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无边风月]

左情者

叫我边边就好啦

是你爱的十七岁

狂热崇拜鹿哥和公瑾,公瑾是最苏的男人

[叶蓝]雨 08

  🎄叶蓝only,1v1
 
 
 
 
 
---
 
 
 
 
   迎空海峡。
 
 
  蓝河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好几家公会到了,礁石上密密麻麻一片全是人头。
 
 
  中草堂,义斩天下,临海……
 
 
  “妈的,怎么哪里都有兴欣。”蓝河忍不住骂了一句。
 
 
  他们来得并不算早,此时那几家公会已经先打上了。本来安静的海面上全是技能释放出来五颜六色的光。
 
 
  “先看看情况吧。”蓝河叹了口气。
 
 
  有兴欣在,这次的boss怕是抢不到了。

 
  义斩,临海这种小公会已经差不多败下阵了,但还是在旁边转转,看能不能捡捡漏。
 
 
  大公会除了观望的蓝溪阁,只剩中草堂一个与兴欣纠缠。
 
 
  兴欣领头的是个术士,指挥能力十分强悍,团队在他手上运作得流畅完美,中草堂的人一点空隙都插不到。
 
 
  “我觉得职业选手就不应该来网游里的,尤其是公会斗争这方面,”蓝河看着术士跟逗狗一样逗中草堂的人,十分不忍地跟铜雀春深说,“打也打不过,不是一个级别的,根本就是在作弊嘛。”
 
 
  “……说起来这事还就是君莫笑带的头。”蓝河话说完之后,回想起了自己在第十区的血泪史,瞬间泪了。
 
 
  战斗法师听蓝河在旁边吐槽,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一下子来了兴趣:“哦?怎么说。”
 
 
  “君莫笑你还不知道?你一个玩战法的,不是叶秋粉?”蓝河这边惊讶道。
 
 
  “我当然是啊,”叶修这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所以才问你怎么说嘛。”
 
 
  蓝河看了眼战局,中草堂的人被节节压制,boss看上去已经在兴欣的掌控下了。
 
 
  “一会再说,你先帮我指挥一下,我去拦住那个迎风布阵,”蓝河还是一直在关心boss的情况的。他把副队长权限给了铜雀春深,拉了个小队就准备走,临走不忘补充一句,“兴欣还是有点好处的,把指挥杀了就是盘菜。”
 
 
  叶修:“……”
 
 
  叶修说:“你别去,我不会指挥,我去就好。”
 
 
  蓝河想了想:“也是,你可以吗?”
 
 
  铜雀春深没有回复,几个移位技能,就消失在剑客的视野里。
  
    
  
   
 
 
   
 
  人群中一记落花掌轰出。
 
 
  战斗法师手持火红战矛,宛如尖刀插进敌腹,霎时间冲出一条血色的通路!
 
 
  脚下,六星光牢法阵显出,战法一个豪龙破军临到法阵面前突然一个抖动,直接离开法阵范围,贴身冲到迎风布阵面前!
 
 
  “老魏,60级boss也抢,掉不掉价啊。”叶修说。手上操作不停,一个天击把术士浮空开始连击。
 
 
  “我靠你他妈谁!?”魏琛吓得手一抖,烟掉到键盘上。
   
 
  “呵呵呵呵,”叶修笑.“你猜?”
 
 
  “……”魏琛喊道,“我靠叶修你不是回家吗怎么跑到蓝溪阁卧底了?!”
 
 
  他声音真的很大,叶修都能听到椅子挪动的声音,然后陈果声音远远地传来:“叶修!?”
 
 
  叶修:“冷静,我还是蓝溪阁的,声音小点,沐橙在吗?”
 
 
  “沐沐现在不在……”陈果的声音从术士身边发出。
 
 
  魏琛:“你把事情解释清楚??他妈的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淡定道:“懒得跟你讲,这个boss我们蓝溪阁包了哈。沐橙回家叫我。”
 
 
  “等等什么叫‘我们蓝溪阁’??”
 
 
  “看不见啊?哥头上蓝溪阁三个大字,”叶修说,“走了啊,你们忙。”
 
 
  战斗法师脚踩两个无属性炫纹,来去如风。
 
 
  魏琛怒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一队二队瞄准那个叫铜雀春深的战斗法师给我往死里轰!!!”
 
 
  绕是叶修再厉害,也敌不过十几二十人在指挥下进行的地图轰炸,不一会就化为了尸体。
 
 
  术士慢悠悠走到尸体面前,给尸体抛了个好友请求。
 
 
 

 
 
 
 
  蓝河还是有在关心铜雀春深的,看到他头像变灰一个消息过去:“死了?”
 
 
  “恩。他们太厉害了,打不过。”
 
 
  蓝河可是有看见一群人狂轰铜雀春深的场景的,他叹气:“你太拉仇恨了。”
 
 
  叶修顾左右而言他:“别打了,兴欣的指挥现在气炸了,上去就是送死。”
 
 
  蓝河早在战斗法师纠缠住迎风布阵时就让蓝溪阁加入了战局,如蓝河所说,没有指挥的兴欣就是盘菜。不费多少时间蓝溪阁就占尽上风。
 
 
  “气炸了?为什么?”蓝河好奇。
 
 
  “呵呵。”叶修笑。
 
 
  “……”蓝河扶额,“不会是你说了什么吧。”这两天他可是有充分认识到战斗法师的垃圾话水平。
 
 
  “也没什么,”叶修说,“我跟他说我是叶修的小号,再不走就解约他。”
 
 
  蓝河:“……”
 
 
 
 
 
 
 
  铜雀春深一番话蓝河确实听进去了。不过他毕竟不是那种不做任何努力就放弃的人。
 
 
  “兄弟你先走吧,都死过一次了。”蓝河给铜雀春深发消息。
 
 
  “那你呢?”
 
 
  “我再试试,”蓝河说,“哦对了,你刚才爆了什么装备出去,我帮你看看。”
 
 
  叶修看了眼装备栏,无奈道:“武器爆出去了……”
 
 
  “好,我帮你看看。”蓝河忍不住笑出声,这人品,武器说爆就爆。
 
 
  拜叶修和唐柔所赐,兴欣里的战斗法师并不算少,蓝河转了几圈,也没看见符合他条件的装备。
 
 
  “三队绕到兴欣侧翼,四队合围,一队二队加快输出,配合点小心被兴欣抓了空子。”蓝河说完就操纵蓝桥春雪三段斩开路进入兴欣内层。
 
 
  哎哟那个战矛不错啊,果然内圈才有好货。蓝桥春雪几步踏到兴欣一个战法旁边,一套连击结果了他。那个战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战矛从手中滑落,随后视角变灰,心中一阵无力。
 
 
  “运气不错啊……”蓝河直接一个拾取过去。
  
 
  “我靠!团长!顶不住了!兴欣的杀进来了!”
  
 
   “啊??”蓝河一愣。
 
  
 
   
  
   
 
  从迎空海峡往上走,是一片草地连着雪山,阳光打在白茫茫雪上,反射出夺目的光。
 
 
  叶修坐在草地上,慢慢喝着饮料回蓝,这个角度向下看正好看得到整个战局。
 
 
  “老魏啊,别太没下限,老在网游里虐菜,做人留一线啊。”叶修随手给迎风布阵发消息。
 
 
  “你好意思说我?”魏琛的回复很快。
 
 
  “起码我还有点基本的下限。”叶修回道。
 
 
  “你为什么在蓝溪阁里。”
 
 
  “有人拉,顺手。”
 
 
  “我不信,”魏琛斩钉截铁道,“你肯定别有目的。”
 
 
  “哦,我说我要当蓝溪阁会长,然后把他们仓库都搬空,你信吗?”
 
 
  “靠,太绝了吧,起码给人家剩点普通材料吧。”
 
 
  “……”叶修说,“你还真信了。”
 
 
  “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没有下限的人。”魏琛说。
  
 
  他又说:“就是蓝溪阁这个指挥拉的你吧,以前看你和他说过话。”
  
 
  叶修说:“是啊,我小弟,厉害吧。”
  
 
  “你小弟?”魏琛说。
 
 
  “是啊是啊。”叶修点头。
 
 
  “现在就轰死。”魏琛说,转头换了兴欣频道大喊:“大家注意不打boss了集火蓝溪阁那个蓝桥春雪!”
 
 
  刹那间,蓝河抬头,各式各样的技能光影笼罩住他。
 
 
  ……
 
 
  不是吧。
 
 
  蓝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条瞬间清零。
 
   
   
 
 
 
 
 
   
 
   
---

🎄会打世邀赛的

🎄沉迷拥抱繁星……好好看啊啊啊[倒地

评论(11)
热度(98)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