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叶蓝]雨 13

🎄世邀赛进行时
 
🎄叶修:我吃起醋连黄少天都打
 
 
 
 
 

 
 
--
 
 
 
 

  当天晚上,叶修第二次梦到了蓝河。
 
 
  仔细想想他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不过毕竟梦是没有理由的,你非要揣测的话,大概一辈子都猜不出来。
 
 
  所以叶修不再想了,权当那是一个意外。
 
 
  梦的内容他也记不太清了,大概是他还在第十区的时候,撑着把三四十级的千机伞坐在千波湖边。他身边是个高马尾小剑客,举着根钓竿在钓鱼。
 
 
  他和蓝河间没什么对白,整个场景只有湖面被风吹得微微晃动,荡漾出一圈一圈粼粼的水纹。
 
 
  这是第二场梦了。
 
 
 
 
 
 
 
 
 
  蓝河下飞机的时候看着瑞士澄澈的蓝天,脚步都连带着心的雀跃轻快几分。
 
 
  他给手机里的铜雀春深发消息:“我到啦!”战斗法师许久都没回,也许是刚回国在倒时差吧。
 
 
  这并没有影响到蓝河的心情,一想到能看见黄少,能看见喻队他就说不出的开心。
 
 
  不过最开心的,还是能看见叶修。
 
 
  然而这句话他也只能在心里说说了。
 
 
  “我决定了,”他扭头跟笔言飞说,“我从现在开始要记日记,今天绝对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
 
 
  笔言飞困死了:“你不准备倒时差吗哥,让我睡会吧…”
 
 
  “睡什么睡啊比赛都快开始了!时间紧迫容不得睡啊二笔同志!”蓝河抓住笔言飞的脖子就开始晃。
 
 
  “所以我说赶时间绝对是个错误,”曙光旋冰评论道,“起码也得先给人睡个囫囵觉清醒一下吧。”
 
 
  “你对荣耀不是真爱,是真爱就得像我这样,”蓝河说,“时差和三小时的睡眠都抵挡不住我看完比赛的全过程!”
 
 
  “你那不是对荣耀真爱,”笔言飞终于忍不住说了,“你是对某些人真爱吧,比如叶某人。”
 
 
  “你你你你别乱说啊我警告你,我这是纯粹的见证历史性时刻的激动好不好。”蓝河脚步一乱,忙不迭开始辩解。
 
 
 
 
  
 
 
  俱乐部的特权,蓝河他们此时坐的座位颇为靠前。他们这是第三排,坐的是俱乐部报了名的工作人员,第二排则是他们蓝雨的职业选手,卢瀚文郑轩之流。
 
 
  “小蓝!”卢瀚文跟蓝河也算熟络,看见他热情地打招呼。
 
 
  他笑得实在是太阳光太干净,蓝河都有点不好意思质问他为什么叫自己小蓝了。
 
 
  站在上面的主持人说的英语,但因为是中国队对阵美国队,说完英语后也加了一段中文翻译。蓝河懒得听开场白,干脆拿了根应援棒一下一下地敲笔言飞的膝盖。
 
 
  “这里,恩……不对,这里,这里,诶对对对,就这!”蓝河拿着根棒子在笔言飞膝窝处敲来敲去,终于找到他要的位置,一棒子下去膝跳反应,笔言飞腿猛地一抬,他本来把手机放腿上,这一抬就给震到了地上。
 
 
  “我靠,”笔言飞说,“蓝桥你丫的够了哦?!你今天是吃了脑残片吗激动到智商下降?”
 
 
  蓝河理直气壮:“我不是说了吗,今天绝对是我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特激动,根本停不下来。”
 
 
   
  
   
 
 
  先进场的是中国队。
 
 
  也没什么原因,就是打头的C比美国的U靠前而已。
 
 
  整个赛场光一下子暗了下来,聚光灯打在出来的人身上,顿时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和掌声连成一片。
 
 
  黄少天特别有大神范儿,进场后首先是扫视一片人群,凭借五点零的视力发现了蓝雨一众。
 
 
  “郑轩!小卢!”他朝那边挥手,“队长他们在那呢你快看!”喻文州看向那边,朝他们笑了笑。
 
 
  “黄少!!!朝我们这挥手了!!!!”蓝河拼命扯笔言飞袖子。
 
 
  笔言飞被扯的七荤八素:“我靠你冷静点又不是对你挥……”
 
 
  “我不管!”人群的尖叫声中蓝河扯开了嗓子对笔言飞吼,“他怎么这么帅!我爱他!!!!”他抓住笔言飞死死不放手,通过手上传来的力度表示自己的兴奋之情。
 
 
  笔言飞外套没拉拉链,套的比较松,蓝河一使劲就把他袖子从肩膀上拉下来了。
 
 
  蓝河:“……”
 
 
  笔言飞彻底火了:“蓝桥你够了哦?!”他抄起旁边的应援棒就打了下去。
 
 
 
 

 
 
 
  黄少天热情地朝人民群众挥手的同时,叶领队正在找座位。
 
 
  A区--三排--27座。
 
 
  还挺近,是偏一偏头就能看见的座位。
 
 
  叶领队抬头时,正好看见座位上的小青年紧紧抓住旁边人的袖子,眼睛里好像有一闪一闪碎碎的星光。他脸上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谁。
 
 
  反正不是他。
 
 
  叶领队又看了一会,蓝河跟旁边人说了什么,一激动把人家袖子拉下来了,表情瞬间呆滞,有点迷茫,又带着尴尬地看那人,那人举起应援棒打下去,啪唧一声。
 
 
  叶领队有点不爽。他神色平常地转头回来,正巧看见美国队进场。为首的队长看着他,表情怪怪地比了几个口型。叶领队顿时更不爽了。
 
 
  “什么鸟语。”叶领队问喻队长,喻队长英语不好,淡定摇头。
 
   
 
 
 
 
  要说我们叶修叶领队,平时不修边幅还看不出来,稍微一收拾那也是走气质流的。此时面无表情坐在选手席上,特别有范儿。
 
 
  “诶你家老叶,看见没,就在那。”笔言飞手一指。
 
 
  蓝河说:“哪呢哪呢?”他顺着笔言飞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叶领队正摆造型呢。蓝河心猛地一跳,脸蹭一下红了,“呃,恩……”近看还是挺帅的……
 
 
  笔言飞捂脸:“完了完了,老蓝你彻底栽了……”
 
 
 
 
 
 
 
  蓝河颇有同感。他喝了口水平复一下内心激动的心情。这还是他第一次离大神坐的这么近,以往都只是远远地,远远地瞧上一眼。
 
 
  这个位置的角度很适合拍照。
 
 
  蓝河挣扎许久,最后还是拿手机调成了相机模式。他跟自己说,就拍一张,拍一张就好了,现在不拍以后就没机会了……他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深呼吸,深呼吸,然后举起来按快门。正巧这时叶领队又回头看了他一眼,顿时和黑洞洞镜头对上。
 
 
  咔擦。

 
  叶修:“……”
 
 
  蓝河:“……”
 
 
 
 
 
 
 
 
  叶修想,这人干嘛呢,不会在拍黄少天吧?
 
 
  蓝河想,我靠,什么情况。
 
 

 
 
 
 
 
  “二笔二笔二笔……”蓝河声音都有点打颤,“刚才,刚才我跟叶修对上视线了……”他抖着手点开照片,叶修带着点惊诧的表情下还有浓重的黑眼圈,掩都掩不住的疲惫。
 
 
  蓝河顿时就心痛啊,皱着眉满脸的心疼。他扭头说:“他都有黑眼圈了……”
 
 
  叶修看见蓝河拿着照片和好友说话,还皱眉。你皱什么,嫌我挡你镜头了?
 
 
  黄少天就有那么好,让你从头到尾都在看他?
 
 
  叶领队不爽,特别不爽。心里战斗法师一个斗破山河狠狠打在剑客身上,再接个霸王连拳,小剑客被打得吐血,衣服上全是斑斑点点的血迹,叶修一下子又不忍心了。唉,算了,不打了。叶修叹了口气。
 
 
 
 
 
 
  喻文州提醒一下跑神的叶修:“领队,上场了。”
   
 
  叶修面色如常,整整衣领站起来:“我们走。”
 
 
  聚光灯打在台上,远远那边美国队众人也站起来,走到台前双方握手,摄像机记下历史性的一幕。
 
   
 
 

 
 
  “叶,我看到你刚才在叹气,”布莱恩在他耳边说,“你没事吧?”他声线低沉而有些沙哑,贴得极近地在他耳边炸开。
 
 
  叶修抬起头,很平淡地看了他一眼。布莱恩屏住呼吸,定定地看着他。
 
 
  他会说什么--?
 
 
  叶修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走到下一个人那边跟他握手。
 
 
 
 
 
 
  布莱恩:“……”所以就只是很随便地看了一眼咯。他不甘啊,目光忍不住流连在叶修身上不肯收回来。
 
 
  喻文州也复杂地看着这个队长。这可是总决赛,不好吧?他的手停滞在空中,提示性咳嗽一声把布莱恩拉回现实。
 
 
  握手,下一个,握手,下一个。
 
 
  比赛开始。
 
   
 
 
 
 
 
 
  总决赛的地图完全是随机的。屏幕上打出地图的视频信息,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峰,底下一片云海,白雾茫茫,看不清脚下。山巅中央插着一杆旗帜,被风吹的猎猎飞扬。
 
 
  黄少天说:“绝杀图。”
 
 
  烟雨战队的李华说:“用忍刀的话,未必上不来。”
 
 
  “这图不适合剑客。”叶修说。
 
 
  “魔道学者呢?”喻文州笑了。
 
 
  众人看向王杰希。
 
 
  叶修说:“你可以解除封印了。”
 
 
  王杰希淡淡点了点头:“那我去了。”
 
 
  “玩得开心点啊!”后面黄少天喊。
 
 
 
 
 
 
  王杰希走后还有半分钟的调整时间。黄少天趁着机会扭头跟叶修说:“你看这图,酷不酷,是不是特有华山论剑的感觉?我的夜雨声烦上去肯定特别酷。”
 
 
  叶修说:“你得了吧你,就你那一身黄,上去像观光点捡垃圾的。”
 
 
  黄少天:“……”
 
 
  黄少天难得有无语的时刻,叶修瞬间解气了。
 
 
 
 
 
  借这个时间,叶领队也认真反省了一下自己。他最近可能是被美国队那个鬼佬闹得有点神经质了,今天明显得有点不正常。
 
 
  不过……叶修又想,这大概也不能怪他。蓝河有点过分了,不就拍黄少天挡了个脸嘛,至于吗。
 
 
  更何况就算是叶修本人和蓝河也是有交情的,但从头到尾蓝河眼睛里都只有他旁边那个话唠。话唠有什么好的,他就搞不明白了。
 
 
  叶修突然又想上去扯着蓝河衣领问清楚,他一个好端端大神摆在那,哪里比黄少天差了?
 
     
 
    
 
 

 
  “夜雨声烦上去肯定帅呆了!”蓝河说,“不知道黄少会不会上场。”
 
 
  “大概不会吧,这图不太适合剑客,”笔言飞冷静地分析情况,“你看,王杰希上了。”
 
 
  第一盘需要摸清地图,所以各队选择的方案都比较稳妥。由美国队的一名忍者对阵中国队的王杰希,看上去是一个比较安全的选择。
 
 
  王不留行载入。
 
 
 
 

  “风很大啊……”叶修看着屏幕上王不留行被风吹得微微后退。
 
 
  “越靠外围风越大,”方锐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端倪,“你知道老魏说的吧,一切游戏内容都可以找到解释。为什么外面风会大呢?是不是山中央的擂台场就没风了?风眼在哪里?”
  
 
  “这些王杰希会告诉我们的。”叶修淡淡道。
 
 
 
 
  说话间王不留行手中灭绝星辰一挥,一道星星折线成型,朝着云雾中一道人影疾射而去!
 
 
  那忍者也发现了王不留行,手上飞速结印,赫然是地心斩首术的手型。
 
 
  星星折线的速度,和忍者结印的速度,究竟哪个更快一些?
 
 
  没有命中!
 
 
  忍者身形沉下,消失在地面上。同时王不留行骑着扫把朝他怒冲而去,手上一把驱散粉,此时忍者猛然冲出!
 
 
  措手不及,没人料到忍者会埋伏在此处。然而王杰希扫把摆出一个诡异刁钻的角度,就这么硬生生从攻击的空隙中钻了出去!
 
 
  魔术师打法。
 
 
 
 
 
  这是王杰希在世邀赛中的第一次上场。在此之前,确实有人听说过这个以诡谲著称的魔术师打法,但没人亲眼见过。
 
 
  正如全明星赛上的唐昊一样,美国队的忍者瞬间就被打懵了。
 
 
  唐昊在选手席上看得异常解气。那忍者甚至还没来得及反攻,就被一波带走了将近百分之五十的血量,而且,还没有丝毫挣脱的迹象。
 
 
观众都震惊于魔道学者绚烂无比华丽无比的出手。
 
 
  一波带走!
 
 
  魔术师无解!王杰希无解!
 
 
  还有什么人能打败他吗?
 
 
  当然有。
 
 
  美国队下一位选手:布莱恩。
 
 
 
 
  
 

  布莱恩进场时,只在公共频道说了一句话。
 
 
  “我是来终结你的。”
 
 
 
  
 
 
 
  叶领队正坐在选手席上,不时回头跟方锐讨论些什么。屏幕上战况激烈,他也没顾及去看。
 
 
  “好的,那就这样吧,下场我上,”方锐一拍大腿,“哎呀,关键时刻还是得让本人出马啊,你说这个布莱恩平时看着给里给气的怎么荣耀还打得这么不错啊,也就比我差一点点。”
 
 
  “恩,好的,”叶修点头,“期待点心大大的表现,祝你虐菜开心!”
 
 
  “看我的!”方锐扬拳头。
 
 
  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在外人看来还算有迹可循,但方锐的猥琐流气功师就完全是原创的了。即使在技术上方锐远远比不过已经一挑二完了的布莱恩,猥琐上也是有得一拼的。
 
 
  更何况,他还和叶修讨论到了一个可能性。
 
 
  拔旗。
 
 
  风洞就是那个旗帜。只要拔掉,风就会停止。而在此之前,白茫茫云雾也是对气功师的最好掩饰。
 
 
  叶修所料没错,方锐最终是终结掉了布莱恩。
 
 
  而此时他们迎来了意外之喜:新上场的人,是个盗贼。
 
 
  方锐到底有多了解盗贼这个职业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他能告诉别人的,就是他以35的血量终结掉了这个盗贼。
 
 
 
 
 
 
  
  最终擂台赛是6:4领先。
 
  出师大捷。
   
 
   这场比赛几乎处处都是亮点,开场王杰希刁钻诡谲的魔术师打法,布莱恩的一挑二,方锐的终结和末场黄少天的反一挑二。
 
 
  结束时黄少天尚有百分之三十的血,不少人都在喊着一挑三的口号。场中欢呼声此起彼伏,大家心里都想着,这是中国队妥妥赢了的节奏啊!
 
 
  蓝河也特别激动自豪:看,这就是我们蓝雨的大神!这就是我们的中国队!
 
 
  中国队必胜!
 
 
  他给黄少天欢呼到嗓子都有点微哑,距离团队赛开场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他揉了把脸,想着先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再说吧。
 
 
  “二笔去不去洗手间?”他问旁边人,笔言飞摇头,挥手示意他快滚。蓝河也不在意,一个人溜溜哒哒走了。
 
 
 
 
 
 
  叶领队看见蓝河一个人走了,卫生间的方向。他去干什么?
 
 
  眼下团队赛选手也已经上场准备了,他倒是闲着没事做,干脆脱了队服搭到椅背上,转身跟了上去。
 
 
 
 
 
 
 
  蓝河之前跟笔言飞说,今天绝对是他最开心的一天。
 
 
  事情并不是这样。
 
 
 
 
 
 
 
  他摘下眼镜放到梳理台上,拧开水龙头时冲下来的水流带走了一些先前的燥热。水拍到脸上,是那种能让人冷静下来的凉。
 
 
  蓝河又拿水冲了手腕向上那一截小臂,凉意蔓延开来。他闭了闭眼,突然听见耳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这不是小蓝吗?”那人说。
 
 
 
 
 
 
 
  太耳熟了。
 
 
  蓝河第一反应是什么熟人,但仔细一想又说不出是谁。他眼镜都没戴,下意识转过头,眼里还带着丝疑惑迷茫。
  

  然后他就看见了,站在他身前的叶修。
 
 
 
 
 
 
 
 
  扑通,扑通。
 
 
  那是心跳的声音
 
 
  --所有声音突然都消失了,此刻在蓝河的世界里,只剩下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来了]他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伴随着血液炙热的汩汩的流动叫嚣着[他真的来了。]
   
 
  
  
 
 
  --他为什么来了?
 
 
 
 
 
   
 
  假如不是他,是别的什么人就更好了。
 
 
  在那一刻,下意识的,蓝河这么想。
 
 
  这是什么情况?在蓝河的构想里,和叶修的相遇从来就不该是这样的。
 
 
  太狼狈了,他连眼镜都没戴上呢。
 
 
  假如在他面前的不是叶修,是黄少天,蓝河会很激动;笔言飞入夜寒或是什么别的熟人也没关系……但怎么会是叶修呢?
 
 
  太狼狈了,太尴尬了,不该是这样的。
 
 
  这个距离太近了吧。
 
 
  蓝河现在只想跑。
 
 
 
 
 
 
  太近了,有些话会忍不住说出来的。
 
   
 
 
 
 
 
  在见到蓝河的那一刻,叶修本来是很开心的。他看见蓝河了,这么近,这么猝不及防,他甚至能看到湿漉漉挂着水珠的发梢和睫毛,和灯下照出一小片白皙透明脖颈处的皮肤。
  

  他说:“这不是小蓝吗?”
 
 
  但蓝河的反应却不同于他内心所想的。
 
 
  尴尬,叶修能接受;开心,他也不介意。
 
 
  但青年眼中一掠而过的惊慌失措和躲闪却打翻了他先前设想的所有剧本。
 
 
 
  
 
 
 
  我有那么可怕吗?
 
 
  所以,假如现在在这里的不是我,而是黄少天,或是那个不存在的铜雀春深,你的表情也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叶,叶神……”蓝河向后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叶修想起某一天蓝河对他说:“--我最喜欢黄少天了,他特别帅!”
 
 
  “你怎么会在这里……”蓝河说。
 
 
  “决赛去苏黎世,我报名了,到时候我就可以看见你了!”
 
 
  “我……”蓝河说。
 
 
  “黄少出场了!他怎么那么帅啊啊啊!”
 
 
  假如站在这里的不是他叶修。
 
 
  换成那个莫须有的铜雀春深,或者是黄少天--他喜欢黄少天。
 
 
  都还会更好。
  

  总好过这样。
 
 

 
 
 
 
 
  好像汹涌而来的潮水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样,有些话就脱口而出了。
 
 
  那些不能出口的疲惫与压力,面对外国人追求的无奈暴躁,和单纯的,仅对蓝河个人的愤怒,此时都转化成伤人的话,像利刃般狠狠扎进眼前青年的心,冒出大股的,殷红色汩汩的血液。
 
 
  叶修天生适合说垃圾话。而这些垃圾话,他生平头一次毫无遮掩地对人说出来了。
 
 
  看着蓝河突然惨白的脸色,他甚至还有几分满意:你看看你,你伤害了我,现在开心了吧。
 
 
  内心似乎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但在愤怒下他选择性忽视了。
 

  ……
 
 
  太不对劲了,叶修从来都不是会干出这种事的人。
 
   
 
 
 
 
 
  叶修头一次这么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这他妈是干的什么事啊。
 
 
  团队战已经开始了,蓝河的位子上却一直空着。
 
 
 
 
 
 
 
   

-----
 
 
 
 
  我第一次把烟雨战队打成烟草战队我靠哈哈
 
 
  叶修想,叶修想,想你妈啊,再这么想下去就OOC了。
 
  怎么想也想不到怎么说话会很伤人,干脆就不想了

  抱抱我蓝,我爱他,真的,特别爱!

  好长啊!!!!!!!

   为什么感觉我笔下的外国佬像个傻狗

评论(26)
热度(133)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