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叶蓝]雨 15

🎄史上最尬掉马方式
 
🎄蓝河:我喜欢一个人。
 
 
 
 

——
 
  
 
 
 
 
 
  “我好像……还没跟你讲过我以前和叶神的事吧。”
 
 
  他说。
 
 
 
 
 
  说出来吧。
 
 
  说完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到底需要多长的电缆,才能让你的声音跨越雪山与湖泊,白昼与群星,传到地球另一端我的身边。
 
 
  被电信号转换过的声音夹着耳机自带的滋滋的电流声,有轻微的失真。
 
 
  叶修本来不准备听的。他可是当事人,干嘛要听别人原原本本地讲一遍他已经经历过的事呢?
 
 
  但也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地,蓝河问他要不要听的时候,他没有拒绝。
 
 
  
 
 
 
 
 

  “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第十区新开服。”
  

  “当时神之领域里有个人和我不对头,会长为了化解矛盾,就把我调到第十区发展公会。
 
 
  “大概是在打蜘蛛洞穴的时候,就差十秒钟,系统公告上就说他拿了首杀。在之前他已经拿了一个隐藏boss的首杀了。
   
 
  “……我就感觉,这个人挺厉害的,可以认识认识。”
 
 
  蓝河低声笑了笑,声音莫名其妙的有一丝苦涩的,微微的难过。
 
 
  “假如我知道他就是叶神的话,我肯定不会去的……不过他最后也理我了,可能是因为我一连发了十八个好友申请吧。”
 
 
  “——然后我就说,兄弟,跟我们刷个记录吧。”
 
 
 
 
 
 
 
  “其实一开始我没有想刷记录的,我就是想和他认识认识。没想到他那么厉害,用那个一波流——一波流你知道吧,一次就把记录破了,特别厉害,我当时都看傻了……”蓝河话说得特别慢,好像带着笑音,又有点伤心和怀念。每一个字都像在心中重复过无数遍,缓慢又清晰。
 
 
  “我还想拉他进公会,没想到他就是一打工的,任务完成就退公会,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特绝情。我一开始还挺生气,觉得这人太不会做人。
 
 
  “后来才知道他对所有人都一样,一视同仁。”
 
 
 
 
 
 

 
  “再后来,叶神就开始给我们这些公会打工。他除了稀有材料以外什么都不要,现在想想应该是为了升级千机伞吧……我还想跟他打友情牌,但从来没成功过。
 
 
  “我还奇怪呢,第十区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大一高手,我就跑去问了会长。会长又跑去问战队里的人……然后会长就回来跟我说,他是叶秋。
 
 
  “我当时都吓傻了,”蓝河又笑了起来,“我以前最喜欢的就是黄少和他了,实在是……形容不出那感觉,太激动了,又总觉得难以置信,像一场梦。”
 
 
  “叶秋是什么人啊,还来给我们打工,假如我是会长,倒贴我都……
 
 
  “我还问过系舟,要不要跟他要个签名,但后来又想,那太没面子了。”
 
 
 
 
 
 
 

 
  “当时好像除了我们和嘉王朝的人以外,没人知道君莫笑是叶秋大神。嘉王朝的人就撺掇大家组成联盟,想把叶神杀到进不了副本。
 
 
  “我当然没去。”
 
 
  蓝河顿了一下:“你会觉得无聊吗?”
 
 
  叶修说:“没,你继续讲。”
 
   
   
 
 
 
 
 
  蓝河接下来又说了很多,公会围剿,副本攻略,圣诞活动,公会卧底,千波湖,等等等等。蓝河时不时就会笑起来,有些苦涩,又像是过往追忆的无奈,那种羽毛般轻柔的叹息像细小的电流,顺着耳机线传进了叶修耳边。
 
 
 

 
 
  “他升上神之领域的那一天,大家都特别高兴,说十区毒瘤终于走了,太好了,”蓝河说,“我当时想,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但是……并没有。”
 
 
  “我好像并没有习惯,没有君莫笑的日子。”
 
 
 
 
 
 
 
 
  “他头像是灰的,慢慢的就沉下去了,到我好友列表的底部了。
 
 
  “我每天都按部就班地发展公会,抢野图boss抢副本记录,做我该做的事。太奇怪了,君莫笑和我其实没说过几句话,但少了他……我就是不习惯。
 
 
  “一开始我想,我是不是有毛病啊,当个卧底还给人家管理公会,人家走了还成天想他,想他回来,想他嘲讽我。
 
 
  “再然后,一连三天,我都梦到了他。”
 
 
 
 
 
 
 
  “梦不能证明什么,”蓝河说,“但至少它可以证明,这个人走到你心里了。”
 
 
  “我当时已经纠结好几天了,那串梦更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起床之后我就想,可能我真的有一点点喜欢他吧。”
 
 
  “开始我挺绝望的。笔言飞跟我说我搞错了,他说我只是崇拜他而已,那不是喜欢。可我又有什么什么办法,”蓝河叹了口气,“我是真的喜欢他。”
 
 
  “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太奇怪了,那是个大神,还是个男的……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男人,以前我还想过找心理医生,你说这有多好笑。
 
 
  “暗恋最累人了。我看他的新闻发布会听他的声音看他的脸,他对着镜头笑就像是对我笑一样。
 
 
  “我要求不多,只要他能对我说几句话就好了。
 
 
  “但就连这样也做不到。”
 
 
 
 
 
 
 
 
  “我以前跟自己说,这样不行,我得忘了他才好。只要能远远看他几眼就好,我就放弃。可人总是不满足的。
 
 
  “我还想听他对我说话,看他的比赛——笔言飞说我也想听黄少对我说话,看黄少的比赛。
 
 
  “但这些不一样。
 
 
  “一点都不一样。
 
 
  “如果他不是那个叶神就好了,就是个普通玩家,每天刷刷副本……但这样不行,太自私了。”
 
 
   
 
  
 
 
  “今天……今天你知道的吧。”
 
 
  “我终于看见他了。”
 
 
 
 
 
 
 
  “我累了,就这样吧,”蓝河说,“人为什么总是执着于没有结局的恋情呢?”
 
 
  “自己都知道没有结果,却还是忍不住继续,也挺没意思的。
 
 
  “而且,他应该很讨厌我吧。”
 
 
  “谢谢你听我讲这些……都这么晚了,我就是想找个人说说,只有你能听我讲了。”
 
 
 
 
 
 
 
  “——我吗?”叶修说。
 
 
  “小蓝,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吗?”
 
 
  
 

  蓝河没反应过来:“啊?”
 
   
 
 
 
 
 
 
  叶修只记得苏沐橙以前问他:“不过有个问题啊,你说他要是知道你是叶修该怎么办啊?”
 
 
  “你难道要瞒人家一辈子吗?”
 
 
  “你干嘛不说你是叶修?”
 
 
  不行,叶修想,不行,我得告诉他才好,不然就真的……
 
 
  真的来不及了。
 
   
  

 
   
 
——
 
  mmp,我想当个读者,坐等更新,读者真幸福,每天又有野望看又有夫妻任务看还有白昼梦……
 
  我从六月底想到现在的这一幕,我本来准备用六千字来爆肝的这一幕,居然,卡文了……我真是想死,明天的更新很难啊,说不定没有呢。
 
  我只想说,老叶的路还很长……
 
   
  
  
 
 

评论(24)
热度(147)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