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雨 14

🎄重发,世邀赛完成时
 
🎄失去了曾经的感觉,香菇
 
 
 
 
 
 
  ----
   
   
 
 
 
 
  叶修这是头一次比赛的时候这么心不在焉。
 
 
  真是太糟糕了。他还是很生气,但已经不知道在为什么生气了。
 
 
  一方面他恼怒蓝河的逃避,另一方面他又愧疚自己做出的那些事。蓝河到现在都没回来,叶修感觉自己有些过分了。
 
 
  更糟糕的是,他竟然为了不相熟的网友情绪失控了。
 
 
  怎么会这样?叶修自己也想不明白。他一贯是冷静自持的,这从来都不是他的作风。
 
 
  叶领队眼睛还盯着大屏幕上的决战场面。团战的战术大体上由肖时钦制定,精密如机械上的轮轴,肖时钦最擅长的就是以弱胜强,战术考虑到战局一切的可能性。
 
 
  所以……会赢的。

  也许是关于决赛的画面他想过太多,现在预想中的事情发生,叶修反而没有多大的感觉。毕竟在场上的人,一直都不是他。

 
  冠军会是我们的。
 

  可蓝河的座位还是空着的。
 

 
 

 

    
      

 
  发布会第一场结束时,叶修就从里面逃出来了。
 
 
  外面已经是夜晚了,灯柱发出暗淡的光,街道两旁斑斓的霓虹灯像一个一个彩色的光点跳跃着。树被风吹动,扰动了一团一团的光。
 
 
  叶修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他架着墨镜,黑衬衫中露出一节小臂,再向上是骨节分明形状优美的手,正夹着一支烟。

 
  路灯下那一段修长漂亮的手指白皙到接近透明。

 
  烟猛地被抽走。

 
  “先恭喜你拿了亚军。”叶修随动作缓缓回头,看向来人。
   

  布莱恩手上拿着刚抽过的那支烟,就着叶修吸过的地方深深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中他笑起来,但没什么温度:“……谢谢,找个地方坐坐?”
 
 
  “在这说就好。”叶修说。
 
 
  “你确定?”
 
 
  叶修很无所谓地点点头,从烟盒又推出一支烟啪一声点上火。他靠在栏杆上,目光定格在夜色深处,遥远而不清晰。
  

  “一个月过去了,叶,”美国人却一直看着他,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你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这倒是正撞在枪口上了。
 
 
  叶修晚上出来,本来就是因为烦,这一出,更是烦上加烦。
 
 
  “是啊,一点也没有。”叶修说。
 
 
  拒绝来得太快,但还在布莱恩的考虑范围内。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一个月叶领队从内到外摆出的都是拒绝的姿态。
 
 
  布莱恩早有准备:“那你告诉我,你是不喜欢男人,还是不喜欢我?”
 
 
  不喜欢男人,就意味着布莱恩还有可能,但是说不喜欢他,就是喜欢男人了。
 
   
 
   
 
 
  正巧叶修手机震了一下,叶领队拿起来,蓝河说:“我下飞机了。”
 
 
  叶修突然笑了。

 
  他举起手机,对布莱恩晃了晃:“看见没?这个,我网友。”
 
 
  “--我就是喜欢他,也不会喜欢你的。”叶修说。
 
   
     
    
   
 
 

 
  刷卡,开门,进房间。
 
 
  一片漆黑。
 
 
  中国队今晚还要再在苏黎世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再回国。
 
 
  那边黄少天扯了一群人玩狼人杀,十二人加一个法官正好,叶修不会玩,一个人回了房间。
 
 
  太空了。
 
 
  叶修头一次觉得这个房间这么空。
 
 
  再隔音的房间也挡不了十几个人凑成一锅的吵闹,隐隐约约能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狼人请睁眼,哎呀孙翔你会不会玩的,天黑请闭眼啊,我靠又得重开,我说了孙翔不是狼人,你是不是傻……他是骑士,神经病吧我知道你是战斗法师,这不是在玩游戏嘛……
 
 
  电脑开机。
 
 
  他口袋里只有一张铜雀春深的卡,也用不了别的。

 
  蓝河会在线吗?
 
 
  叶修突然想起刚才说的那句话。
 
 
  “我就是喜欢他,也不会喜欢你的。”
 
 
  ……
 
 
  还有今天发生的一切一切。
 
 
  不在最好。
 
   


 
     
  蓝河头靠在弦窗上,闭着眼假装睡觉。
 
 
  一开始并不是假装,他太累了,什么都不想干,只想靠睡眠来逃避现实。可他睡不着,身边的朋友们都在看发布会的直播,叶领队在上面发言,声音避无可避地传进蓝河的耳朵里。
 

  蓝河想让他们不要放了,他一点也不想听到叶修的声音。
 
 
  太可笑了,他想,就在一天前他还迫切地想听叶修说的每一句话。
 
 
  叶修的声音。
 
 
  叶修对他说的话。
 
 
  ……
 
 
  他曾经喜欢,现在依旧喜欢的人,头一次离他那么近地跟他说话。
 
 
  可蓝河宁愿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忍不住抽丝剥茧地回忆团队赛前和叶修的那一次短暂的接触,这毕竟是他第一次跟叶修说话啊。
 
 
  可一想到他就说不出的难受。
 
 
  叶修原来是这么想他的。
  

  ……他大概误会了吧,蓝河想,我不是那种人啊。我来这里不只是为了看黄少,是为了看你,看这场比赛啊。

  所以,他在叶修的心里,只是一个肤浅的蓝雨脑残粉吗?
 

  ……
 
 
  太累了。
 
 
  喜欢一个人,原来是这么累的事情。
 
   
   
 
    
  
 
 

  佛说,世间有八苦。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而不得。
 
 
  太苦了。
 
 
  不如放弃吧。
 
      
 
  
    
   
  
 

  
  从一早开始蓝河就知道,这是一段错误的感情。他一边明白这些全都不应该,一边又忍不住,忍不住再靠近一点点。
  

  感情不就是这样的吗?无法为人所预料,不受控制,没有道理。莫名其妙的开始,莫名其妙的结束。

 
  所以……就这样吧。

 
  也是时候放弃了。
 
 
  每个人都告诉蓝河,那是不可能的,那可是大神,怎么可能看到你呢。蓝河起初不信,他在神之领域打团,偶尔也能看见君莫笑,随便聊几句家常打声招呼,似乎也挺好的。
 
 
  但后来叶修组了战队,渐渐的,蓝河再也看不到他了。不过那也无所谓,大神本来就应该在那的……再后来蓝河就想,只要他能看见自己,跟自己说几句话就好了。
 
 
  现在目标达到了,是时候离场了。
 
   
     
  
 
  
     
 
 

  飞机落地,他习惯性发了条短信给铜雀春深。这两天战斗法师老问他行程,这已经成了无意识的了。
 
 
  “我下飞机了。”蓝河说。
 
 
  ……他还是喜欢叶修,但慢慢的总会不喜欢了吧。

 
  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世界还是那个世界,生活也还一样得过。
 
 
  这样也挺好的。
 
   
   
     
 

 
 
 
 
 

  蓝河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同样是一片漆黑的房间,除了他只剩下尘埃,什么都没有。
 
 
  他想跟别人说,我喜欢一个人。
 
 
  但我现在不喜欢了。
 
 
  那个人不能是春易老笔言飞。
   

  铜雀春深在线。
 
 
  他大概可以把一切都说出来吧,蓝河想。包括那些最隐秘的不可言说的爱与无人得知的告别。
 
 
    
    
   
   
 

  “我今天见到叶神了。”蓝河点开了铜雀春深的私信框。
 
    
  
    
 
 
  叶修点了根烟。
 
 
  “我感觉,他挺讨厌我的……”屏幕对面的小剑客说,“我和他其实不怎么认识,为什么会这样呢?”

   
 
 
 
  “啊,对了。”  
 
 
  “我还没跟你讲过我和叶神的事吧。”
 
   
    
     
----
 
 

没有感觉明天补!
 
年度……煽情……狗血……大戏……吗……

之前删掉了重来,没有保存,然后后面……我靠,啥都不记得,再写的时候又没那个feel,想死,港真
 
外国佬正式退场!

评论(19)
热度(96)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