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雨 07

•蓝河单恋
    
   
   
   
   
   
   
   
  蓝桥春雪蓝桥蓝大大觉得,事态已经发展到咨询专业人士的时候了。
 
 
  “笔啊,在不?”他跑去敲了笔言飞。
 
 
  像他们这种职业玩家显然是可以提供24小时在线服务的,笔言飞的回应可以说是十分的快。
 
 
  蓝河挑挑拣拣地把事情告诉了笔言飞。
 
 
  听完这件事后,笔言飞沉默了半分钟。
 
 
  “我觉得你想多了。”笔言飞说。
 
 
 
 
 
 
 
  “首先,玩空号的人不少,你不能单凭这么一件事就断定人家是职业级大神。”笔言飞慢慢给蓝河分析事情始末。
 
 
  “他技术很好啊。”蓝河说。
 
 
  “兴欣那个,毁人不倦,技术也很好,”笔言飞飞快给出一个反例,“人家以前可不是职业级。
 
  
  “更何况你怎么知道那个战法一定是职业级的水平,你又没和他打过。”
 
 
  “……”向来耳根子软的蓝河顿时有些动摇。

 

  “其次,玩空号的没好友很正常,人家就是把你当普通网友聊聊天。把游戏当消遣的还是很多人的吧,他就是闲着没事上线玩一玩,和你唠唠嗑。”
 
 
  “你突然来上那么一句,估计人家觉得你是个神经病吧……不过下线也确实有点奇怪了。”
 
 
  “嗯嗯,”蓝河点头,这么分析好像也没错,“我也觉得刚才问的有点奇怪,不过神经病……不至于吧。”
 
 
   笔言飞:“你还不神经病?觉得人家是职业大神,你想人想疯了吧。你不会还想着他是叶修吧?”
 
 
 
  “……”蓝河默。
  
 
  这个还真想过。
 
 
  “你还真想了……啧啧啧,你看看你,”笔言飞是清楚蓝河的内情的,“人家得个冠军就整天魂不守舍的,不清楚的还以为人家退役了……我操!许博远你快上微博!出大事了!”
 
 
  蓝河不敢置信道:“……你边跟我说话,边刷微博?”
 
 
  笔言飞:“……”
 
 
 
 
 
   
 
  
 
  微博热搜第一,叶修退役。
 
 
 
 
 
 

 

  “大神就是任性哈,说退役就退役的。”笔言飞还在和蓝河语音。
 
 
  “其实你应该开心的,叶神这样的退役了肯定还是离不开荣耀,你见到他的次数变多了啊,有机会了啊老蓝。”

 
  “不说点什么?蓝桥同志,发表点感想啊。”
 
 
  “我……”蓝河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笔言飞顿时同情了:“爱上一个大神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诶对吧。”
   
 
  蓝河摘下耳机,揉了揉太阳穴。
 
 
  这个姿势是他常做的。
 
 
  他还喜欢靠在椅子的靠背上,仰头四十五度角看天花板上的灯。这个角度经常把光线直直刺进他的眼里,疼痛,还有眼球处熟悉的艰涩感。
 
 
  ……叶修这个家伙。
 
 
  太乱来了,说退役就退役。那以后呢,他还会回去吗?
 
 
  一定会吧。不知为何蓝河就是这么坚信,那个赛场,那个舞台,天生就是属于他的。
 
 
  蓝河有些懊恼地敲了一下脑袋。
 
 
  想什么呢许博远,说好了不再想他的。
 
 
  ……就当成普通粉丝一样想想也不行吗?
 
 
  不行,冷静点,你粉的是黄少天啊!
 
 
  蓝河端正好态度,戴回耳机。
 
 
 
 
  蓝河看了眼界面,突然愣住了。
 
 
  “……笔啊。”蓝河突然说了一句。
 
 
  “恩?”来自笔言飞。
 
  
  “那个铜雀春深……上线了。”
 
 
  “哦,”笔言飞倒是觉得没什么,“然后呢?”
 
 
  “什么然后……”蓝河无语了,“我要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该怎么办怎么办,滚滚滚我回家了拜拜。”笔言飞说完就飞一样的下线了。
 
 
  蓝河看着灰掉的头像,咬牙切齿:“……死扑街。”
 
   
 
 
 
 
   
  铜雀春深上线后似乎很高兴,拉着蓝河进了个五人本,一个人在前面刷的飞快,蓝河感觉自己就是个摆设。
 
 
  蓝河在后面围观大神秀操作,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喊666,一边暗暗的想,这人是怎么回事。
 
 
  --哇靠,浮空四连刺……
 
 
  --没连上啊……哦,看错了,是伪连。哎呀这得有多少段了……666小礼物走一波……
 
 
  蓝河觉得笔言飞教育得对,不就是个普通网友吗,放轻松,放轻松。
 
 
  “兄弟,那个我刚说的话是个意外,你别放心上。”蓝河打字。不管怎样先把那件事揭过去。
 
 
  铜雀春深:“什么话?”
 
 
  蓝河:“……啊?”
 
 
  什么什么话,就那句话啊。
 
 
  不会吧。
 
 
  蓝河捂脸,从脸开始到耳朵根都热的发烫。
 
 
  不会吧不会吧,难道没听到吗……
 
 
  太丢人了……蓝河一下子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快来堵墙给自己撞一下吧。
 
 
  那边单挑boss的战斗法师根本没有发现蓝河艰难复杂的心路历程,语气里一股莫名其妙:“你刚才说什么了吗?抱歉我刚有点事。”
 
 
  “……没,没什么……”
 
 
  太丢脸了,蓝河不想讲话了。
 
   

   
 
 
 
  
  许博远人很好。
 
 
  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说。
 
 
  有麻烦找许博远,帮忙找许博远,聊天倒苦水找许博远,反正什么事都可以找许博远。他总会笑一笑,说好。
 
 
  其实有时候蓝河并不是真的很乐意答应这些事的。只是他拉不下脸说不。
 
 
  天大地大,面子最大。
 
 
  蓝河认识的人里,最让他没面子的首先是绕岸垂杨。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了,绕岸垂杨这个人是比他还要面子的,和君莫笑那场PK给他留下的阴影到现在还挥之不去,这个仇算是君莫笑帮他报了。
 
 
  其次就是叶修。
 
 
  关于“为什么是叶修”这个话题,摊开来讲可能三天三夜都讲不完,在此便不再赘述。
 
 
  再再其次……蓝河觉得,铜雀春深也可以入榜了。
 
 
  下定决心,做足准备说出的一句话,人家居然没听见。
 
 
  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你因为收不到回应还大惊小怪地跑去问了好基友,得到了解决办法后被基友嘲讽一通,结果人家没听见。
 
 
  还能怎么样,没听见就是没听见。
 
 
  蓝河倒了,蓝河跪了,蓝河想骂人。
 
 
  蓝河在心里把笔言飞骂了一亿三千遍,然后朝着铜雀春深故作淡定道:“大神,迎空海峡野图boss刷新了,我得去带个团,您先忙。”
 
 
  蓝溪阁公会刚刷出一条信息,蓝河就迫不及待地答应了。
 
 
  给我点时间,让我忘掉这些尴尬的事吧。
 
 
  “没事没事,一起去。”
 
 
  铜雀春深的回复就这么来了,来的如此措手不及,打乱了蓝河一堆打算。
 
 
  “你不是要练级吗?”蓝河说。
 
  
  “我就是无聊。”战斗法师说。
 
 
  “……”
 
 
  蓝河也不好拒绝:“那你快点吧……”
 
 
 

   
 
  --

  太感动了,终于写出来了,不日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罪恶感……

  🎄最近忙着补课,忙着学习,以后周更,说不定一周双更,说不定双周一更……

  🎄老叶为啥开心呢,老叶要当叶领队了啊!
 

评论(4)
热度(90)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