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叶蓝]七月河 -01-02

🎄无责任甜饼
 
🎄有私设,短篇
 
🎄有名,《与河灵同居的日子》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河的名字。
 
 
 
 
01.
 
 
  七月的杭州已然入夏。风中漂浮着柳絮,阳光穿过树中缝隙,地面上一块一块碎金一样的光斑。行人匆匆,遮阳伞反射出夺目的光,像极了不真实的幻境。
 
 
  街道边那块大屏幕一如既往放着荣耀联赛的视频,对面灯柱上隐隐盘腿坐了个人,撑着下巴看比赛。
 
 
  是做梦吗?他摘下墨镜,仔仔细细抬头看灯柱上那人。太阳直直刺进他眼睛,温暖又刺痛,闭上眼有大块的墨绿色块。
 
 
  再睁眼时,那人正巧也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
 
 
  “你……”蓝河一下愣住了。他站起来,下一刻凭空出现在叶修旁边。
 
 
  “你看得见我?”他说。
 
 
 
 
 
 
  “我为什么看不见你?”叶修几乎是习惯性地反问下去。
 
 
  青年眼中有着狐疑,他细细打量眼前带着墨镜的人,半晌发问:“--你有阴阳眼吗?”
 
 
  “没有?”青年皱起眉。
 
 
  不知道想到什么,他叹了口气,然后朝着叶修露出矜持而友善的笑。
 
 
  “认识一下,”蓝河说,“我叫蓝河,蓝色的蓝河水的河,是去年刚上任的河灵。”
 
 
  叶修有些没反应过来,但还是礼貌地握住了蓝河伸出的手。
 
  
 
 
 
  这个场景在外人看来可能有些滑稽。一个人在大街上突然停下,对空气说起了话,甚至还握了空气的手。街上几个人顿时就向叶修投来了奇怪的眼神。
 
 
  但有些眼尖的荣耀粉当时就发现不对了。
 
 
  “请问……”一个小姑娘声音轻轻的,“你是叶神吗?”
 
 

   
 
 
 
  叶修:“……”
 
  叶修偏过了头,掩饰了一下尴尬的神情。他说:“叶神是谁?”
 
 
 
 
 
  “啊啊啊!叶神!!!我是你粉丝!!!!”
 

  犹如水滴入滚油,人群中声音一下子就炸开了。小姑娘激动地脸都有些发红,颤抖地从包里翻纸:“大神我我我……”
 
 
  也就叶修这种已经称神的级别才能做到这种地步了。
 
 
  叶修被突然爆发的音量狠狠震了一下,身体几乎是无意识地做出了回应:转头就跑。
 
 
  空中突然出来一个人。
 
 
  河灵说:“这里。”
 
 
 
 
 
 
  下一刻,叶修被他拉住。
 
 
  一阵眩晕,再睁眼,他站在一栋不知名建筑的屋顶天台上,旁边河灵拢着袖子,偏头冲着他笑。
 
 
  “再认识一下,我叫蓝河,蓝色的蓝河水的河,是新上任的河灵。”
 

  河灵绑了个高马尾,风吹起他的头发,浅蓝色的发色被太阳打上一层薄薄的金色的光。
 
 
  “因为某些原因,现在暂时无家可归,你愿意收留我吗?”
 
 
  蓝河说。
 
 
 
 
 
   
02.
 
 
  河灵自称是南水北调从G市引来的新河,最喜欢的事是坐在灯柱上看荣耀联赛,听到叶修这个名字隐隐约约觉得耳熟。
 

  “解说好像有说过一个姓叶的人。”蓝河说。
 
 
  “恩,叫叶秋。”蓝河想起来了。他恍然看向叶修,“你和他名字读起来好像。解说说他荣耀打的很好。”
 
 
  叶修说:“恩,那必须的。你用不用吃饭?”说话间正好路过一家早茶店,叶修扭头看他。
 
 
  蓝河摇了摇头,但眼睛忍不住往早茶店里边瞟了好几眼。叶修看在眼里,叫他等一下,进去点了几份打包带出来。蓝河顿时就开心了。
 
 
  叶修其实是不吃饭的。他这个人向来都是随便应付一下就好,只是看河灵有点想吃,才进去买了点出来。
 
 
  河灵问他:“你家在哪边?我直接带你过去吧。”
 
 
  叶修在上林苑那边买了个两室一厅的房,他把地址报了,下一刻就站在自家门口。
 
 
  蓝河笑着看他。
 
 
  “怎么样?--这里我来过,兴欣战队也在这里的。”蓝河骄傲道。
 
   
 
 
 
 
 
  河灵很要面子地跟叶修说自己不吃,叶修了解地点点头,说那我吃了,河灵脸色一下子变了,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很纠结地看叶修举筷子。
 
 
  叶修吃了一个,淡定道:“不好吃,你不吃?我倒了啊。”
 
 
  蓝河几乎是立刻说:“你浪费粮食,不吃给我。”
 
 
  “你不是不吃吗?”叶修疑惑。
 
 
  蓝河充满怨念地看着他。
 
 
  叶修又拆了双筷子递给蓝河,河灵伸手去接,手却像穿过空气一样穿过了筷子,他顿时有点傻眼。
 
 
  碰不到……
 
 
  叶修随即很自然地夹起一块点心递进蓝河嘴里。
 
 
  河灵茫然地张嘴吃进去,他边嚼东西边说:“肿么会碰唔到……”蓝河皱着眉思考,半晌终于想出来为什么了,脸上浮现出了然。
 
 
  再一看,外卖盒都吃空了一盒,蓝河顿时又傻眼了,愣愣地又被喂了一块豆沙酥。
 
 
  这才反应过来。
 
 
  蓝河脸一下子爆红。
 
 
 
  
 
 
  “这这这……”河灵说。
 
 
  “怎么?”叶修很淡定。
 
 
  “不……”蓝河说,“没什么……你那个东西是什么,电视吗?我能看看吗?怎么开?”
 
 
  叶修又过去把电视开了,正好在直播荣耀联赛,百花对微草。
 
 
  “高英杰!”蓝河说。
 
 
  叶修讶异道:“你还知道这个?”
 
 
 
 
 
  “我当然知道,我最讨厌他了。”蓝河的回答奇奇怪怪的,叶修顿时好奇了。
 
 
  “为什么?”叶修问。
 
 
  “微草的我都讨厌,”蓝河很认真地对叶修说,“我不看了,你家能洗澡吗,我想洗个澡。”
 
 
  得,还挺大爷。
 
 
  叶修又教了他浴室怎么用,这个蓝河倒是碰得到,只是那个水温他老拧反,一会烫一会冷的。
 
 
  河灵都挺爱干净的吗?叶修暗暗想。
 
   
 
 
 
 
 
  蓝河没有衣服,只好暂时穿了叶修的。
 
 
  河灵不喜欢散着头发,拿着吹风机吹了好久又给绑回马尾,蓝色挺适合他的,衬的他肤色尤其白皙。他穿着叶修略显宽大的休闲服,露出一大片锁骨处的皮肤。
 
 
  “你也看荣耀吗?”
 
 
  说这话时他盘腿坐在床上,吸溜吸溜着饮料,这已经是他喝的第六瓶了,床边稀稀拉拉摆着一排空饮料罐。
 
 
  叶修正坐在电脑桌前,开机登荣耀。

 
 
 

--
 
  我写完了,现在是深夜一点……
  纯粹是为了甜而甜的产物,那些BUG就忽略吧……

评论(4)
热度(74)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