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叶蓝]雨 18

🎄别人负责说话,我蓝负责懵逼
 
🎄感觉今天发的格外的早
 
 
 
 
 
 
  ——
 
 
 
 
 
  时间是个很有趣的东西。
 
 
  就比如说叶修登上飞机的那一秒钟,蓝河刚刚做出了去俱乐部请假的决定。
 
 
  蓝河现在有点晕,他连过去了几天都不是很清楚。手机,电脑,他一个也不敢开,生怕一点开就会收到什么人的回复。
 
 
  这多好笑,他明明已经做好了放弃的决定,却还是怕叶修拒绝他。
 
 
  不过他本来也不是个多大胆的人。
 

  蓝河站都站不稳,脚下带着飘忽晃进了洗手间。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出了半分钟的神,觉得自己太颓废太没救了。
 
 
  眼梢泛着红,没有血色的皮肤,一看就是宿醉后患者。
  

  蓝河无奈地笑了笑,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笑。
 
 
  “你呀——”他手指点了点镜子,“真没劲,连这么点事都怂,真瞧不起你。”
 
 
 
 
 
 
 
 
 
  蓝河本来想坐地铁去俱乐部的,但他被外面大太阳一照,明晃晃阳光直刺进他的眼,四周嘈杂的人声也像尖锐的刺扎进耳膜。他生物钟都乱了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只好拦了辆的。
 
 
  真糟糕,他本来想着直接用微信,又没带手机出门,这下连滴滴打车都用不了了。
 
 
  蓝河觉得今天真倒霉啊,他家这地儿又不是出租车经常路过的地方,顶着烈日熬了快半个小时才拦到一辆。
 
 
  他现在整个脑子都是乱的,对自己干的事也只记得是要去俱乐部请假,至于为什么,晕晕乎乎的也不是很清楚。
 
 
  他家到俱乐部又要半个小时,出租车冷气一吹,蓝河稍微清醒了一点。
 
 
  他有点恼怒:不就是个叶修吗,你怕他干嘛,他又不知道你喜欢他!
 
 
  ……等等,他知道的。
 
 
  蓝河顿时就有点想跪的冲动。
 
 
  他又想起来那天晚上了,一想起来他就由内到外涌现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只想颓下去,最好永远都不要面对这件事了。
 
 
  所以说他拿酒来逃避也没什么用,醉醒了他还是一样想逃避。
   
 
  ——全然不知叶领队已经在来广州的路上了。
 
 
 
 

 
 
 
  而此时,飞机上的叶领队正在经历人生中的一大难题。
 
 
 
 
 

  
 

  暂且不说我叶。
 
 
  蓝河来到公会部,顿时引起一番轰动。
 
 
  “我靠蓝桥你死哪去了!”笔言飞说。
 
 
  “你知道没有你的日子笔同学要疯了哦,孤单寂寞冷哦……”入夜寒感慨。
 
 
  “会长说要扣你工资,这两天这么忙你居然不来,他心都要碎了哦,”曙光旋冰威胁道,“他心碎了就会死,笔言飞上位,肯定逼着我们天天干活,没日没夜干活,然后我们就都过劳死。”
 

  “然后俱乐部就要给我们赔钱,保险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嘛,然后俱乐部就没钱给黄少发工资,黄少就只好转会去兴欣了……”入夜寒接上。
 
 
  蓝河:“……”
 
 
  人民群众对他回来反响这么大,他一时间也有点感动,都不想请假了。
 
 
  可不行啊,他现在是真不想上荣耀。
 
  
  “哦对了,”曙光旋冰说,“你来得正巧,初阳要走了,你去看看她吧。”
 
 
  “初阳?”蓝河有点讶异,“她好端端的干嘛要走?”
 
 
  “你自己去问咯,她现在应该在大春办公室里。”
   
 
  初阳也是他们公会部的人,唯一一个妹子,平时和大家关系处得也还算好。长得清丽可爱,性格也好,这样的人为什么要走,蓝河也一时不太明白。

 
 

   
 
 
 
      
 
  他走进会长办公室,初阳和春易老都在里面。两人看见他都显得有些惊讶。
 
 
  “你终于来了,这两天干嘛去了?”春易老问。
 
 
  蓝河苦笑,摇摇头:“……没什么。倒是初阳你好端端的干嘛要走?”
 
 
  初阳好像刚哭过,眼圈红红的。她对着蓝河勉强地笑了笑,没有回答,扭头跟春易老说会长我先走了。春易老点点头,她就走了出去。
 
 
  蓝河看见她走了,问:“她为什么走啊?”
 
 
  春易老说:“你自己去问她,我看蓝雨真不适合女人呆,唉。”
 
 
  “……此话怎讲?”蓝河惊了。
 
 
  春易老摇摇头不答:“你这两天怎么了?”
 
 
  “会长,我想请个年假,”蓝河说,“感情问题,这两天实在不想上荣耀。”
 
 
  春易老闻言很诧异看了他一眼。
 
 
  “……这两天公会缺人手,真要走?”他说。
 
 
  “我现在干的事情,也帮不上什么忙吧,”蓝河说,“真要走。”
 
 
  “好吧好吧,那你去看看初阳,她估计在外头等你呢,假我先给你批了。”春易老摆手赶他走。
 
 
 
 
 
 
 
 
  初阳果然在外面。
 
 
  她看见蓝河,朝他微微笑了下。蓝河不是很擅长对付女孩子,看她那样子顿时就不忍了,问她:“你到底怎么了?”
 
 
  “蓝桥大大,”她有点难过地说,“其实我本来想等你回来,见到你再走的。可你一直都不来,我等了两天,再也等不下去了,这才……没想到你居然来了。”
 
 
  “看来我还是挺好运的。”她笑了笑。
 
 
  蓝河一时有点懵。
 
 
  他说:“是吗……”
 
 
  小姑娘说:“我就要走了,东西太多,你能帮我搬一下箱子吗?”
   
 
  蓝河本来想直接走的,听她这话又狠不下心拒绝:“……好。”
 
 
  “我要收拾很久的哦?”
 
 
  “没关系。”蓝河笑笑。
 
 
 
 
  他靠在墙壁上看初阳把东西都细细码好归类,收进纸箱里。小姑娘桌子上总是有很多东西的,嫩生生的多肉,限定的小玩偶和摆件,像少女晚上做的甜美的梦。
 
 
  蓝河说:“要我帮一下你吗?”
 
 
  初阳摆摆手说不用了。
 
 
  “你还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你,是什么时候吗?”她突然说。
 
 
  “很久以前了,”蓝河感慨道,“那会我们都不在蓝雨……你为什么要走呢?”
 
 
  “因为你啊。”小姑娘说。
 
 
  蓝河一愣:“啊?”
 
 
  “你还不懂吗?”初阳冲着他笑,手指点了点一个箱子,“来,帮我搬一下这个吧,小心点啊,有点沉。”
 
 
  蓝河有点没搞懂,但还是乖乖应了声好。他掂量掂量,是挺沉的,换平时他肯定没压力,但今天……他到现在还腿发软呢,宿醉要不得。蓝河叹了口气,他也不好说自己搬不动,最后还是一使劲拎起来。
 
 
  小姑娘自己拎着一个小盒子,帮他摁了电梯按钮。
 
 
  那箱子实在有点大,蓝河被挡的有点看不清前面。电梯门叮一声开了,他让初阳走在前面,自己也随后跟进去。
 
 
  蓝河帮着初阳把东西都倒腾到车里,末了她从里面拿出个小盒子塞到蓝河手里:“喏,送你。回家记得打开看。”
 
 
  “——就当留个纪念。”她语焉不详地笑了笑,挥手跟蓝河说了再见。
 
 
  蓝河拿着纸盒有点发愣,总感觉她话里有话……算了,不想了,先回家再说吧。
 
 
  蓝河又上了电梯,这次点的是一楼大厅。

  
 
 
   
 
 
 
 
 
  叶修问俱乐部前台文员:“你们公会部在哪层楼呢?”
 
 
  前台年轻人是叶秋粉,看见叶修心尖颤了颤:“五五五五五楼……”
 
 
  叶修懒洋洋应了声好,走到电梯前面,他刚摁下按钮,门就开了。叶修还暗想这运气不错啊……
 
 
  他也没带墨镜,蓝河正看着那个盒子琢磨里头是什么东西呢,就看见了叶修。

 
 
 
 
 
 
 
 
  蓝河顿时傻了。他手一松盒子就差点滑落在地,他连忙手忙脚乱稳住。
 
 
  我他妈的……是不是看错了?
 
 
  蓝河又抬头看了眼叶修。
 
 
  ——然后彻底傻了。
 
 
 
 
  
 
 
 
  叶修其实也有点没反应过来,但那也就是一瞬。
 
 
  他看见眼前小青年呆愣愣看着他,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关上了,蓝河脚还踩在关门那条缝上。叶修忙一把抓住他手腕,把他带了过来。
 
 
  蓝河骨架很小,握上去显得格外的轻薄,还有皮肤温凉的触感。
 
 
  蓝河被顺着就是一个趔趄,差点跌进叶修怀里。
 
 
  叶修立刻松开他的手,好像刚才那一拉就只是一个顺便。
 
 
  叶领队表情风轻云淡,说:“小蓝同学,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蓝河是真傻了,跟着就愣愣地点头。
 
   
    
   
   
   
 
 

——
 
小姑娘就真是打个酱油而已啦

求评论!!QAQ!我这么可爱不愿意和我聊聊天吗[?]

评论(13)
热度(126)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