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雨 16

🎄第三个梦
 
🎄蓝河: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
 
 
 

  这注定是叶领队生命中最离奇最玄幻最不寻常的一天。
 
 
  在这一天,他拿到了第一届世邀赛的冠军,被两个男人同时表白——上一次被人表白他还在上初中。
 
 
  两个男人中,前一个被他狠狠地不留情面地拒绝,而后一个……成功让他失眠了。
 
 
  当然,这只是他失眠的理由之一,另外一个大头是隔壁一晚上都没停的狼人杀狂欢。叶修试图说服自己,失眠只是因为黄少天的垃圾法官水平,但很明显不是的。
 
 
  失眠——这倒不是第一次,但次数也绝不多。第一次是离家出走那天晚上,第二次是和苏沐秋签合同那天,这是第三次。
  
 
  失眠是什么意思?就是他躺在床上,眼前是黑压压不见底深沉的夜色,勾起了记忆深处遥远而不清晰的记忆,还有不时夹着的,蓝河的声音。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第十区新开服。”
 
 
  ……
 
 
“我要求不多,只要他能对我说几句话就好了。”
   
 
  ……
 
 
  他很难过,叶修知道。
 
 
  ——但为什么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他也感觉到那种心脏撕裂一般,彻骨尖锐的疼痛呢。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蓝河,蓝河给他发了十八条好友申请。
 
 
  他想起蓝河的那个兢兢业业管理敌方公会的卧底号。

 
  他还想起升到神之领域后带着卢瀚文四处打团的蓝桥春雪。
 
 
  还有那个坐在观众席上看着黄少天,眼睛亮亮的,笑起来格外柔软温和的小青年。
 

  这些全是蓝河。
 
 
  “人为什么总是执着于没有结局的恋情呢?”
 
 
  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海滩上方是一片草地。草地连着雪山,阳光打在白茫茫雪上,反射出夺目的光。
 
 
  “有个人,我一直……”
 
 
  蓝衣剑客坐在草坡的尽头,身边是一个没有武器的战斗法师。
 
 
  “……”
 
 
  他说了什么?
 
 
  剑客跟战斗法师说话,不时嘴角会上扬出羽毛一般微小柔和的弧度,他的眼睛明亮又温和,弯弯的带着笑意看着战斗法师。
 
 
  不是他。
 
 
  ——你不是喜欢我吗?叶修想。
 
 
  他走近了一些。
 
 
  小剑客一回头看见了他,叶修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的笑意瞬间就僵硬了。
 
 
  “叶——叶神。”蓝河结结巴巴地说。他向后退去,目光躲闪一如今天叶修所见。
 
 
  “……你别过来,叶神,”蓝河说。他退到了不远处一处残垣,垂着眼看不出情绪,“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我喜欢你。”
 
 
 
 
 
 
 
 
  叶修猛地惊醒。
 
 
  房间一片漆黑,只有电脑还开着,在深沉的夜里发出荧荧的,幽蓝色的光。
 
 
  已是凌晨三点了。
 
 
  他脑子里还是蓝河刚才那句“我喜欢你。”,像加了立体环绕音的单曲循环,一遍一遍地播放。
 
 
  还有……那句话。
 
 
“梦不能证明什么,但至少它可以证明,这个人走到你心里了。”
 
 
  ——这是第三个梦了。
 
 
  所以……
 
 
  蓝河喜欢他。
 
 
  那他呢?
 
 
  他对蓝河,又是什么感情呢?
 
 
 
 
 
   
 
 
 
 
  如果说这天对叶修来说只是不同寻常的,那对蓝河而言,就是彻底的,彻底的糟糕。
 
 
  铜雀春深——战斗法师——网友——不管怎么说都好,反正这个人撂下了那么一句不知所云的话之后就下线了。
 
 
  有点不妙,蓝河想。
 
 
  不管是这句话的语气还是内容,都给人带来一种大大的不妙的预感。
 
 
  于是蓝河睡不着了,或者说,一夜无眠。
 
 
  他用三个小时的时间把自己和战斗法师从相识到现在的所有聊天记录都看了一遍,又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消化整理。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大大的不妙的结论。
 
 
  ——想错了吧。
 
 
  但是,从一开始就觉得熟悉的声音,和国家队完美契合的行程,战斗法师,职业级的技巧,还有一天不嘲讽就会死的设定……
 
 
  都清清楚楚地告诉他,那不是梦。
 
 
  说不定,说不定屏幕对面的那个人,就是叶修。
 
 
  那个叶修,那个他喜欢的叶神,那个一个月来每天和他闲聊的战斗法师,那个他刚刚决定把所有事情都对他说出来的……
 
 
  都是叶修。
 
 
  蓝河有一句mmp不得不说。
 
   
 
 
 
 
 
 
 
  所以就是……他对着叶修,说他一直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免贵姓叶,最近当了中国队领队,今天还凶得他累感不爱?
 
 
  蓝河跪了,蓝河想撞墙,蓝河想直接狗带算了。
 
 
  他能怪叶修吗?叶大神喜欢开小号溜达这事儿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怪只能怪他年少无知,把所有事都掏心掏肺地跟不相熟的网友一通全说出来了。
 
 
  ……这才是这个世界给他的,最大的恶意啊。
 

 
 
 
  
 
 
 
  但是,但是,蓝河又想,假如屏幕对面那人真的是叶修的话,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他是叶修呢?
 
 
  这样戏弄自己好玩吗?
 
 
  或许在叶修眼里很好玩吧。
 
 
  蓝河只想苦笑。
 
 
  他是很生气,很崩溃,很无奈……但他有什么资格对那么大个大神生气呢。
 
 
  毕竟从头到尾,狼狈的那个人都只是他。
 
 
  表白的人是他。
 
 
  ……自他跟战斗法师说出那句话起,他就已经把自己摆到最卑微最渺小的姿态了。
 
 
  不是“说不说”,而是“会得到怎样的回应?”。
 
 
  大概很好笑吧,蓝河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可笑。还能有更尴尬一点的事吗?没有了。绝对是世间独一份的尴尬。
 
 
  好不容易准备放弃了,却又来了这么一档子事。
 
 
  叶修会怎么想?会觉得他很恶心吗?
 
 
  这回蓝河真的不敢想下去了。
 
 
  眼瞧着都快八点了,换算一下时差那边还是午夜,但是,等第二天呢?
 
 
  叶修……叶修会说什么吗?
 

 
 
 
  
 
 
 
  蓝河真的是摸不透叶修这个人。这人一边跟自己在网上聊天胡侃,一边又在世邀赛上对自己说出那么伤人的话。
 
 
  呵呵,老叶的心,猜不透啊。
 
 
  干脆不猜了。
 
 
  蓝河直接拔卡下线关手机,行为准则就贯彻一句话,眼不见心不烦。
 
 
  不管你跟我说什么,我看不见不就好了。
 
   
 
 
 
 
   
 
 
 
  俗话说,酒能解千愁。
 
 
  蓝河醉的很快。他酒量本来就不好,奈何又真心想醉,当然还有一个理由,他的确熬夜了,两天加在一起他只睡了三个小时。
 
 
  ——这一睡就是整整两天。
 
 
  暴睡加宿醉带来的结果显然很不好,更难过的是那些他打算忘了的事终于过了酒精的麻痹时效,争先恐后地复苏过来。
 
 
  蓝河起床的时候头痛欲裂,但这些身体上的疲惫都比不上他此时由内到外由衷的mmp。
 
 
  解千愁,蓝河想,解你妈的愁。这简直是愁上加愁。
 
 
  他想打个电话给春易老请几天假,但看着关机的手机,他又没有勇气开机。
 
 
  ……好吧,蓝河想,我直接去俱乐部说好了。
 
   
 
 
 
   
   
 
—— 
 
我也mmp了,看完悟空传之后我整个人都是mmp,然后写文的时候也特别mmp,只想mmp……
我都能猜到评论了——我等着开虐呢你给我搞笑来了?!
唉,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17)
热度(118)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