑出声。他头埋在靠垫里头笑,综艺有够长,片刻间蓝河几乎都忘了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蓝河屋里那台电脑几乎什么软件都有,叶修把手机里的录音文件转换格式传到剪辑软件里,对着慢慢地剪。
 
 
  恍然不知时间流逝。
 
 
  问题倒是好办,但答案那两个字叶领队反反复复听了好几遍录音都没找到那个字眼。
   
  
  时机未到啊,叶领队叹了口气。他保存好文件退出关了机。再出去时电视开着,小青年配着吵吵闹闹的综艺,居然就在沙发上这么睡过去了。
 
 
  “小蓝同学?”叶修叫他。
 
 
  蓝河蜷在沙发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蓝桥?蓝河?许博远——”叶修换了称呼。
 
 
  还是没动静。
 
 
  叶修于是晃悠到了蓝河卧室,大摇大摆开了门,抱了床空调被出来盖在蓝河身上,在沙发上挪了个空位坐着看综艺。
 
 
  跑男第九季。
 
 
  他轻车熟路开了客厅的空调,温度调的有点低,叶修又扯了点蓝河那床被子盖到腿上。
 
 
  叶领队很淡定。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蓝河小同学,他想,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不出你这个家门了。
 
 
 
 
 
 
 
  叶领队的心路历程发生巨大改变,差不多就是在飞机上的那三个小时。
   
 
  他坚定地明确了自己对蓝河的感情,还确立了自己的短期目标。(甚至还在百度知道上匿名用100财富值提了个问,目前还没有人回)
 
 
  喜欢,那是真的。剩下的就等见到蓝河本人才能解决了,比如,自己能不能习惯和蓝河的肢体接触——
 
 
  说来也奇怪,美国佬来撩他的时候叶领队只觉得恶心,然而换了蓝河,叶修却没有丝毫的不适感。
 
 
“别傻了,如果这都不算爱。”苏沐橙如是说。
 
 
  有道理。
   
 
 
 
 
 
 
  蓝河迷迷糊糊睁眼,先映入眼里的是他家熟悉的天花板。
 
 
  沙发太软了,反而睡得他有点头疼。蓝河撑着垫子起身,被子顺着动作滑落。
 
 
  被子……他床上的,哪来的?蓝河揉了揉脑袋,电视开着,他旁边坐了个人。
 
 
  叶修挥挥手:“哟,起了?”
 
 
  ——???
 
 
  蓝河:目瞪口呆.jpg
 
 
  一下子他想起来所有事情:表白,借宿,一个人看电视……一个比一个劲爆,蓝河心说,难道我看电视睡着了?
   
 
  叶修看他没动静,继续说:“你看电视睡着了,这个综艺太无聊了,换台吧。”
 
 
  蓝河:???
 
 
  “……现现现在几点了?”他声音有点颤抖。
 
 
  叶修看了眼手机:“还好,六点半,饭点。”
 
 
  “哦……”蓝河恍惚点头,“那该吃饭了。”
 
 
  “是啊,我订外卖了。”
 
 
  正好门铃叮一声响了,叶修说了声正好,起身去开门。蓝河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脸懵逼,这家到底是谁的?
 
 
  “叶神。”他喊。
 
 
  “恩?”
 
 
  “这被子……”
 
 
  “哦,我从你房间里拿的。”叶修特坦然。
 
 
  “……”蓝河顿时更懵了,“什么?”这下他也不用问空调是谁开的的这种白痴问题了,想也不用想是叶神干的。蓝河真是无奈又喜悦:他喜欢叶神,不就是因为这一点吗?
 
 
  叶修朝他晃筷子:“小蓝来吃啊。”
 
 
  这人真是太自来熟,蓝河恍惚间居然产生了一种他们已经同居很久的错觉。
 
 
  ……怎么可能啊!
 
 
  蓝河应了声好就跑过去,外卖都是一个味儿也尝不出什么差,但因为是叶修点的,不知道为什么蓝河就是觉得特别好吃。
 
 
  太没救了啊蓝河同学!不是已经说好放弃了吗!
 
 
  蓝河又有点生气自己。
 
 
 
 
  
 
 

  吃完饭,外卖盒打包一扔,也不用洗碗之类的。
 
 
  蓝河去收拾了下客房,又自己下楼买了洗浴用具。他对着沐浴露那一栏看了很久,最后还是私心想让叶修身上留着他家沐浴露的味道。
   
 
  “没救了你。”蓝河对超市玻璃里的自己说。
 
 
  不是喜欢他吗?为什么不答应呢?
 
 
  果然还是害怕吧。
 
 
  毕竟连蓝河自己都找不到叶修喜欢自己的理由。更何况那个表白还那么仓促随便……说不定只是个玩笑呢。蓝河已经不敢相信他了。
 
   
 
 
 
 
 
 
  蓝河啪嗒一声打开房门。叶修居然没有在玩荣耀,还坐在那里看电视。
 
 
  “叶神。”他说。
 
 
  叶修回头看他:“怎么了?”
 
  
  “你真的喜欢我吗?”
 
 
  “当然啊,你准备答应吗?”叶修话说的很快。
 
 
  蓝河摇摇头:“没,我就问问。”
 
 
  ……太随便了吧。
 
 
  蓝河抱着换洗衣服,躲进了洗手间。
 
 
  背靠在门上,空调吹得玻璃门冰凉,那温度透过轻薄的衣料传到蓝河身上,慢慢地平复了那颗躁动的心。但那有什么用呢?叶修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哪怕语气再随便再像开玩笑,蓝河还是很不争气地心跳加速了。
 
 
  作弊啊……
 

 
 
——
 
唉,没有写到那个特别甜的地方……
 
 

 

 

 

 
 
 

评论(6)
热度(105)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