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叶蓝]雨 17

🎄叶修在思考,蓝河在睡觉;叶修在纠结,蓝河在睡觉
 
🎄叶修给蓝河打电话,蓝河在睡觉,叶修不管干什么蓝河都在睡觉

 
 

 
 
 
 
——
  
   
 
 
 
  时间退回到蓝河喝断片的前一秒,叶修正好抽完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
 
 
  一盒烟有十二支,叶修记得他回酒店的时候烟盒里头才少了两根。现在他把烟头摁进烟灰缸里,看残缺的火星中冒出袅袅的白烟。
 
 
  多亏了外国佬,现在叶修纠结的事早已经不是“一个男的说喜欢我”了。同性,这个一般人都会先考虑的问题换到叶修这里,早就提前被布莱恩解决了。
 
 
  一开始他想,蓝河为什么喜欢我,后来他想,我喜欢他吗?再后来,也就是现在,他什么都不想了,只是一个人沉默地抽烟。
 
 
  现在烟抽完了。
 
 
  叶修还是不知道自己对蓝河是什么感情。当然,他人生中起码三分之一的时间都用来研究荣耀了,感情这事又不是一时半会儿说得清的,你要是想他这么快得出个结论也不太可能。
 
 
  总得给我点时间缓缓吧,叶修想。
 
   
 
 
 
 
 
  
 
 
  第二天一早,蓝河在暴睡,叶领队启程回国。
 
 
  坐他旁边的是苏沐橙,小姑娘死活要坐靠弦窗的位置,说这个点能看到朝霞。阳光透过窗户打到她橙色的头发上,比太阳还要耀眼。
 
 
  虽然颜色不对,地点不对,人物也不对,叶修还是下意识地想起梦里那一抹浅浅的蓝。
   
 
  好吧,又是蓝河。这已经是一路上叶领队第七次想起这个人了,要知道这一路也才不过一小时多一点点。
 
 
  “沐橙,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叶修看着正托腮看窗外的苏沐橙,突然没来由来了一句。
 
 
  苏沐橙一愣,回头看他。可叶修脸上还是惯常那副平静淡然的招牌表情,一时也看不出什么。
 
 
  “你吗?”她问。
   

  叶修无奈道:“大概吧。”
   
 
  “叶领队有心情分享一下吗?”苏沐橙顿时来劲了。
 
 
  “有空再说吧,太长了,你不是困吗?”叶修说。
 
 
  “好吧,那下飞机你告诉我!”苏沐橙说。
 
 
  叶修点头说好的。
 
 
  苏沐橙又转头看云。太阳像一层金黄色的薄纱盖在云彩上,深浅不一的色块不停变换颜色,橙色粉色亮红色,她看着那云,突然就来了灵感。
 
 
  “我觉得,假如是我的话,”苏沐橙说,“我要是喜欢一个人,肯定看见他开心我就开心。”
 
 
  叶修对照自己:是的。
 
 
  “他要是伤心我肯定也难过死了。”
 
 
  没错。
 
 
  “每天都想看见他,就算听听声音也可以。”
 
 
  大概吧。
 
 
  “他不理我天都要塌下来了。”
 
 
  这个不清楚。
 
 
  “……然后我就不知道了。”苏沐橙其实也不是很有恋爱经验。
 
 
  “够了够了,你睡吧。”叶修说。
 
 
 
 
 
 
 
 
 
  前面那几句都合上了,后面的……就先看看再说吧。毕竟我们都需要时间不是吗。
 
  
  
 
  叶修趁着飞机上的时间小睡了一会,毕竟身为国家队领队,飞机落地之后他也有一大堆事去忙活,比方说更正式的新闻发布会,专访,等等等等。
 
 
  叶领队觉得挺好。
 
 
  人就是这样,一忙起来就能把其它重要的事忘掉了,正好他也不用急于得出个什么答案,也可以暂时回避掉那个他已经回避了一晚上的问题。
 
 
  但很快,叶领队发现自己错了。
 
 
  他开始担心一件事了。
 
 
  最开始发现这事儿,是在发布会的间隙。记者抛出下一个问题,专门针对王杰希的,叶修不用说话,坐在一边发呆,然后问题就晃晃悠悠打着转儿浮出水面了。
 
 
  叶领队偷偷摸出了手机,一点开,没有信息。
   
 
  ——这时差也倒完了,从他掉马到现在满打满算一天过去了,蓝河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问句出来之后没有马上得到解决,很乖巧地就缩在一边了。然后每当叶领队得空的时候,就很乖地上来敲敲他,跟他讲别忘了我啊,我还在这儿哪。
 
 
  这话一出来,叶修忍不住就想开了。他想我都这么说了,蓝河难道没猜出那个战斗法师是我吗?或者说他知道是我了,很崩溃很受不了彻底放弃了?
 
 
  可别介啊,我这才刚幡然醒悟呢。
 
 
  这事碰巧也是叶修先前回避的那个问题。也就是,他世邀赛上干了那么操蛋的事,蓝河怎么办,蓝河怎么想,要不要道歉,要怎么道歉。
 
 
  老叶平生做事问心无愧,少有要道歉的事,说起来这也是他头一次了。
 
 
  蓝河真该感动一下,他一个人占了叶领队叶大神这么多的第一次。
 
 
  再绕回来,蓝河怎么不回我啊,我要不要上去说点话啊?
 
 
  可见在感情方面,叶队还是很没经验很纯情的。
 
 
  拿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三小时的发布会,叶修开了7次手机。而正好在瑞士上飞机前,他也想了七次蓝河。七这个数字是不是代表什么特殊的征兆,预示了后面的结局,我们也不得而知。
 
   
    
 
 
 
   
  
 
 
  总之,蓝河是一整天都没出现。甚至连叶修登上了荣耀,都没看见发着亮的蓝桥春雪四个字。
 
 
  好吧,叶修安慰自己,这不就第一天吗,他也得给蓝河点时间消化消化吧。
 
 
  然后第二天。
 
 
  这天很多选手就陆陆续续往自家俱乐部返了,苏沐橙作为兴欣队长事儿不少,也得赶时间回去。叶修当然是走不了,他还得回家汇报情况吃个团圆饭。

 
  苏沐橙还等着听他和蓝河的小故事呢。她哪猜不出叶修那个“喜欢”指的是谁,无奈时间实在是紧,她还没来得及听呢就得回去了。
 
 
  叶修送她上飞机时苏沐橙还惦记着这事,末了跟他挥挥手,喊QQ上说啊。方锐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
 
 
  正巧旁边那个候机室是飞广州的航班,黄少天喻文州一帮蓝雨的都赶的那班,叶修就又顺手过去那儿送了个机。
 
 
  “喻队长啊,”叶修拉过喻文州,脸上露出那种特心脏的笑,“你们公会部,那个ID叫蓝桥春雪的真名叫什么啊?”
 
 
  “你问这个干嘛?”喻队显得颇谨慎。
 
 
  “好奇啊,你不知道我和人家关系好?”叶修说。
 
 
  喻文州:“……”
   
  喻文州不是黄少天,这话要是去问黄少天,他多半说不上来。喻队对俱乐部大大小小的工作人员都是有点印象的:“好像叫许博远。”
 
 
  “好的好的,慢走不送。”叶修说。
 
   
 
   
 
   
   
  叶修又顺手看了眼手机。
 
 
  怎么还没短信啊。
 
 
  叶领队顿时糟心了。
 
  
 
   
 
  
 
  这个第二天,叶修在等短信,蓝河……还在暴睡。
 
 
  话说这天晚上,苏沐橙下了飞机,立马QQ敲了叶修。
 
 
  叶修这琢磨着,以现在这个情况来看,他确实需要一个顾问啊。他就噼里啪啦键盘一敲,把事情从头到尾都好好讲了一通。
 
 
  职业选手的手速到底不是盖的,不到几分钟叶修就把事情讲完了。他向来是实事求是实话实说的,故事内容没有渲染没有改编,听起来就像荣耀论坛里的818小故事。
 
 
  苏沐橙一言点醒梦中人。
 
 
  “你这是吃醋了啊!”苏沐橙如是说。
 
 
  叶修:“啊?”
 
 
  “你看看你,不光是吃黄少天的醋,你还吃你帐号卡的醋,知不知道网上有个你和蓝河的同人文,景南大大写的在线等,里头也是一样的剧情啊!”苏沐橙继续说,“而且你很厉害,吃起醋都不同常人,这心扎的,我要是蓝河,我现在就拉黑你。”
 
 
  叶修:“……”他一时不知该发问号还是质疑苏沐橙每天的网上活动。
 
 
  叶修说:“不至于吧。”
 
 
  “你这样伤人家心,我看拉黑都是轻的。”苏沐橙说。
 
 
  “你想想他为什么不上线不理你?你再想想你这两天都干了什么事,你就知道原因了。”她继续说。
 
 
 
 
 
  
 
 
 
  ……然后情感白痴叶领队苦苦思索了一晚上,光荣地又双叒叕失眠了。
 
 
  他想起苏沐橙最后那句话。
 
 
  “别傻了,如果这都不算爱。”苏沐橙如是说。
 
 
  顾问的力量是伟大的。苏沐橙迅速帮叶修直面了问题给出了答案,而且还间接地告诉了叶修他应该做的事。
 
 
  叶修拿出手机。
 
 
  他还在思索该怎么道歉,电话就啪一声接通了。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系统姐姐冰冷的机械音响起。
  
 
  他一下子有点慌,然而不久他又拯救回自己飞到太平洋的思绪:都几点了,人家关机正常啦。
 
 
  然后第三天他再打电话。
 
 
  还是关机。
 
  
  再打再打再打,还是关机。
 
  荣耀也不在线。
    
 
 
 
 
 
 
 
  叶领队既然心里都有了答案,行动起来也是十分快速的。
 
 
  他立马就订好了当天飞广州的机票。
 
 
  “对不起,”他对自己排练,“还有,我喜欢你。”
 
     
     
 
 

  ——
 
不瞒你们说,一开始我真觉得这剧情像在线等,要相信我啊!我想到这块的时候还没看在线等呢!
 
在线等好好看,给太太疯狂打call!
 
我卡文了……
 
有没有觉得文风变得很欢脱很随便!这就是我!

很快就要谈恋爱了!

评论(19)
热度(121)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