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叶蓝]不归

🎄短篇,一发完结
 
🎄校园私设,老叶还在上初中的时候……
 
🎄没有名字,想不出名字,谁来帮帮我想个名字
 
🎄警告:本文烂尾!
 
 
 
 
  --
 
 
  教室一片安静,只有空调压缩机制冷时轰隆隆的声音,几只飞蛾绕着日光灯管上下飞舞,光线中有细小的尘埃。
 
 
  一张纸条递来,蓝河打开,两个大字。
 
 
  “答案。”
 
 
  “你又不写。”蓝河在纸上唰唰写道,传回去。
 
 
  “懒得,快,选择题。”
 
 
  “ACDAB CDBAC AA”蓝河无奈,照着答题卡把答案抄上去。
 
 
  “最后两题一看就不选A。”叶修的声音打破寂静。
 
 
  蓝河扭头,看向他的同桌:“那你别抄。”他说。
 
 
  “我就是提个建议。”叶修边说边把答案抄上答题卡。
 
 
  蓝河把卷子翻回正面,又检查了一遍选择题最后两道。
 
 
 
 
 
 
  升上初三,连周考也要排名。
 
 
  蓝河和叶修坐在最后一排,一回头就能看见那张排名表。
 
 
  “谢谢你的选择题啊。”叶修说。
 
 
  “滚。”蓝河没好气道。自己不上不下的排名对比叶修真是格外刺眼。
 
 
  第一,叶修。
 
 
  或许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区别。有些人就是每天不学成绩也总是在最前端,而平凡如他只能每天努力,努力努力再努力。
 
 
  蓝河有时候真的有点嫉妒叶修,虽然他也知道这样不对。
 
 
  天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别想太多了,”叶修突然说,“努力就是了。”
 
 
  蓝河没好气道:“你又知道我在想什么?”
 
   
  “小许同志,你太小瞧我了。”叶修感叹道。
   
 
  蓝河撑着下巴,斜斜地看着自己的同桌满脸的真诚。
 
 
  黑板前的倒计时,悄悄地又被撕走一页。
 
   
 
 
 
 
 
  数学课,老师在黑板上画图,叶修猛地惊醒。
 
 
  “下午要我帮你带点什么吗。”叶修说。
 
 
  “啊?”蓝河画直线的手一抖,三角形瞬间拐出一个弯,“……你醒了。”
 
 
  “教室太安静了,我都不习惯了。”
 
 
  “下午又请到假出去打游戏?”蓝河拿涂改液把那段拐弯的直线擦掉。
 
 
  “《武当》,新出那个游戏,有玩吗?”叶修看着蓝河拿涂改液的手。
 
 
  “没,就剩七十天中考了,没心思玩……你别吵我了,我得听课。”
 
 
  叶修抬头看了眼黑板,满脸的不屑:“别听了,这么简单,哥下课给你讲。”
 
 
  “得了吧你,下课给那群小姑娘讲去,快睡吧。”
 
 
  “回去要玩啊,我ID叫东方北祝。”叶修强调道。
 
 
  “这么烂的名字,系统生成的吧。”
 
 
  “名字不重要。”叶修乐呵呵的。
 
 
 
 
 
 
   
 
  《武当》是最近新出的一款仙侠风网游,好评如潮,蓝河其实早就想玩了,趁着初中最后一次假期暗搓搓建了个角色。
 
 
  高马尾剑客一身蓝衣站在山崖上,风吹得白袍翻飞,颇有几分武侠小说里的侠客风范。
 
 
  蓝河左看右看,说不出来的满意。几个按键,剑客施展轻功轻飘飘跳到另一座崖上,收剑回鞘,悠悠然下了山。
 
 
  等级榜第一,东方北祝,擂台胜率,100%。
 
 
  他这个同桌,只要是排名,似乎就是第一。
 
 
  山口处是武当派的擂台,此时密密麻麻围了好一片人,好不热闹。
 
 
  23级小剑客随便扯了个人:“这是在干嘛呢?”
 
 
  “眼瞎啊,东方北祝和欧阳海秋的PK。”那人丢下一句。
 
 
  这都什么名字啊……都是系统生成的吧……
 
 
  擂台上刀光剑影,东方北祝战矛舞得虎虎生风,挡住欧阳海秋一记剑招,战矛上挑出一个角度,赫然便是五十级大招,欧阳海秋一个变向避开,叶修的战矛也随之变了个细小的角度,狠狠命中欧阳海秋。
 
 
  片刻胜负已分,东方北祝高举战矛。
 
 
  又装逼。
 
 
  蓝河撇了撇嘴,剑客提步离开。
 
 
 
 
 
 
  “我昨天看到你和欧阳海秋打了。”蓝河跟叶修说。
 
 
  “你玩了?”叶修讶异道,“你不是说你要学习吗……ID叫什么,回去加你。”
 
 
  “不要。”蓝河一点也不想加上叶修。
 
 
  “小许啊,”叶修说,“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呢?”
 
 
  蓝河说:“啊?”
 
 
  “你就这么想躲着我吗?”叶修痛心疾首道。
 
 
  “……”蓝河说,“什么?”
 
 
  “你变了。”叶修心痛地总结。
 
 
  由此可见,叶修的垃圾话绝对是天生的。

 
  蓝河双手奉上自己的游戏ID。
 
 
  事实上蓝河能玩游戏的时间也没几天了,临近中考,大大小小的模考接连落下令他几近崩溃,小剑客的等级一直停留在37级。
   
 
  模考丝毫不能撼动叶修的成绩,也挡不住他玩游戏的心。
 
 
  蓝河心痛啊,人与人的差距真是挡都挡不住。叶修高深莫测地跟他说,其实每个人都在努力,只是你看不见而已。
 
 
  努力,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空调机轰隆隆地响。
 
 
 
 
  
   
 
  直到很多年以后,蓝河都还记得那个下午。
 
 
  那是一个很寻常的下午,叶修说了一声很寻常的再见。
 
 
  谁能想到,再见是再也不见。
 
 
  叶修辍学了。
 
 
  没有人知道叶修为什么要走。
 
 
  距离中考还剩20天。中考,虽然紧张,但那只是中考而已。
 
 
  蓝河考上了b市最好的中学。
 
 
  如果……
 
 
  如果叶修没有走,他会和叶修进同一个高中,也许会在同一个班,也许会继续同桌。
 
 
  没有如果。
 
 
  叶修就这样消失在蓝河的生命中。
 
 
 
 
 
 
 
  叶修看着屏幕里跳脚的蓝衣剑客,高马尾随着动作一上一下晃动。
 
 
  “哟,这不是蓝溪阁那会长吗,”陈果路过,看到叶修正对着屏幕发呆,“怎么了?”
 
 
  “……没什么。”叶修猛一下回神。
   
 
  回忆猝不及防涌现出来,那是他还在上学的时候,同桌本子上画了个拿着剑的火柴人,头上系了个高马尾。
 
 
  他好像在说:哎哟,不错啊,小许同志你喜欢这型啊。
 
 
  他的同桌挡住火柴人,尴尬又羞恼扭头看他:关你什么事,睡你觉去。
 
 
  ……
 
 
  不好看吗?
 
 
  好看好看,这是谁啊?他问。
 
 
  同桌脸红到耳朵根,半晌吞吞吐吐道:……我啊。
 
 
  我网游里都是高马尾的……
 
 
  他想象了一下同桌扎个高马尾,拔剑挽个剑花的景象:不错,还行,继续加油。
 
 
  “君莫笑兄弟,今天这下有点不厚道了吧?”蓝溪阁十区会长正在组织语言。
 
 
  叶修笑了。
 
 
  “是啊,有点。”他说。
 
 

 

  --

🎄想赶在今天发,好仓促啊……

 

评论(4)
热度(83)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