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月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

想做个不常说废话的人,只发文,不逼逼

写点东西聊以自娱,你看我很高兴,不看我也照样发

不定时更新,周更/双周更/月更

[叶蓝]雨 03

•蓝河单恋

•高考假日更走起
 
 
   ---

   
   夕阳草场的副本,当然也叫夕阳草场。
 
 
  铜雀春深刚进副本就问了一句:“你有看过攻略吗?”语气平平淡淡,但着实吓了蓝河一跳。
   
 
  “所以真的是送死来的吗?攻略都没看就两个人刷副本?”蓝河都无语了。
 
 
  “技术碾压。”叶修简单总结。说话间战矛便平平递出,上挑勾下两只小怪。一套流畅快速的连击后接落花掌,将被轰出的小怪甩到一片游离的小怪中去。
 
 
  被攻击的两只小怪落地后生命直接清零,发挥了下生命的余热招来四个仇恨。蓝河招都忘了发,愣愣地看着那个战法单挑副本。
  
 
  技术要求不高,可实在是快。技能衔接没有一丝空隙,一看就是老手。蓝河暗叹,这个铜雀春深……似乎的确有自信的资本哪。
 
 
  蓝桥春雪拔刀斩起势。
 
 
  跟在铜雀春深身后压力顿时减轻不少,蓝河一记漂亮的三段斩走位流畅避开攻击,升龙斩落凤斩连贯使出,圈走两只小怪。因为没有治疗,蓝河只能专注于战斗,大招幻影无形剑收尾,不多时结束两只小怪生命。再抬头,铜雀春深已经走远了。
  
  
  ……行吧,蓝河想,大神哈,就是这么任性。
  
  
  他连忙跟上。
  
 
  “你太慢了。”叶修评价道,继续开怪。
  
  
  “……”好歹自己也算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吧,蓝河纠结了,他有那么菜吗?
  
  
  不过,铜雀春深的节奏很快,要说跟上的话确实不是件轻松的事。
  
  
  “喔,对了,”结果铜雀春深操作之余还有心思聊天,“你刚才说我讲话像一个人,谁啊。”说话间还顺手把一号boss开了。
  
  
  夕阳草场作为一个着重于风景的地图,副本也是以画面优先的。远处传来牧笛悠扬的乐音,一号boss放牧人萨德粉墨登场。他身边跟着一大群绵羊--动物就是这个副本中的小怪了。
  
  
  蓝河再次纠结了。两个人打副本,他可没办法边讲话边打怪。可是怪都开了,不上不行啊。
  
  
  蓝桥春雪磕了个蓝便拔剑冲上,银光落刃劈到放牧人萨德身上,跟着接两个75级大招流星式落英式,结果仇恨居然还在那个战法那里。
  
  
  蓝河想趁机会回答他,可又分心不得,只好再一次冲上去。
  
   
  叶修倒是又问了:“问你话呢,发什么愣剑影步啊。”
  
   
  蓝河:“……”四个残影同时冲上。所以他算是输出吗?战法原来是MT啊……蓝河恍惚了,抽空磕了个药,发现没有他那个铜雀春深也打的很嗨。
  
  
  “大神呐兄弟,”蓝河由衷叹道,“一个人单刷副本也可以啊。”他坐在战圈外喝着饮料回复。
  
  
  “那多无聊。”叶修答得很快。
  
  
  “现在就不无聊?”蓝河反问道。
  
  
  伏龙翔天划出的魔法斗气狠狠击中boss。叶修待技能声变小后才悠悠回道:“……这不有人陪说话呢。”
  
  
  “……也对。”
  
  
  “还没说呢,”叶修完全就是闲聊的架势,“你刚说那人。”
  
  
  蓝河本来想避开这个话题不谈,没想到这哥们这么执着,他也不好意思不说话了。
  
  
  “哦……”蓝河慢吞吞开口了,“我那个朋友吧,呃,也不算是朋友啦……”
    
  
  “怎么说?”叶修还是蛮期待蓝河对他的评价的。
   
  
  “啊?没什么怎么说的吧,因为我和他公会就不一样啊……他和你一样,说话特别有特色。”蓝河想到这,忍不住一下子笑出声。
  
  
  “怎么个特色法?”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蓝河不知道想到什么,话音里都带着笑。他的声音是很干净清朗的,听上去很难让人生厌,“很气,但你就是没脾气的那种吧……你笑什么?”
  
  
  叶修:“没,没什么,然后呢?”他一下子憋不住笑了出来。
  
  
  “但其实我和他接触也不算很深,后来……
  
  
  “后来他走了,变得很大神,是真的很大神的那种,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吧。”
  
  
  蓝河说完这句话后也有些伤感。
  
  
  
  

 
 
  
  是啊,叶修怎么可能会记得我呢。蓝河想,先前发的那句祝贺,到现在也没回,他肯定连蓝桥春雪是谁都忘记了吧。
  
  
  他在叶修心里被打上的标签是什么呢?
  
  
  蓝河不敢想,但他其实也知道的。没什么特殊的,也就是个陌生人吧。
  
  
  那么多分组,有些人在你的1/1里,有些人在你手动添加的奇怪名字里,家人在家人和[pyq屏蔽]里,不交好的朋友在普通的按班级分的分组里。
  
  
  但还有那么一个分组,上面写着三个大字:陌生人。
  
  
  蓝河知道自己在那个三个字里面,没有为什么,因为他自己也有那么一个分组。
  
  
  换位思考,谁不会啊。蓝河很清楚,假如他是叶修的话,[蓝河]就会被放在那里。
   
  
  蓝桥春雪迟迟没有动作。
 
  
 
 
  
  1号boss早就被放倒,运气不错,爆出了个蓝装腰带,蓝河直接点了拒绝,叶修也没介意,拿上就替换了自己身上那一堆垃圾。
  
  
  继续暴力推进,暴力输出,铜雀春深一个人顶得上好几个,蓝河只要在旁边划下水就好了。
  
  
  一片沉默,蓝河却有些不适应了。刚刚两个不认识的人不还聊的好好的吗。
  
  
  蓝河咳嗽一声:“你……”没什么打算发表意见的吗?那刚才那一堆话,敢情是在和空气讲的吗?
  
  
  [来自铜雀春深的好友请求]
  
  
  蓝河突然接受到了这玩意,他忙点接受,大大的提示框一下子挡住不少视野,空档间还吃了小怪几个技能,血线急剧下降。
  
  
  “突然加我干什么?”蓝河这么想,却没有问出声。
  
  
  铜雀春深依旧是一反常态地沉默着打着怪。也不知道这哥们是怎么想的,蓝河略微思索一下,发觉没有结果也就懒得继续。
 

  
  

  
  
  在叶修看来,打荣耀是最令他放松的一件事。
  
  
  那些烂熟于心的操作他闭着眼都能打出来,于是他也就可以借着游戏来把大脑放空,进行一些别的思考。
  
  
  他本来在想回家后该怎么办,是先给母亲一个拥抱还是给父亲点个头鞠个躬,但想着想着,脑海中就不由自主跳出蓝河刚才说的那句话。
  
  
  “--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吧。”
  
  
  我当然没忘记你,月中眠,嘉世俱乐部楼下快递站小哥,还有那家柳州螺蛳粉的老板我都没忘。
  
  
  叶修想这么回答,然后看到蓝河气到发出一个排的感叹号加滚。
  
  
  可他又没办法说出口。
  
  
  他喜欢玩小号,也不介意掩藏自己的身份,你发现就发现了,不发现我也就懒得告诉你。但这是头一次,他开始产生告诉别人“我就是叶修”的想法。
  
  
  我想,你对我有点误会了,我并不是那样的人。
  
  
  叶修叹了口气。
  
  
  他确实不能说些什么,只好给蓝河抛了个好友请求,也许这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完了,又走远了。
  
  
  明天看见我爸,要说点什么好呢。
  
    
  
  
   
  
  
  
  夜深了,地图中夕阳却还挂在那里,西斜的阳光洒在蓝衣剑客身上,平白添了几分寂寞。
  
  
  已经凌晨了,习惯熬夜的蓝河居然感到一丝困意,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蓝河刚准备打声招呼下线,转眼却看见那个铜雀春深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你掉线了?”蓝河蓦然开口。
   
   
  “……没。”
  
  
  “哦,那兄弟你继续转着,我先下了。”蓝河说。
  
  
  叶修愣了愣。蓝河在等他回答,出于礼貌没有直接退出游戏。
  
  
  叶修突然就想说点什么。
  
  
  “我明天……”他思索片刻,“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然后?”蓝河有些不明所以。
  
  
  “……没什么,”叶修这才发现自己有些魔怔了,他放下耳机揉了揉太阳穴,“再见。”
  
  
  蓝桥春雪操作出一个点头的动作,直接就下了线。
  
  
  
  
  
 
 
  蓝河确实是困了,半眯着眼睛随便洗漱完了就倒在床上。
  
  
  他闭上眼睛。
  
  
  很困,但只是身体上的困。精神却格外清醒。
  
  
  ……
  
  
   
  睡不着。
  
  
  蓝河捂住眼睛。
  
  
  适应黑暗后,天花板清晰可见。并不是为人熟知的黑暗的颜色,墨蓝色,夜空的颜色。这个时候还有多少人醒着呢,都这么晚了。
  
  
  叶修,蓝河想,叶修醒着吗。
  
  
  啊……别想了。再想他也不会知道的。
  
  
  迷迷蒙蒙间他想起了很多东西,脑海中一道水蓝色的身影略过,蓝河认识的,那是他的初恋。一个安静文雅的女孩子。她总是喜欢微微的笑,显得温柔又格外疏离,于是蓝河也喜欢笑。
  
  
  “你知道白居易的诗吗?”她似乎这么说。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我特别喜欢这一句,你呢?”
  
  
  于是蓝桥春雪便成了他的名字。
  
  
  她很喜欢蓝色,她说,蓝色是河的颜色。她喜欢蓝河这两个字的读音,拖长了音,格外的和缓柔和。
  
  
  于是蓝河也成了他的名字。
  
  
  许博远早就忘了女孩子的相貌姓名,但她留给他的东西,他却一直保存着。
  
  
  要是她知道,自己居然会喜欢上一个男人的话,会怎么样? 
  
   
  蓝河就这么想着,渐渐睡着了。
 

  ----

  🎄明天老叶就回家见爸爸了[。

  🎄好激动啊,存稿还有好多
 
  

评论(3)
热度(89)

© 边月 | Powered by LOFTER